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名文獻圖書編輯是一種什麼體驗?
2020年11月06日14:04

原標題:當一名文獻圖書編輯是一種什麼體驗?

原創 張宇 廣西師大出版社 收錄於話題#讀書7#文化7#廣西師大出版社23#編輯說7#文獻圖書5

有一類書,普通大眾少有接觸,覺得它們既珍貴又深奧;還有一類編輯,低調到大眾們常常不知道他們在具體做些什麼,但往往提到他們,大家都會投以一種敬佩的目光。

所以,今天“編輯說”邀請到了文獻圖書編輯張宇,帶領我們撥開“文獻類圖書”神秘的面紗。

01

“遇見”周清澍

/ 是考驗,也是學習 /

我作為《周清澍文集》的責任編輯,自拿到文集稿件,頗有些誠惶誠恐。稿件厚厚一大摞,近一千五百頁,資料性強,文本難度高,且承載著周清澍先生這位元史研究大家迄今為止全部研究成果。

或許大家對周清澍先生不太瞭解,周清澍先生作為著名歷史學家,自1957年9月分配到內蒙古大學,先後在內蒙古大學歷史系蒙古史研究室、蒙古學學院蒙古史研究所從事蒙古史、元史的教學和科研工作。與此同時,他始終堅持在古代蒙古史、元史等領域的研究,參加過《元史》(中華書局,1974年)點校及《蒙古族簡史》的編寫。

周清澍先生治學嚴謹,刻意求新,在諸多領域均有創見,自20世紀50年代至2019年以來,累計發表學術文章近百篇,類及西夏、金、蒙古史、元史、清史、歷史地理、文獻學、史料學等諸多領域。

所以,拿著周清澍先生的全部研究成果在手上,一份沉甸甸的責任感,立刻壓在心頭。

左/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內蒙古分社社長莫久愚先生 右/周清澍先生

編輯過程中我一直未見到周先生本人,但在文集的字裡行間,卻逐步讀到先生的認真、博學和謙遜。認真,在於老先生對史料的確鑿掌握,對相關研究細節的反複核對,對參考文獻版本的掌握與選擇等諸方面;博學,在於本次結集各篇文章的內容、角度涉及廣泛,並能在每個領域均有精深挖掘,閱讀大量參考資料,理解、轉化並融入個人研究當中;謙遜,則流露在簡潔的文字表述當中,如他對所提觀點的謹慎,在闡述觀點時儘量避免“個人認為”“我認為”等字眼;如他在文中提及同行和其他學者時的尊重……

總之,當精心閱讀文集中一篇篇充滿資料價值的文章之後,這些不經意之間流露出來的人格精神,與前述學術精神和諧地融為一體,讓書中的內容呈現得更為豐滿,亦讓這位年過九十歲的老先生更令人肅然起敬。

通讀全文,下筆修改,對於文字編輯來說,既是一次考驗,更是一個學習過程。這一過程中,有些感受,印象頗深。

02

學者精神

/ 爬梳剔抉,參互考尋 /

嚴謹的學者精神,貫穿于先生治學作文的始終。在曹金成先生所做的周清澍先生訪談錄中,幾可還原其學術研究的軌跡。從興趣到成為這一領域的專家,靠的是不懈的努力和不斷的積累。

選修、旁聽北方民族史、蒙古史相關課程,儘可能蒐集、閱讀相關圖書,在蒐集、購買圖書的過程中,周清澍先生竟慢慢整理出《元人文集版本目錄》一書,為諸多學者提供方便,為該領域文獻研究做出了重要貢獻。

為避免購書重複,並且選擇較優較全的版本,周先生學會了查《〈四庫全書簡明目錄〉標註》等書,這些積累,均體現在各篇文章的行文當中,成為各篇文章的價值源頭。如前述汪古部五篇文章中,累計閱讀參考資料逾百種,註釋累計近四百條,即可窺見周先生文章注重考據的嚴謹風格。

“爬梳剔抉,參互考尋”,是學者做研究所必經的過程,在周先生的研究論文中,所有過程都得到了最充分的體現。每篇文章的註釋,周先生都做得極為詳細;每篇文章的引文,周先生所選都是“較優較全”,力求論證更為準確、可信。為此,周先生不止一次強調其引文版本的重要性,核對原文必須以他所選版本為依據。本書收集的部分文章,發表時間都已很久遠了,但仍具極強的生命力,仍可為更多後來者提供極強的參考價值。

在周先生家中看樣書

03

編校過程

/ 天下大事,必做於細 /

周先生文集當中多處涉及英語、俄語、日語、法語及西夏文等拚音文字,如在《讀〈唐駁馬簡介〉的幾點補充意見》《汪古部統治家族——汪古部事輯之一》《汪古部與成吉思汗家族世代通婚關係——汪古部事輯之四》等文中,多處使用各種拚音文字,均是容易有疏漏和易出錯的地方。

為避免這些語言文字出現錯誤或疏漏,我在編輯過程中專門對這部分內容進行了梳理,並整理成專題文檔,由作者逐一確認,並儘可能做了幾次核對。作者及其學生認真校對、修改過程中體現出他們做學問的精神與細緻。

在本書附錄部分——周清澍訪談錄,作者談到當初學習和使用外文的不容易,但嚴謹治學的精神,不僅讓外語基礎曾經很薄弱的周先生逐漸熟悉了各種語言,且能夠在論文中熟練引用。瑣碎的核對過程中,於細節處油然而生出更多對周先生的敬意。

另外,對於蒙古史和元史當中複雜的人名、地名的處理,其實很多時候也是只可意會難以言傳。既要掌握作者的處理方式,又要尊重原文、原始資料乃至各種約定俗成的處理方式。編輯在處理過程中,要對上述要求逐層落實,更要體會到文章撰寫、資料引用等諸方面微妙難以言傳的部分,不破壞作者在寫作時所要傳達出的全部內容,確實是一個艱辛的過程。

但在這一過程中,通過體察作者用心,權衡各個詞語的使用,儘可能做到修改有據,不妄改錯改。此外,根據作者對版式、字體乃至造字相似度的要求,逐一落實調整,最後儘可能不讓作者對此有意見,對作者是一種尊重,對個人也是一種提升。

03

終得付印

/ 超然遠覽,奮其獨見 /

在最後一次修改結束,簽字付印的時刻,還是在反複琢磨這一句話:“超然遠覽,奮其獨見,爬梳剔抉,參互考尋。”或許在這些文章的字裡行間,每一位讀者都能體會到這句話的深刻含義,這也是對周先生治學精神的最好總結。以這樣的精神付諸研究,其成果顯而易見,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

本書出版過程漫長,但作為編輯,每當圖書付梓那一刻,內心的情感總是喜憂參半、複雜而糾結。喜的是圖書即將問世,眾望所歸;憂的是總有遺憾,之前的誠惶誠恐非但沒有絲毫減少,反而日益加重。假以時日,或許能盡力做到完美。唯希望能從作者的學術精神與人格精神當中汲取營養,督促自己在未來的日子不斷進步,不斷完善,每做一本如此厚重的書,都能少些遺憾。

關於這本書

《周清澍文集》為圓背精裝,全書共分六大部分,上、中、下三冊,其中有《成吉思汗生年考》《蒙古源流初探》《元朝對唐奴烏梁海及其周圍地區的統治》《汪古部統治家族——汪古部事輯之一》《汪古的族源——汪古部事輯之二》《曆代汪古部首領封王事蹟——汪古部事輯之三》《汪古部與成吉思汗家族世代通婚關係——汪古部事輯之四》《汪古部的領地及其統治製度——汪古部事輯之五》《元代文獻輯佚中的問題》《元桓州耶律家族史事彙證與契丹人的南遷》《大蒙古國時期儒學機構和學官的設立》《新發現的點校本〈元史〉標點錯誤和失校》等多篇曾在學術界產生過重要影響的論文,這些論文資料翔實,論證縝密,至今為止仍是該領域研究者難以繞過的參考資料。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自2016年即開始收集、整理周先生近六十年來的研究論文,期待結集出版。此舉既是對周先生研究成果的肯定和保護,亦可為相關領域研究者、歷史愛好者提供資料性和研究性極強的參考資料。

閱讀更多編輯們的故事

“編輯說”是我們開設的一檔原創專欄,在這裏你會讀到編輯們自己的文字,收穫每本書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

原標題:《當一名文獻圖書編輯是一種什麼體驗?丨編輯說00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