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穀》:看見黑暗的人同樣也被黑暗所注視
2020年11月08日09:35

原標題:《風之穀》:看見黑暗的人同樣也被黑暗所注視

原創 明白知識er 明白知識 收錄於話題#通識日曆151個

宮崎駿是日本乃至全球最著名的動畫大師,他的很多作品都在探討人與自然關係。

《風之穀》是宮崎駿的早期作品,電影展現了人類對自然的態度,從和大自然對抗轉向與大自然謀求相互依存的過程。

| 《風之穀》電影海報

電影中,人類文明因為一場名為「火之七日」的戰爭幾乎全滅。

在這場戰爭中,使用了大量的核武器和生化武器,甚至還用到了一種可怕的武器——巨神兵,它行走各地,破壞了一切生態。

戰爭結束後,未來世界一片荒涼,到處都是施放毒氣的孢子、惡臭的腐湖、還有變異的蟲子。人類已經無法在這裏正常的生活,只能依靠防毒面具苟延殘喘。

這些投射到女主娜烏西卡的身上。她在深林中遇到一隻王蟲,她被王蟲愛撫,並做了一場關於小時候的夢。

在夢裡,小時候的娜烏西卡發現一隻年幼的王蟲,在女主想要保護王蟲的時候,卻被父親抓走,最後燒死了王蟲。

類似的場景,還出現在《幽靈公主》中:人們殺死山神,導致自然對人的報復;

《千與千尋》里也有同樣的畫面:河神的汙穢象徵著人們對河水的汙染。

這一切的原因是什麼,人類的出路又是什麼?

《風之穀》的旁白中這樣說到:

「脆弱的人在到達深淵之前,心就被擊碎了。因為看見黑暗的人同樣也被黑暗所注視。」

宮崎駿將一切的源頭指向人性中的黑暗面。因為人的貪婪、殘酷、不可一世,末日降臨,人類自食苦果。這樣強烈的道德譴責貫穿著宮崎駿的藝術創作。

相對地,宮崎駿總是極力描繪一種「世外桃源」,或是「天空之城」,或是哈爾的世界,或是龍貓的森林,總之,他把自然描繪得令人神往,與工業汙染和戰爭形成兩極對比。

在兩個極端之間,他塑造出一系列熱情、誠實、善良、勇敢的人物。可見,宮崎駿對自然的討論始終和人性捆綁在一起,使觀者對人類的惡行觸目驚心,又被人性的美好所深深吸引和打動。

就像《風之穀》一樣,娜烏西卡不僅拯救了自己的子嗣,也拯救了其他王國——多魯美奇亞王國和貝吉特王國。她證明了人類能夠與自然和諧美好地相處,人類之間也並不應該因為爭奪資源而變得冷漠無情。

其實,對人與自然的關係的探討,本是老生常談,卻在宮崎駿的作品中煥發出了生命力。

宮崎駿的這種思考,帶有濃重的日本文化色彩。

從地理上說,日本地震多發,又是火山之國,海嘯和颱風也是日本的常客。同時,日本不僅是亞洲最早的現代國家,也是歷史上唯一一個遭受到原子彈轟炸的國家。可持續的發展,對自然的保護,幾乎是日本文化中最重要的元素。

黑澤明的電影《夢》中就描繪了核戰爭後的景象,人們變異、生病,天色呈現出令人恐懼的紅紫色,與《風之穀》中的描繪異曲同工。可見,環境汙染與戰爭幾乎是日本人共同的噩夢。

而從信仰傳統上說,日本人相信萬物有靈,當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互相尊重的時候,萬物生長在人們中間,神明庇佑著人們。當人們開始對抗自然後,神明變成怪獸,懲罰人的惡行。這也是為何日本人如此迷戀怪獸電影的原因。

《風之穀》中的王蟲,《千與千尋》的河神,《幽靈公主》中的野豬、狼和猩猩,都相貌兇惡,都是怪獸,卻也都是森林的保護神。

人們看到怪獸,當然要將之消滅,卻殊不知這些怪獸正是人類的一手造成,它們本可以成為人類的朋友。這樣互為因果的悲劇結構造成了極強的戲劇性,不得不引起人們的深思。

宮崎駿的作品,一方面繼承了日本文化普遍的問題意識,另一方面又將其與自己的思考融為一爐。宮崎駿從人性的思考到自然與人的關係的揭示,可以說是層層深入,相互嵌套的。

他的這些努力使他形成了極強的個人風格,又通過動畫這一載體影響一代又一代的日本人。

的確,自然與人,本就是一體,人在對抗自然的同時也在殘害自身,藝術家能做的不僅是指出這一點,更在於用自己的力量塑造人們的觀念和品格。就像宮崎駿在談到《風之穀》時說的那樣:

「我希望可以在此借助具有一定深度作品,拯救人類墮落的靈魂。」

不去感化和拯救,如何重拾生的價值呢?■

參考文獻

《風之穀》. 吉卜力工作室, 1984.

原標題:《看見黑暗的人同樣也被黑暗所注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