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而美的女性訪談綜藝市場翻紅,只是吃了“姐姐熱”的紅利嗎?
2020年11月07日13:12

原標題:小而美的女性訪談綜藝市場翻紅,只是吃了“姐姐熱”的紅利嗎?

原創 骨朵 骨朵網絡影視

文 │ 耳朵

2020年,女性議題被反複提起,從開年《青春有你2》“不定義女團”,到《乘風破浪的姐姐》引發的“姐姐”浪潮,再到《三十而已》等女性劇集推動女性職場家庭難題的廣泛討論。

女性不該被定義,不該被年齡所困,被世俗陳規所挾製……這些觀點通過綜藝在大眾中發酵,中國進入了女性話題元年。

而“浪姐”衍生的訪談節目《定義》也作為最直接展示女性觀點的平台引發了大量女性觀眾的共鳴。《定義》的設問看似咄咄逼人,卻條條戳中觀眾的癢點,將姐姐們的真實想法和犀利觀點逼了出來。它展示了乘風破浪的舞台競演之外姐姐們的自我挖掘和對於社會中的女性身份的理解,填滿了真人秀所缺失的人物思想。

比起《乘風破浪的姐姐》本身內容,這檔節目似乎更體現了“浪姐”所宣揚的“三十而勵,三十而立,三十而驪”。

在芒果TV里,《定義》播放量達8479.1萬次。播放量上看,它比不上各大熱門綜藝。但話題度上,《定義》里各類訪談的片段被網友在微博上大量傳播。

其他節目製作方也看到了該節目的成績,相繼推出女性訪談節目。騰訊推出《女人30+》第二季,微博推出《了不起的姐姐》,芒果推出《她有情緒又怎樣》。女性訪談節目短時間內在綜藝市場上炙手可熱。

新世相、微博率先入局

女性訪談節目模式多元開花

“浪姐熱”掀起之前,女性訪談節目雖然沒有引起大眾的廣泛關注,卻一直在市場中陸續出現。2012年就有楊瀾主持的《天下女人》,標榜關注中國都市女性精神世界。2018年,騰訊新聞推出的《不止於她》也將女性作為節目的中心,通過去嘉賓熟悉的地方和嘉賓對談,傾聽女性的故事。2019年,騰訊推出了《女人30+》的第一季,針對圍繞著女性的年齡焦慮對嘉賓發問。

雖然不乏像楊冪一樣知名度極高的明星嘉賓,但這些女性訪談節目卻只是在小圈層內獲得女性觀眾的關注。直到《乘風破浪的姐姐》像一把巨斧直接劈開世界對女性的固有認知之時,其衍生節目《定義》才讓大眾產生了對女性訪談節目的興趣。

正如《定義》的Slogan:“我們的定義就是打破定義”。女性訪談類節目通過嘉賓自述經曆和觀點來討論女性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表現女性在社會中的力量和不符陳規的思想,打破大眾對女性的固有認知。與其他無指定嘉賓性別的節目相比,女性訪談類的內容更針對於女性本身,少見關於政治歷史的高談闊論,而集中於女性自身的境況和感受。

女性訪談節目中也出現了形式上的創新。《她有情緒又怎樣》是一種全新方式的訪談節目。它脫離了單純的對談模式,邀請兩位明星和兩位專家組成情緒觀察團,觀察分析嘉賓和導演的對話和她在生活中和身邊人的對談,最後讓專家和她進行對話。這檔節目在記錄的基礎上增加了對嘉賓的分析,從而引出情緒觀察團的個人故事和觀點。

與大部分訪談節目甚至與大部分節目不同的是,女性訪談節目正在逐步脫離四大視頻播放平台和電視台的獨家控制。

《女人30+》節目策劃靈感最初來源於微信公眾號新世相在後台收到的大量的女性年齡焦慮私信。在新世相近2000萬用戶中,女性用戶超過70%,這也意味著新世相對於女性話題的熟悉程度和自帶的女性用戶流量。訪談節目模式相對簡單,著重在內容製作上的特質也符合新世相試水節目行業的需求。

《她有情緒又怎樣》則是新世相新的嚐試,從節目模式的升級上可以窺見,女性訪談節目只是新世相涉足節目製作的第一步,新世相有製作更大型、更複雜的綜藝節目的野心。

《了不起的姐姐》則是由微博推出的。作為流量的操縱者,微博的優勢在於可以利用自身平台進行大規模傳播。而女性訪談綜藝中集中的觀點產出也有利於在微博上以短視頻的方式進行傳播。

總體來說,女性訪談綜藝的製作成本低,製作時長也遠短於其他綜藝,屬於“小而美”的綜藝類型。加上現在的女性話題熱,新世相和微博選擇女性訪談節目來新手入局再正確不過。

嘉賓“偶像化”

女性訪談綜藝要如何講故事

女性訪談節目是女性話題最好的容器。它無需通過繁複的綜藝環節展現女性故事,破圈的方式也極為簡單,只要嘉賓話中有爆點,就能輕易得到廣泛的傳播。

“撥開世界對我的定義,我成為了我自己。”這是《女人30+》的宣傳標語之一。

女性訪談節目將女性嘉賓“偶像化”,她們不一定完美,但一定有表率作用。在嘉賓的選擇上,各檔女性訪談節目分為兩種類型。一是和事業成功的女性明星的對談,她們普遍勵誌、獨立和自信,能從社會普遍的女性歧視中站出來、站起來。《了不起的姐姐》就邀請了劉濤、秦嵐等一眾女明星給予女性觀眾激勵作用。

另一種是和備受爭議的女性明星進行對談,抒發她們在爭議漩渦中的內心感受,揭露女性視角下的困境和抗爭。《她有情緒又怎樣》的楊笠就是其中的代表。她因《脫口秀大會3》一句“(他)為什麼看起來那麼普通,但是他卻可以那麼自信”爆紅,但也因此被網絡暴力纏身。節目中她自述了在經曆這件事時的情緒曆程和內心想法。

從目前幾檔女性訪談節目中可以窺見,這類節目大部分著力於講訴“姐姐們”的故事。《乘風破浪的姐姐》帶來的“姐姐熱”是一方面,“姐姐們”由於年齡積澱的更豐富的故事和更清晰的人生感悟歸納是訪談節目更看中的。

講故事也並不是一件容易事。女性觀眾想要看到的是對自我的理解和共鳴以及女性的理想自我。故事往往需要足夠新、足夠有爆點、也足夠貼合嘉賓本身的形象。

簡單的故事敘述無法區隔和同類型訪談節目的特點,女性訪談綜藝正在尋找新的表達。它們開始嚐試通過不同的角度來剖析女性群體。在目前在播的三檔女性訪談節目中,《女人30+》針對年齡焦慮,《了不起的姐姐》針對明星女性的活法,《她有情緒又怎樣》針對女性敏感的情緒。它們雖然落點不同,但擁有一樣的主題——揭開世界對女性的固有成見,展現女性獨立形象。

在女性獨立的母題下,女性訪談節目需要在淺層的花邊新聞和簡單的人物故事上尋找到更多的敘事空間和更精準的女性觀點。如何在內容上繼續創新突破,是未來女性訪談節目的重要話題。

女性話題熱度延續中

明年的女性話題綜藝將如何突破?

從最新公佈的愛奇藝、騰訊、芒果TV的2021年綜藝片單上看,以女性話題為重點的綜藝熱還將延續。

愛騰芒佈局在女性話題的綜藝各有側重,節目形式也各有不同。芒果抓住“浪姐熱”,推出《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二季,訪談綜藝《聽姐說》;愛奇藝則推出《姐妹俱樂部》、《上班了,媽媽》、《世界美少女的茶話會》三檔節目,從不同的角度展現女性思想;騰訊視頻推出《姐姐妹妹的武館》,以“女俠精神”來展示女性故事,以及《聽見她說》深入通過獨白劇探討女性社會問題。

女性話題被綜藝市場重視並非是節目製作團隊一廂情願。從社會層面上看,女性話題仍有極強的現實意義和討論空間。自2019年,海清在 First青年電影展提出中年女演員無戲可拍時,中年女性的生存困境被當作大眾話題引爆。

女性話題綜藝的崛起根植於女性的現實處境。正如幾檔訪談節目里所說的,女性總是處於被誤解和被物化的社會邊緣,這不僅是男人對女人的認知歧視,也是很多女性自我認知的固化。而由社會長期發展積澱下的偏見也不是今年幾檔標榜女性獨立、不被定義的節目可以改變的。

從市場上看,女性一直是各大視頻平台收視的主力軍。做迎合女性的綜藝無疑是抓了整個視頻市場的大方向。

女性社會生存的話題既然已被炒熱,資本也就不會讓它輕易沉寂。對於贊助商來說,女性訪談類節目是穩健的投資選擇。大量化妝品品牌可以垂直植入女性訪談綜藝。而女性在家庭構成中的固有地位以及消費習慣也決定了其他類型的品牌對於女性觀眾有一定的吸引力。《了不起的姐姐》的贊助商就有林肯中國、雅詩蘭黛和連花清瘟膠囊三家,《她有情緒又怎樣》則由化妝品牌赫麗爾斯贊助。

佈局明年的女性話題綜藝的賽道,女性訪談綜藝成為其中不可缺少的一類。目前的女性訪談綜藝大多抓住了2020年的姐姐浪潮,卻也難以脫離年齡話題的桎梏。2021年的女性訪談綜藝究竟是會繼續乘著“姐姐的巨浪“繼續前行,還是會拓展更多年齡階層的女性故事,提供更多的敘述角度,只能靜待2021年的到來。

喜歡此內容的人還喜歡

原標題:《小而美的女性訪談綜藝市場翻紅,只是吃了“姐姐熱”的紅利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