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河畔“左右岸”
2020年11月07日00:37

原標題:赤水河畔“左右岸”

赤水河中遊的左岸和右岸,在本地紅粱原料保障和規範管理上存在著巨大差距。當茅台酒的價格攀升得過快過高時,這種極不均衡的發展局面往往累積著風險。

一條加龍河和吉隆特河,再加一條多爾多涅河,將法國波爾多葡萄酒產區分為了左岸和右岸。

左岸,是赫赫有名的梅多克和上梅多克所在地;右岸,眾多子產區波美侯、聖埃米里翁風格各異。“左右岸”,共同成就了波爾多的世界地位。

萬里之外,崇山峻嶺間,也有一條沒有受到過任何重工業汙染的美酒河。它流經的區域同樣溫和濕潤,無霜期長。這裏的“右岸”更有名,茅台集團包括茅台酒和習酒的廠房整齊排列在岸邊;和波爾多相比,赤水河對面的左岸,幾百家中小酒企尚未形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口感差異和自我規範的約束力。

赤水河畔,剛結束的貴州白酒企業發展圓桌會議上,在仁懷砸下巨資建立釀酒基地和配套設施的金東投資集團董事長吳向東認為,怎麼把貴州白酒產區里的小產區逐步做成有自己特點的產區,法國的產區佈局最值得學習。

法國有波爾多,中國有世界蒸餾酒中心,世界醬香白酒產業基地,仁懷醬酒核心區。貴州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茅台集團原黨委書記兼董事長李保芳首次提出,打造涵蓋仁懷、習水、金沙的“大茅台”產區。

但今日之貴州白酒產區,離貴州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四個“一流”中“精心建設世界一流酒產區”還有不小的距離。

赤水河中遊的左岸和右岸,在本地紅粱原料保障和規範管理上存在著巨大差距。當茅台酒的價格攀升得過快過高時,這種極不均衡的發展局面往往累積著風險。

“近年來,貴州白酒規模以上企業數量在全國白酒行業佔比10%左右,白酒年生產量佔比只有3.5-4%,但主營業收入佔比達20%以上,實現利潤佔比高達40%以上。”中國食品工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馬勇說,在“醬酒熱”持續發酵下,不僅貴州茅台營收破千億元,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蒸餾酒冠軍,其他骨幹企業如習酒、金沙窖酒、國台、董酒、珍酒、人民小酒、貴州醇等也逐步走上持續增長的軌道。天賦資源、歷史傳承和消費驅動,為“十四五”期間貴州白酒實現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基石。

“然而,在經曆較長的高速發展後遺留問題很多,應當引起大家重視,合理規劃,抑製高端產品的過快增長。既要發展速度,更要發展質量。”他說。

右岸:使用全世界身價最高的高粱

在法國波爾多,每到一座酒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大片規範種植的葡萄園。

在貴州仁懷市赤水河畔,錯落有致的廠房裡,烤酒蒸煮的糧離不開大曲拌的高粱。

紅纓子糯高粱,作為遵義市地方品種高粱的一種,和其他本地高粱一起被稱為“紅粱”。紅粱,是釀造仁懷醬香型白酒的主要原料。和波爾多不同的是,沒有和茅台鎮的廠房爭地,紅粱,大多分佈在仁懷市其他鄉鎮和周邊區縣。

如果說長江支流赤水河流經之處,皆為青山綠地,是茅台鎮出好酒的“血”,那麼紅粱,則是醬香型白酒的“肉”。葡萄酒有“七分原料”之說,仁懷醬香白酒離開了紅粱,好比無米之炊。

“生產茅台酒的有機高粱,因其品種資源的獨特性和不可複製性,被稱為世界上身價最貴的高粱!”11月4日,遵義市農業農村局農業技術推廣科長鄧小華在電話裡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茅台酒用的有機紅粱原料供應基地,有4個基地都在遵義市,分佈在仁懷、習水、播州和彙川。

每公斤9.2元!在仁懷市,有機高粱的價格就像茅台酒的出廠價一樣透明,人盡皆知。

“茅台集團系列酒和其他大中型醬酒企業用的是綠色紅粱,每市斤的價格在3.5元左右。”鄧小華說,從北方運過來的高粱每市斤才1.6元左右,還是到岸價。

根據河南茅粉俱樂部公佈的10月7日茅台酒行情,上市的整件500毫升53度飛天茅台酒的酒商調貨價高達2765元/瓶,比前一日漲了5元/瓶。散裝飛天上漲了20元/瓶。水漲船高,茅台酒的專用糧紅纓子紅粱,價格是外地高粱的近3倍!

“全省80%的紅粱原料來自遵義。紅粱主要用於釀造醬香型白酒。和下遊的酒產品相比,原料的價格相對穩定。去年和今年,茅台集團的有機紅粱收購價就沒有變,都是4.6元/市斤。”遵義市農業農村局有關人士說,相比白酒的市場價波動,原料產量的波動對其價格的影響傳導更為直接,就像2018年大量減產,紅粱收購價走高。

在茅台鎮走訪時,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聽到不少酒企反映今年上半年雨水多,有的農戶拿種子遲了,導致高粱爛在地裡發芽了無法收割。“看來明年醬酒還要漲啊 !”在仁懷市魯班鎮,有農戶預測。

“今年天氣確實沒有去年好,但產量相對穩定,這源於市里重視紅粱產業,今年擴大了種植面積。”鄧小華說。

2018年,隨著貴州茅台營收和淨利潤同比30%左右的高增長,遵義市的紅粱種植迎來了高峰期。這一年,遵義市《關於加快推進紅粱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意見》出台。

“今年,遵義市的紅粱種植面積較去年增加了26萬畝,種植面積、訂單面積穩居全省第一。”鄧小華說。

和波爾多莊主往往擁有大片葡萄園不同,在貴州遵義,高粱以訂單種植的方式讓利給農民。通過白酒企業+公司+基地+專業合作社+農戶的訂單種植模式,白酒企業與收儲公司簽訂訂單協議,把原料需求下達給收儲公司。收儲公司與鄉鎮或專業合作社簽訂協議,組織專業合作社或農戶進行種植。到了收購季節,種植區的每個鄉鎮,甚至大點的村都有收儲公司臨時設立的收購站點。

赤水河右岸的茅台集團,不僅創造了中國醬香白酒的價格標杆,也是世界最貴紅高粱的收儲者。

“茅台的收購科學、高效、精準。老百姓交糧的時候就直接錄入系統,賣糧的錢通過一卡通直接打到農民卡上。大數據管理的好處在於有機紅粱原料全程可追溯。”遵義市農業農村局有關人士說。

鄧小華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今年,遵義市範圍內,茅台集團共計種植56.5萬畝的有機紅粱,種一畝農民大約有3000元的純收入。種子、肥料、生物製劑等都是企業全投入,農民只投入勞動力。

“我們都買大米吃。種苞穀1.2元/市斤,種高粱是它的3倍收購價!”魯班鎮的農戶說。作為糧食作物,高粱的種植面積已經超過玉米,在遵義僅次於水稻和馬鈴薯。在仁懷市、習水縣部分有機紅粱種植專業鄉鎮,平均一家農戶種七八畝地,一年就增收兩三萬元的收入。

左岸:本地紅粱供給不足的生存之道

“現在是醬酒下沙的關鍵時期,是2021年仁懷醬酒核心產區出酒的黃金季節,上午剛開了啟動會,接下來要組織專家隊伍下去指導。”11月5日,遵義市酒業協會/仁懷市酒業協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呂玉華接完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電話後,馬不停蹄地到企業去了。

“協會是站在行業的高度引領醬酒發展,對中小企業要引導把好質量關。”他說,無品牌只搞基酒的企業經不起市場檢驗。企業進了外地高粱來生產,是做不了好酒的。所謂外地高粱,包括大紅高粱、東北高粱等。

協會數據表明,仁懷市經過多輪洗牌,目前仍有1753家企業。其中,有生產許可證的酒企有500多家,品牌有6000多個。據不完全統計,規上企業有120多家。

“我們這裏的中小企業其實不小,倖存下來的投資規模都上億元。貴州多是喀斯特地貌,一個窖坑每年投糧下去就是10-20萬元資金,100個窖池就是2000多萬元,還要加廠房修建、辦公室、營銷隊伍等。”他說。

呂玉華對中小企業質量尤其看重的背後,是仁懷市乃至遵義市紅粱的供應不足。

遵義市農業農村局有關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茅台酒的原料全部來自有機紅粱基地,紅纓子是茅台酒唯一指定的有機紅粱品種。但目前遵義市的紅粱種植面積,保證不了其他酒企尤其是中小酒企的所有本地化用粱要求。

按照遵義市政府的規劃,到2020年,全市遵義紅粱總產量達32.5萬噸,有機、綠色認證率達60%以上。根據農業部門提供的材料,今年,該市紅粱總產量已超額完成,達35.8萬噸,但用粱缺口依然存在。

“以前,中小企業基於成本的考慮,少量採用本地紅粱。現在,市場監管部門介入,本地糯高粱這句話不能隨便在包裝瓶上打,通過政府的引導和宣傳,本地原料的使用將不斷提高。”鄧小華說。

“紅粱的範圍包括仁懷周邊縣市的高粱都符合條件,黔西的金沙、習水、老遵義縣的紅粱都是小區位氣候下生長的。”呂玉華說。

本地用粱和外地高粱摻雜後釀酒,是赤水河左岸不少小酒企的做法。

10月31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驅車從茅台鎮到魯班鎮的路上,路邊一座大型高粱倉庫正在卸貨,庫里的一台機器正在加工高粱。聽說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是來採購,工人把倉庫門口摞得老高的麻袋撕開一個口子,紅白相間的高粱粒露了出來。

“這是本地紅粱,3元/斤,120斤/袋。10噸、8噸,你要多少都是這個價。”對方說。

看記者拿不定主意,對方指著倉庫里堆積如山的麻袋說,這裏的高粱是從各個省拉來的,收的高粱上萬噸,一年到頭都在賣。

在仁懷,高粱的主要用途就是釀酒。這麼多的外地高粱都是誰買走?哪些企業在用?沒想到當工人從司機處知道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真實身份後,便不再作答。

“給你看的高粱不像是本地紅粱。”在魯班鎮,投資了3000畝高粱地的職業農戶吳軍看了記者從倉庫帶走的樣品後,他說,紅粱皮厚內糯,外觀有“鷹嘴”,起皺,外地的沒有。按照烤一斤醬酒要5斤糧食(2.5斤高粱和2.5斤小麥),外地高粱烤酒只能出一半的酒。

“遵義紅粱澱粉含量高,單寧含量適中,耐蒸煮,出酒率高。醬香白酒的‘9-8-7工藝’就是天造地設,因地製宜。”鄧小華說,茅台酒為何採用紅纓子紅粱,因為理化指標最佳。

和混用本地、外地高粱相比,近年來竄酒的出現就和紅粱沒有一丁點關係。

“對竄酒要嚴厲打擊。食用酒精不能再大規模幾十噸地運往仁懷市。”呂玉華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今年6月,仁懷市酒業協會發出通知,將對仁懷白酒行業製售“竄酒”行為進行大力整治。6月15日,仁懷市有關部門印發《仁懷市整治生產竄酒亂象工作文案》。當晚,全市10個交通卡口啟動開展酒精查控。

所謂竄酒,就是以食用酒精為原料,與正宗大曲醬香酒廢棄的酒糟串蒸,然後生產出來的具有輕微醬香味的液態法白酒。一句話,就是酒精假冒的仁懷醬酒。

打擊偽劣的效果很明顯。當地農戶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竄酒在仁懷現在沒了。以前竄酒做出來沒包裝,竄好了馬上就用車拉走了。“好酒就是頭不痛,口不幹。酒精酒喝了,有的人第二天頭痛得不得了。”他說。

“為緩解紅粱供應緊張,計劃到2022年,全市遵義紅粱種植面積達200萬畝,總產量達50萬噸,滿足規上企業的用粱要求。GAP、有機、綠色認證率達100%。”遵義市農業農村局有關人士說。

對拿外地雜交高粱冒充遵義紅粱進行倒賣的行為,遵義市相關政府將聯合企業打假,予以嚴懲。目前,遵義紅粱國家地理標誌保護產品申報和對遵義紅粱種子商標註冊保護正在進行中。“從品種資源保護的角度,近三年要完成申報。”遵義市農業農村局有關人士說。

但關於仁懷醬香白酒原料使用及質量等級的法律法規,至今沒有出台。(文中吳軍系化名)

(作者:文靜 編輯:曹金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