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關於馬蒂斯的世紀大展選在2020年,實在太可惜了
2020年11月04日07:16

原標題:這場關於馬蒂斯的世紀大展選在2020年,實在太可惜了

今年有一場大展沒火起來,實在太可惜了。

蓬皮杜藝術中心原計劃5月開展的馬蒂斯大展,因新冠疫情被迫延期到10月21日終於開幕。

然而展到第7天,10月28日晚,法國總統馬克龍宣佈全國“封城”。

現在,蓬皮杜官網已經掛出通知了:

從10月30日到12月1日,蓬皮杜中心將臨時閉館。

蓬皮杜藝術中心夜景© architectes Renzo Piano et Richard Rogers.

Photo : G. Meguerditchian/Centre Pompidou, 2020

【馬蒂斯:如一部小說】

對於策展人來說,為一位人盡皆知的藝術大師辦展覽,最大的挑戰可能就是如何提出一個新穎的主張,來解決人們對於藝術家的重新閱讀的問題。

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就是這樣一位需要策展人們好好動動腦筋的藝術家。

展覽現場,Photos by Cécile D

10月21日,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2020年度大展“馬蒂斯:如一部小說”(Matisse, Like a Novel)在延期了5個月之後,終於開幕。

馬蒂斯誕生於1869年12月31日,所以人們更願意把2020年作為他誕辰的第150週年。這場展覽就是一次重要的紀念。

展覽被譽為半個世紀以來最大的一次回顧展,因為上一次關於馬蒂斯的大型回顧展是1970年在巴黎大皇宮舉辦的。

1970年大皇宮舉辦的馬蒂斯展海報

與此同時,230多件作品+70多件重要檔案的規模,讓這場展覽成為今年最不能錯過的全球好展之一。展覽的100多件展品來自位於巴黎的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其中就包括反映馬蒂斯立體派創新的代表作《大地與玫瑰》(1914)。

馬蒂斯,《大地與玫瑰》(Tête blanche et rose ),1914

其餘展品則來自其家鄉Cateau-Cambrésis和尼斯的兩家馬蒂斯博物館以及Grenoble博物館的借展。

根據蓬皮杜藝術中心的介紹,這場展覽將探索“馬蒂斯的藝術核心中,文本和圖像之間的密切關係,為人們提供一種獨特的解讀視角”。

Henri Matisse, Femme à la voilette (1927)

展如其名——“如一部小說”。

以8位文學家對馬蒂斯的評語為線索,展覽被分為9個章節,像一部小說一樣將馬蒂斯的一生娓娓道來,直到最後一位作者的出現——亨利·馬蒂斯。

這部小說,精彩至極。

Henri Matisse - Autoportrait, 1906. 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Copenhague.

© Succession H. Matisse. Photo © SMK Photo/Jakob Skou-Hansen

馬蒂斯,法國著名畫家、雕塑家、版畫家,也被稱為20世紀最重要的畫家之一。作品以鮮明而大膽的色彩而著稱。

這位著名的野獸派創始人兼代表人物在21歲前,與普通青年無異:被父親望子成龍,學習法律,完成學業後回到家鄉,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做文職,主要負責抄寫存檔的資料。

人生的急轉彎就發生在21歲這一年。

他生病了——有說是闌尾炎,有說是盲腸炎——住進醫院的馬蒂斯十分無聊,母親便送來了一套畫具,幫他打發時間。結果,馬蒂斯著魔一樣愛上了繪畫。

La Blouse roumaine,1940

22歲,他下定決心要做畫家,於是前往巴黎求學。拜師、臨摹、街頭寫生,馬蒂斯努力探索著。

1896年,只有27歲的馬蒂斯第一次參加了“國家美術聯盟沙龍”,展出了4幅油畫,嶄露頭角。

Henri Matisse - Les Tapis rouges, 1906. Musée de Grenoble.

© Succession H. Matisse. Photo © Ville de Grenoble/Musée de Grenoble- J.L. Lacroix

1908年,馬蒂斯曾公開表明自己的藝術觀念,“色彩的選擇不是基於科學,色彩完全本能地向我湧來”。他將自己的藝術風格形容為“安樂椅式的藝術”。

Henri Matisse, Grand nu assis (1922 - 1929)

展覽現場,Photos by Cécile D

這次展覽的9個章節分別由8位與馬蒂斯有關聯的作家以及馬蒂斯本人引出,其中就包括馬蒂斯的女婿,喬治·杜圖伊特(Georges Duthuit),他同時也是一位歷史學家、哲學家。

喬治·杜圖伊特

馬蒂斯是在1898年與妻子艾米莉結婚的,但在這之前的1894年,就已經有一位模特為馬蒂斯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瑪格麗特”,由馬蒂斯和艾米莉共同撫養。

馬蒂斯,艾米莉,瑪格麗特

馬蒂斯非常寵愛這個女兒,還經常以她的形象來進行創作。

馬蒂斯女兒肖像,1921

1923年,杜圖伊特與瑪格麗特結婚,並出版了一本關於雷諾阿的書。1925年,杜圖伊特曾親自陪同馬蒂斯前往西西里,後來又在盧浮宮學院擔任兼職教授。

Marguerite au chat noir (1910), Henri Matisse

Photo © G. Meguerditchian - Centre Pompidou, Mnam-Cci/Dist. RMN-GP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從杜圖伊特的描述中似乎可以觸摸到更貼近生活化的馬蒂斯。

此外,還有7位與馬蒂斯關聯頗深的作家評語成為這場展覽的線索:

路易斯·阿拉貢(Louis Aragon)——1971年,阿拉貢曾為馬蒂斯寫了一本近似漫談的回憶錄《亨利·馬蒂斯,羅馬》(Henri Matisse, Roman)。而此次展覽的主題“如一本小說”就出自這本著作。他的文字會出現在這場展覽的開頭和結尾。

多米尼克·福凱德(Dominique Fourcade)——福凱德曾撰寫名為《亨利·馬蒂斯:在尼斯的早年生活1916-1930》的著作,講述了馬蒂斯在尼斯的生活片段。

從1917年開始,馬蒂斯大部分冬天都在地中海沿岸的尼斯度過。他經常住在一座名為Hôtel Mediterranée的洛可可風格建築里,面對法國尼斯蔚藍海岸的美景,接連完成人生中的很多重要作品,比如《雷諾阿花園里的橄欖樹》、《暴風雨前的卡涅風景》和《樹林間的房屋》等。

展覽現場, Photos by Cécile D

《馬蒂斯》

克萊門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格林伯格,1909年1月16日生於美國紐約州,1994年辭世,是美國著名的藝術評論家,提倡形式主義美學,早期以作為抽像表現主義的擁護者而聞名。1950年代著有《馬蒂斯》。

皮埃爾·施耐德(Pierre Schneider)——1937年出生於盧森堡的皮埃爾·施耐德曾撰寫過多部關於馬蒂斯的著作,其中《馬蒂斯》於1984年首次出版。

展出的作品,Photos by Cécile D

查爾斯·劉易斯·欣德(Charles Lewis Hind)——欣德在1911年寫道,馬蒂斯可能看起來“像個孩子一樣畫畫”,但如果花上一週時間欣賞他的畫作,你就會明白“它們傳達的是生活本身”。

另外還有作家讓·克萊(Jean Clay)以及馬蒂斯本人的名句作為展覽的一部分。

8位最瞭解馬蒂斯的人,9句最能體現他作品文學性的名句。

從20世紀10年代的實驗到20年代具象的回歸,再到30年代以後對於剪貼的運用,這場半個世紀以來最重要的大型回顧展這些巧思的章節得到豐富。

展出的作品,Photos by Cécile D

【作為革新者的馬蒂斯】

如同策展人維迪爾(Verdier)所言:“在展覽中,馬蒂斯是真正的闡釋者——通過繪畫、雕塑、剪紙和素描——這是每一章的中心思想。”

這場展覽通過圖像和文本“揭示馬蒂斯更為批判性的一面”。

展覽現場,Photos by Cécile D

“他理解文字與畫之間的相互作用,就像他理解他的畫和文本之間的相互作用一樣”,“當他對一幅畫感到滿意時,他會說這一頁已經寫好了。”

展覽的另外一個意義是強調了畫家的繪畫語言是如何變化的,他的“繪畫”是如何適應社會變化的。展覽提供了一個完整的維度,讓我們可以看到馬蒂斯的傑作的同時,看到他失敗的項目、嚐試過的創作,和從未見過的作品。

長久以來,馬蒂斯被認為是一位革新者。

1896年到1904年這個階段,馬蒂斯的創新意識達到巔峰。他開始關注包括印象派、新印象主義等各種風格的藝術,從中汲取營養。

1905年,36歲的馬蒂斯參加巴黎秋季沙龍美術作品展。一位名叫路易·沃塞爾的批評家看到他的作品,目瞪口呆。

因為這場展覽有很多年輕人的畫作色彩豔麗,與展覽中另外一件展品——意大利文藝複興時期的雕塑家多納泰羅的寫實作品風格迥異。

多納泰羅的作品

沃塞爾指著多納泰羅的雕塑驚呼:“多納泰羅被野獸包圍了!”

這一句戲言,使西方美術史上出現了一個嶄新的流派——野獸派(Fauvism)。

馬蒂斯被這些年輕畫家們擁為領袖。從此,蜚聲世界。

縱觀他整個職業生涯,他一直在力爭創新,而這次展覽恰恰是讓我們重新閱讀馬蒂斯作品的最好契機。

“茄子靜物”

創作於1911年的“茄子靜物”(Still Life with Aubergines)被認為是馬蒂斯“裝飾力量的巔峰”。

此外,馬蒂斯為旺斯的羅塞爾教堂設計的色彩鮮豔的彩色玻璃窗相關文獻也會展出。

今年年初,一部記錄馬蒂斯旅行的紀錄片,名為《追逐光明,馬蒂斯的航行》(Chasing Light, the Voyages of Matisse)得以發行。該片由蓬皮杜藝術中心和巴黎的Nocturnes Productions公司共同製作,探索了馬蒂斯到科西嘉、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波利尼西亞的航行是如何塑造了他的視野的過程。

1930年,60歲的馬蒂斯迎來了塔希提之旅。這段旅程也激發了他很多剪紙方面的靈感。他曾說:“這裏有太多的東西值得看了……有時候,我覺得在塔希提的逗留重新點燃了我的想像力。”

1942年,馬蒂斯曾說:“藝術家的重要性是通過他引入視覺語言的新符號數量來衡量的。”

其實,這個時期的馬蒂斯已經因為嚴重的腸道疾病,經曆了兩次痛苦的手術。身體的虛弱使他再也不能站在畫布前作畫。

馬蒂斯創作剪紙作品時“以剪刀作畫”

於是他又開始了一種新的藝術創作——剪紙。為了剪出色彩鮮麗的作品,他還親自動手,染出自己需要的彩紙,靠在床上不停地剪。這成為了他在創作上發生顛覆性變革的契機。

在其生命的最後15年,畫家馬蒂斯憑藉剪紙再次震撼了世界。

馬蒂斯,《藍色裸女》,1952

用當時《衛報》評論員勞拉·康明(Laura Cumming)的話說,馬蒂斯60年藝術生涯的全部魅力都濃縮在他晚年這些剪紙作品的熾熱與美麗中,它們如同長滿植被的花園一樣充滿生機。

【與文字的緣分】

從1890年的初登場,到1950年代生命的終結,馬蒂斯生命中的每個時期都有文學參與。

展覽中有一件作品很引人注目。

那是馬蒂斯為巴黎藝術雜誌《Verve》創作的封面——在Apple綠的背景中,一個奶油色的人物在尖尖的星星和大寫字母之間跳舞。

馬蒂斯為《Velve》雜誌所作封面之一,1945

馬蒂斯為《Velve》雜誌所作封面,Verve, n°35-36, 1958. Centre Pompidou

顯然,文字元素撐起了這場展覽。

1947年,馬蒂斯出版了《爵士》(Jazz)一書,其中包含他的剪紙拚貼畫以及一系列哲學思考與書面筆記。

“這種對於文字的關注發生於20世紀30年代,當時馬蒂斯開始著手為馬拉美的《詩集》創作插圖,文學方面出現了新的轉折,這一時期誕生了一些‘圖像式’繪畫,例如現在收藏於尼斯的馬蒂斯博物館的“La Verdure”(1935-1943),”蓬皮杜藝術中心介紹道。

《牧神的午後》

馬拉美是法國19世紀象徵派詩人,馬蒂斯曾試圖用圖像來演繹馬拉美最為著名的詩歌《牧神的午後》。

馬蒂斯用簡單的線條勾勒了牧神半人半羊的形象,他正吹著雙管蘆笛,身邊躺著六個懶洋洋的裸女。

後來他又演繹了15世紀詩人、奧爾良公爵查理一世(Charles d’Orleans)的詩歌。用平版印刷的方法,複製詩歌手抄本與蠟筆畫,以配合詩人的文字。此外,他也熱衷於神話故事的演繹。

馬蒂斯所作書籍封面之一,1949

據說,馬蒂斯晚年時以閱讀詩歌來開啟每一年,以保證自己擁有創造力。他曾將讀詩比作呼吸氧氣。

Henri Matisse, 1947. Photography courtesy of Archives Henri Matisse.

1954年11月3日,馬蒂斯逝世在長期居住的尼斯,享年85歲。

亨利·馬蒂斯(1869—1954)

展覽原本應該從2020年10月21日持續至2021年2月22日。

這場世紀大展留給人們的時間,不多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