賈磊:最大牌的外援,遇到了最高端的和稀泥
2020年11月09日16:22

  2011年7月,由於NBA勞資雙方談判陷入僵局,NBA聯盟徹底宣佈停擺。CBA聯賽就此迎來了兩位當時史上最大牌的外援JR-史密斯和威爾森-錢德勒,就連湖人隊的傳奇球星科比當時也差點加盟山西男籃。

  那是CBA真正讓球迷瘋狂的一個賽季,浙江稠州的JR,廣廈的錢德勒,他們在比賽中人擋殺人,佛擋殺佛,讓CBA颳起了一波真正的追星風潮。

  時隔9年之後,威爾森-錢德勒又一次踏上了前往中國的旅程,他滿懷憧憬的在與廣廈的合同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期待著自己又一次CBA之旅的開啟。

  對於錢德勒的到來,球迷們期待極了。因為他是真正的NBA現役級別的球員。就在剛剛結束的NBA賽季中,錢德勒還為籃網效力,他場均上場21分鍾,可以得到5.9分4.1個籃板1.1次助攻。

  在CBA接連失去了林書豪和易建聯兩位大牌球星之後,錢德勒的到來,讓大家興奮不已。

  可讓錢德勒沒有想到的是,在抵達中國之後,他迎來的是一場毫無期限的漫長等待……

  錢德勒在10月16日就已經踏上了飛往中國的航班,在落地隔離14天之後,錢德勒的3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只有IgG抗體是陽性。

  10月30日,國家防疫部門按照規定解除了威爾森錢德勒的隔離,他可以自由前往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工作或者生活。

  這裏有必要先跟大家普及一下IgG抗體陽性是什麼意思:

  簡單來說,IgG抗體呈陽性就是代表既往感染,現在身體里已經有了抵抗病毒的抗體,只要三次核酸檢測是陰性,就代表此人現在是健康的正常人。醫學專家已經明確指出:單獨的新冠IgG抗體陽性不能作為新冠病毒感染的診斷標準。

  其實不光是外國人,我們身邊也有很多中國人都曾經感染過新冠病毒,只要感染過病毒,身體中就會產生抗體,抗體檢查就會是陽性,抗體可以抵抗病毒,只要已經痊癒,這類人並不會有傳染性。

  在我國疫情剛剛好轉的時候,有很多曾經感染過新冠的人都會遭到歧視,甚至被拒絕入住酒店和拒絕參加工作,這一點,包括鍾南山在內的專家多次出來公開進行過倡導,讓大家不要歧視曾經得過新冠並已經痊癒的人。

  為了避免這種歧視出現,有地方還特別發文,要求不能歧視IgG抗體呈陽性的既往感染者,並保證他們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可即便是有了如此清晰的科學依據,浙江廣廈的外援錢德勒在解除隔離之後仍未獲得CBA聯盟的註冊許可,至今無法登場比賽。

  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錢德勒遭遇的情況並非個例,山西的大外援莫蘭德,青島的大外援莊臣,北控的小外援哈德魯-哈里森,遭遇的都是同樣的情況。

  這些外援14天之內的核算檢測都已經是陰性,只是IgG抗體是陽性,但至今仍然無法獲得聯盟的註冊許可,參加比賽。

  讓這些球隊感到無法接受的是,CBA聯盟對此並沒有給出統一的標準和合理的解釋。

  在CBA10月初給各個球會下發的新賽季疫情防控規定中,對9月15日前入境的外援和9月15日之後入境的外援進行了區別對待。

  在這份規定中,2020年9月15日前已經入境的曾出現核酸檢測或血清抗體呈陽性的人員,接受治療並解除隔離之後,還需進行14天追加隔離,並進行兩次核酸檢測,檢測合格之後可以和球隊會合。

  而對於2020年9月15日以後入境的人員,則有明確的直接取消參賽資格的規定:如在隔離期出現核算檢測呈陽性者,取消個人參賽資格;如在加入球隊後出現核算檢測呈陽性,則取消該球隊參賽資格。

  這其中有一個重要的爭議是廣東隊的外援馬尚-布魯克斯,他是在9月15日前入境,但在隔離期就已經出現新冠檢測呈陽性。所以馬尚並沒有受到這個政策的影響,而是正常參加了20-21賽季。

  有球隊高層看到這樣的規定之後調侃說:“這簡直就是馬尚條款。”

  站在CBA聯盟的角度看,嚴格製定防疫規定,保證聯賽的安全進行,這一點錯都沒有,畢竟疫情防控的形勢還沒到能夠放鬆的時候。

  但站在這幾支外援無法登場的球隊角度考慮,他們有怨氣也很正常,因為在外援是否能夠登場上的規定和標準上,CBA聯盟沒有給出統一的執行標準。

  一位球隊高層私下表示:

  “第一,IgG血清抗體是陽性,證明這個球員體內已經有了抗體,CBA的規則里只明確寫了對於核酸檢測的要求,並沒有寫對IgG血清抗體的要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外援不能打?

  第二,我們的外援只是IgG血清抗體是陽性,三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現在不讓我們打,可馬尚當初連核酸檢測都是陽性,為什麼馬尚現在能打,我們就不能打?為什麼製定規則的時候能給廣東隊開綠燈?如果說我們的外援有複陽的可能,那馬尚有沒有複陽的可能?

  第三,國家對防疫有著明確的要求,既然防疫部門對外援已經解除隔離,就證明已經允許他自由的生活和工作,現在我們不讓他工作,這不是歧視嗎?我怎麼給外援解釋?”

  更讓這幾支球隊感到無法接受的是,當他們向CBA聯盟就此事進行申訴的時候,CBA高層給出了一個高端和稀泥的解決方式:這些外援是否能打,讓股東會投票通過決議。

  這看上去當然是一個很“高明”的回覆方式。你們覺得有爭議,我不做決斷,不負責任,不受爭議,股東會所有成員來投票,通過了你就打,不通過你就別打。

  問題是這樣的投票公平嗎?

  大家都知道,股東成員的組成是各支球隊的投資人,各支球隊相互之間又是競爭對手。目前外援出現這個問題的有廣廈、青島、山西、北控和肯帝亞。從占比上來說在股東會中明顯處於少數,而這些球隊的外援能否上場,要讓他們的競爭對手來投票決定,這是否符合常理呢?

  假設我是其中一名股東,讓我來投票決定競爭對手的外援能不能上場,那我毫無疑問會投反對票,因為對手越弱,我贏的場次就會越多。

  這種看上去很“高明”的解決方式,其實根本就是一種高端的和稀泥罷了。

  “就算是讓股東會投票決定,我覺得也沒問題。問題是我們的外援能不能打需要股東投票來決定,那馬尚能不能打是不是也需要股東投票來決定?同意馬尚能打的時候為什麼沒有讓股東會投票?到了我們這就需要投票了。我不是針對廣東隊,但我希望聯盟對所有球隊有一個公平對待的方式。”一位球隊的高層說。

  和山西莫蘭德,青島的莊臣、北控的德魯-哈里森相比,錢德勒目前的情況更加特殊一些。在解除隔離之後,錢德勒在杭州重新進行了一次核酸檢測中,結果顯示核酸結果為陰性,IgG血清抗體同樣是陰性,目前醫生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前後兩次的IgG血清抗體檢查結果不一致。

  可即便是最新的檢查結果已經完全正常,CBA聯盟目前仍舊不允許錢德勒參加比賽,這讓他感到非常難以接受。

  如今,對於錢德勒、莫蘭德、莊臣這些外援來說,他們能做的就是遙遙無期的等待。但這對他們來說真的有些殘忍,因為球隊和外援簽訂的合同是按照場次簽的,如果不能打球,就意味著一分錢沒有,可他們也得吃飯,也得想辦法活下去……

  “我現在不知道怎麼跟外援解釋,我也解釋不通。他們即便是打不了球,也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會去FIBA起訴,這官司我們根本贏不了。即便他們一場不打,我們的工資也得照付,這損失誰來承擔?”一位球隊的高層無奈地說。

  從目前的情況看,這些外援不能出場,短期看只是損害了這幾支球隊的利益,但長遠看,恐怕後面還會有更大的危機在潛伏著。

  事實上,針對疫情期間球隊與球員發生的合同糾紛,FIBA已經官方給出過明確的指導意見,裡面明確規定,任何一方在沒有正當合理的理由時都不能單方面解除合同。

  如果聯盟沒有正當理由拒絕這些球員出場,這些外援一旦告到FIBA,被國際籃聯認定為遭到歧視,有可能將對CBA聯盟的聲譽造成不可挽回的國際影響。

  其實,這樣的問題不僅僅在籃球方面存在。近到中國足球聯賽中超,遠到國際足壇,大洋彼岸的NBA,都有大牌球星出現過感染新冠病毒的情況,但只要已經痊癒,在科學規定的時間段內通過了核酸檢測,他們都可以視同為健康人,重新回到賽場上。

  目前,雖然這幾支球隊都已經在找聯盟極力申訴,但CBA官方對於此事卻沒有任何推進,回覆中說的股東大會,最早要等到11月18日才能召開。對於錢德勒、莫蘭德這些外援來說,現在的每一天都是煎熬。

  “我覺得聯盟應該搞清楚什麼事是重要的。裝備違規罰款的事這麼積極,外援能不能打就這麼一直拖著。19傢俱樂部現在全在賽區,如果真想開股東會,一個通知早就開了,真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才給解決……”一位球隊高層說著,言語中透著萬般無奈……

  幫磊哥轉發到朋友圈,就是你最大的支持啦

  [本文原創自微信公眾號“籃球記者賈磊”,微信號:jialeibasketball。]

  (賈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