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飛機找大炮,個把月內拚的是“手速”
2020年11月06日00:01

原標題:造飛機找大炮,個把月內拚的是“手速”

  勘景與道具

  完成劇本後,導演帶劇組人員去拍攝場地看一下稱為勘景,以便於具體製定如何利用空間,商量下哪一場戲在哪裡拍。勘景與道具準備工作,也是影片製作前期的主要工作之一。

  三個月“做”出一架飛機

  2018年9月,《中國機長》的籌備工作正式啟動。而導演劉偉強面臨一個挑戰——怎麼弄一架飛機?他第一時間想到,荷李活2016年拍過同類題材的《薩利機長》,就飛去洛杉磯請教當時的製作公司怎麼拍飛機。他們的做法是,只搭建飛機的機頭和後機艙,大概五六排座位,其他靠後期。劉偉強覺得這樣不行,“要拍就得拍一整個飛機”。

  回到川航後,劉偉強看到有給演員訓練的飛機模擬艙,做得挺像的,就聯繫到了製作模擬艙的中航工業西安飛機工業有限責任公司,想1:1複製一架飛機。對方的工程師說,做不到,因為製作完成的飛機要放在一個運動平台上操控,而一架飛機有50噸重,運動平台只能承受20噸,如果要做,可以把飛機分成3個艙。但還要面臨一個問題:三艙如何同步?

  這就需要大量的計算,再加上1:1搭建飛機,整個週期要8個月,超出了劉偉強的計劃。劉偉強立馬飛去西安拜會中航工業西安飛機工業有限責任公司的領導,對方很看重這件事,各部門開會商量,最後決定把其他事情全部停下來,專門做這個。2018年9月6日開始搭建飛機,12月26日完工,首次實現三艙聯動,且實現用平板電腦控制飛機,實時響應速度不超過10毫秒。8個月的工作量,三個多月就完成了。

  千年古寨和村民都是真實的

  《一點就到家》的籌備趕上了疫情的暴發,那時導演許宏宇困在家裡,讀著這個講述青年人回鄉創業的故事,他對家的理解變了,“家”成為了那個要常回去的地方,最令他感興趣的是當一個城市人進入了一個很原始的鄉村環境下收穫的會是什麼,許宏宇迅速地把這個故事與自己的經曆連接,籌備方式也發生了改變,“以前都是當面見的,籌備勘景採風會議基本都是面對面,能看到一些實際的東西,但這次全部變為了線上交流溝通,能看到的感覺不一樣。”

  故事選擇在雲南拍攝,是因為劇本監製張冀選擇了一個很好的切入點——普洱咖啡。在勘景時,劇組團隊在雲籌備期間耗時一個多月,在幾個村子中挑挑選選,最終選定了雲南“千年古寨”(普洱景邁山),據說有上千年歷史的村子。從香港飛到雲南隔離14天后,許宏宇第一眼也相中了這裏,藍天綠樹,色彩飽和到有些不真實,無論是誰去到那裡都能感受到自然和村落賦予生活的力量感。影片中的村民全是寨子裡的農民,這也是他們第一次拍戲。片中三個兄弟幾次爬上一棵大樹,眺望著遠方。現實中,那棵大樹其實是兩棵樹,劇組在雲南多次勘景之後發現的,整個山坡上只有這兩棵樹,已經矗立了成百上千年了。

  7個人操作1個70歲老炮

  接到《金剛川》項目之後,為了節省時間,在勘景團隊強有力的素材蒐集下,主創們將拍攝地定在了丹東,因為那裡獨特的地貌並不是可以輕易複製的。那時管虎繼續帶著編劇團隊寫劇本,而製片人梁靜則開始擬所有合約,編劇趙寧宇也根據故事大綱概算,列出所需道具、武器、服裝等清單,開始定做全劇組的特殊道具(槍炮、彈藥)、服裝等。幾天后,郭帆、路陽導演也帶著團隊,與管虎一同趕赴丹東。

  劇組提前半個月,也就是兩週左右的時間,真的找來了四門與當年一模一樣的“70多年歷史的老炮”,讓主演們進行了訓練,完成7個人協作同一門炮的熟練工作。這些70年歷史的“老炮”沒有空炮彈。劇組要做後坐力效果,需要用機械的減震,包括炮口的火花,蛻殼,都還原成與當年一模一樣。

  為了盡快把服裝道具趕製出來,劇組通過人力搶時間,也從其他各個電影製片廠借用,常年合作的服裝組、道具組做出了大致數據,基本上在劇本出爐時東西就準備得差不多了,這樣的提前趕製節約了不少時間。

  據統計,《金剛川》的服裝組有55人,服裝數量共有3000套,每一套衣服9件,共計27000件,還有手工編織的偽裝帽2000頂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