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當代藝術周 | 周斌:M50不僅僅是“收租”
2020年11月07日18:04

原標題:上海當代藝術周 | 周斌:M50不僅僅是“收租”

原創 王璐 雅昌藝術網 收錄於話題#藝術96#當代藝術3#藝術周1

M50創意園區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上海莫干山路50號上海春明粗紡廠的轉型算起,M50創意園區已誕生20年。

從半自發形成的藝術聚集地到走向巔峰,畫廊搬離進入低穀,甚至在城市更新中險些面臨消失,M50的20年背後具有傳奇色彩。

特別在2015年前後,M50順應市場潮流和發展,擔綱起活動主導權,開啟空間租賃和品牌管理雙向經營。

如今,面對城市再次更新和市場“嚴寒期”的局面,M50帶領機構抱團取暖,向內止損的同時,也在找尋對外拓展之路。

“首屆M50上海當代藝術周”由來

首屆M50上海當代藝術周海報

今年10月起,“首屆M50上海當代藝術周”海報開始佔據朋友圈,隨後,M50公眾號陸續放出相關推送和園區方圓內密集的海報,這才讓大家瞭解“突然出現”的首屆M50上海當代藝術周。

作為M50成立20年來主辦的第一個當代藝術盛會,在11月7日至15日期間,首屆M50上海當代藝術周同時集結園區內最具代表性的18家藝術機構,開放8位藝術家工作室,並聯合6家生活美學空間,集中展示多元化的上海當代藝術文化景象。

而從上海11月藝術活動地域佈局來看,“上海當代藝術周”聯動西岸藝術博覽會,幅射ART021以及靜安雕塑公園,形成了“一江一河”沿岸藝術區。

M50園區現場

“上海當代藝術周”(以下簡稱藝術周)並不是突然而來的。早在2007年,M50園區就有將入駐畫廊的展覽排期進行整合,集中一年兩季舉辦的“聯合開幕”活動,這便是藝術周的雛形。

本次與“聯合開幕”不同,藝術周從打造主形象開始,所有用於宣傳用途的主形象均以曲豐國的作品為基礎,所用字體、Logo全部統一,讓標識形象深入人心。

香格納M50空間:秦晉、陳丹笛子、林鈺玘“土星照命”展覽現場

藝術周也邀請施勇擔任藝術總監,賽森藝術中心創始人蘇敏羅加盟。作為核心板塊,參展畫廊通過藝術周組委會一致認可,才能加入。“畫廊自身的品質決定了它的內容,我們希望參展畫廊帶來的,是他們今年計劃里質量最高的展覽。因為我們是集體發聲,要為大眾呈現出最好的狀態”,M50園區總經理周斌對雅昌藝術網表示。

對於藝術周的定位,周斌透露,它將作為青年藝術家化與培育平台的試驗項目,“為青年藝術家提供一個交流、交互、交易的平台,面向未來江浙滬一體化的文化、藝術交流,打造年輕術家的孵化平台基地。”

藝博畫廊:“終身學習”張釗瀛個展現場

M50園區內以蒙德里安的紅黃藍三原色來設計參觀路線,紅色代表畫廊/藝術空間,黃色代表藝術家工作室,藍色代表生活美學空間。同時,在藝術週期間,每日14:00、16:00、18:00會安排主題性導覽,觀眾可於9號樓1樓進行現場報名。

在11月7日藝術周開幕當天,M50園區還聯合蘇富比舉行《當代藝術於城市更新》論壇和頒獎晚宴。論壇中,業內人士共同探討M50在城市更新中的未來之路,而頒獎晚宴中將選出年度有突出創新的畫廊,以此鼓勵入駐機構的持續發展。

凹凸庫:“時間的痕跡”郎水龍個展現場

回過頭來看,M50推出藝術周的初衷,實則起因於今年疫情。當所有聚集性藝術活動暫停時,M50積極響應政策為入駐機構減免房租。今年5月起,M50也帶領入駐機構呈“抱團取暖”之勢,向內止損後,如何該對外拓展,是園區在隔離解封后思考的問題。

而這次藝術周,便是M50對外拓展的舉措之一。

八大畫廊現場

從半自發形成,到畫廊搬離進入低穀期

在上海,打車去莫干山路50號可以直說“M50”。在今年藝術“嚴寒期”,當有機構從M50撤離時,隨即有另一波新機構第一時間進駐。這也許能說明,M50依舊具有自身獨特的活力和吸引力。

因高冷而起,因高冷而落

上海春明粗紡廠

M50前身是上海春明粗紡廠,園區內保留了最為完整的民族工業建築遺存。2001年,薛鬆將個人工作室入駐M50,成為首位入駐藝術家,至今依然工作於此。他選擇M50的原因是,這裏擁有歷史文化沉澱和新舊結合的氛圍。

對於畫廊或藝術家來說,僻靜和寬闊的內部空間是他們選擇入駐的最佳條件,M50的周邊環境和寬闊的建築空間深得他們喜愛。2002年,當時首批入駐的畫廊就有我們熟悉的:香格納畫廊、東畫廊等...也有丁乙、張恩利等一批藝術家紛紛進駐。

藝術畫廊

在2005年之前,M50僅以出租空間的方式運營,而經曆了一系列產權糾紛,在各方力量的奔走呼籲下,政府意識到了M50的存在必要性,認可並掛牌為上海創意產業聚集區,當時園區內入駐的畫廊以及各樣的設計工作室已達131家。後通過改善園區的公共環境和基礎設施,M50至此基本進入一種較為良性的發展模式。

而在畫廊、藝術家半自發的舉辦活動中,M50園區慢慢成為具有影響力的藝術聚集區。丁乙曾在採訪中提到當時的情況,“M50像一個小弄堂...這裏聚集了上海最好的畫廊,並且有最有名的幾個藝術家都在面。它給當代藝術帶來很好的集群效應,也因此吸引了年輕藝術家的加入。”

又因當時藝術市場環境蓬勃發展,很多人因在園區落地,而在上海紮根,M50園區也在此之下迎來其輝煌時刻。

據周斌回憶,“當時的M50里,貨運公司人員在來回穿梭”。

休閑空間

但此後,類似藝術家工作室以及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如雨後春筍般的層出不窮,如紅坊創意園區、田子坊等。2015年西岸文化藝術示範區興起,給畫廊提供了新的選擇,例如東畫廊、沒頂畫廊決定搬離M50園區,香格納畫廊、丁乙也在西岸新設畫廊和工作室...這讓M50的核心競爭力受到重創。

但這時的M50園區仍處於半封閉狀態,導致其主導性活動少、客戶流失、觀眾人流量減少。

原先因“高冷”而獲得青睞的M50 ,最終也因“高冷”而逐漸走入低穀期,且即將走到生死邊緣。

確定M50品牌化經營

2019年“繼續”M50二十週年特展現場

M50要延用此前的成功模式去等待下一個輝煌,還是與時俱進?周斌選擇極力求變。

“如果沒有自己的一套核心生存理念,M50園區將會被淘汰”,周斌2015年任職M50總經理後提出品牌化理念。“借助品牌力量舉辦一系列活動,以此向外界釋放一個信息:讓大家知道,M50在持續做活動,它依舊在藝術史上持續發聲。”這也說明,M50不僅是文化地產運營方,而是一個提供藝術設計生活服務的品牌管理方。

其實在周斌看來,M50從來都不僅是“收租”的角色,而是文化創意傾域的綜合運營,提供包括空間運營、設計創意、活動策劃等文化相關產業的服務,未來M50的發展方向也是從“藝術十商業”、“文化+休閑”、“創意十娛樂”這三點出發全力推進“上海文化”品牌建設。

雖然依舊將“當代藝術”依作為自身定位,但市場從藝術收藏逐漸向藝術消費領域過度時,園區也正在改變。“未來年輕人市場走向如何,藝術品市場便是什麼樣,因此一定要去轉型、去思考,從園區管理方來說,要與時俱進,主動求變。”

2019年“繼續”M50二十週年特展現場

目前在園區規劃上,M50增加了開放空間,釋放原來封閉的辦公空間近兩千平方。而從招商的角度來說,逐步梳理與M50品牌定位更相符的機構。

另外,M50也在聯合多方資源舉辦活動,例如2019年11月舉辦的《繼續- M50二十週年特展》,邀請20位入駐過M50的優秀藝術家,選取他們過去在M50創作的作品進行展出,既是對M50過去二十年藝術孵化成果的回顧。

UNFOLD 2019 藝術書展

每年7-9月舉辦的M50藝術季更是M50整合園區資源,打開知名度的重要方式。從藝術季活動之一,已舉辦的3屆上海藝術書展現場來看,彙集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出版社、藝術家、藝術書店、畫廊出版工作室、獨立出版人,成功為M50集聚了年輕人氣。

同時M50利用公共區域,集中展示“M50生活美學”的各類體驗項目。包括M50陶藝體驗、銀飾類創作體驗、傳統竹藝編製體驗、油畫體驗、女紅體驗、皮具製作體驗等。也有自2015年起,“M50大學生創意集市“分別以“大學生創業”、“青春季”、“春暖花開”、“動物園”主題成功舉辦。

2020 M50中外少兒創意藝術大賽入圍展覽

2017年6月初,M50發起首屆M50中外少兒藝術創意大賽,此次大賽是今年M50主推的藝術創意活動,作為新銳大賽的延續,更活躍、更年輕。

......

目前,一江一河的貫通,讓M50再次面臨二次城市更新,是該保持原汁原味,還是作為新的商業項目呈現給觀眾,周斌覺得需要找尋平衡,“M50園區內有許多已入駐在此十幾年的藝術家和機構,有深厚的文化積澱和氛圍,如果大規模整改會破壞原有藝術生態。藝術生態脆弱得好比一株蘭花,必須要保證它的光照、水分、養料、濕度。而藝術園區也一樣,它要有很多內外部條件的支援,才能夠健康發展。而如何在其中找到平衡點,是我們目前考慮的問題。”

M50未來定位:青年藝術家的孵化平台

每個藝術聚集地都有各自的調性和脈絡,“以M50來說,更適合孵化和扶持年輕或新銳藝術家。”

M50在轉型過程中,園區內也出現了一批復合型潮流藝術機構,這類空間設計感強,舉辦的展覽具有前瞻性,此外空間也承擔了媒體功能、自媒體、展覽、活動功能。

小美術館,It's Rythm Vol.2活動現場

例如小美術館、醍醐藝術,既做新媒體藝術,也涉及潮流藝術、社區活動。還有香格納畫廊的M50空間也是面向青年、試驗性藝術家。“年輕人有他們自己的圈子和玩法,與傳統畫廊運營方式完全不同,而對接他們的基本是復合型機構。”

為什麼要吸引年輕人?因為它是M50未來的方向。“我們希望園區未來成為潮流藝術的聚集區,除了需要藝術之外,還需要吃、喝、完、樂的生活空間,只要他喜歡這裏,那他的社群活動及社交圈也會聚集過來。”

說到底,M50的生存方式背靠的還是商業地產收益,而一邊補貼機構的同時,也面臨每年指標上漲的壓力,在此基礎上如何平衡藝術氛圍和商業比例,是有難度的。但與商場不同,M50只有堅持對入駐機構的商業把控,才能維持一定比例的藝術氛圍,堅定自身定位。

周斌表示:“未來M50的發展之路,在思考怎樣既保留大規模藝術機構體量,又要讓園區在經濟效益上有所提升。”

因此,弱冠之年的M50,依舊在“破冰前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