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部門發文禁止電商平台銷售電子煙,強監管下電子煙斷“電”
2020年11月04日06:38

原標題:兩部門發文禁止電商平台銷售電子煙,強監管下電子煙斷“電”

核心閱讀

如今,國內電子煙市場混亂,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大量產品存在不安全成分添加、煙油泄漏、劣質電池等嚴重質量安全隱患。一些電子煙企業為了提高產品的吸引力,隨意添加各類添加劑以改變電子煙口味和煙油顏色,對消費者特別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產生嚴重危害

《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電商平台及時關閉電子煙店舖,並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佈的電子煙廣告

從監管主體來說,建議由衛生健康主管部門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對電子煙進行監管。但從可行性來說,在目前缺乏管理精力和能力的情況下,也可交給菸草專賣部門監管

11月1日,國家菸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佈《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指出,自《通告》印發之日起,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敦促電商平台及時關閉電子煙店舖,並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佈的電子煙廣告。

國家菸草專賣局網站同日還發佈了《〈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政策解讀》,明確指出,目前,國內電子煙市場混亂,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大量產品存在不安全成分添加、煙油泄漏、劣質電池等嚴重質量安全隱患。特別是一些電子煙企業為了提高產品的吸引力,隨意添加各類添加劑以改變電子煙口味和煙油顏色,對消費者特別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產生嚴重危害。

因此,國家菸草專賣局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決定,在去年8月發佈的《關於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基礎上,再次聯合發佈通告,旨在貫徹落實未成年人保護法、廣告法等相關法律法規的精神和要求,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

據悉,今後一段時間,國家菸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將重點進一步強化社會各界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意識,並加強與相關部門的協同配合,繼續依法查處違法違規製售電子煙行為,有效維護未成年人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尼古丁具有危害性

準媽媽慎吸電子煙

“你可以吸電子煙呀,電子煙對於身體來說是安全的。”最近,湯敏的腦子裡一直迴蕩著閨蜜胡琳(化名)給她提出的這個建議。

湯敏是一名海歸博士,世界500強企業的高管。今年年初懷孕的消息讓湯敏欣喜若狂,她直接辭職,在家裡安心養胎,並把吸了多年的煙戒掉了,只為了肚子裡的寶寶。

但是,多年養成的吸煙習慣一時無法改變,尤其犯菸癮時,異常難受。前幾天,胡琳給她出了一個主意——吸電子煙。不過,湯敏對於吸電子煙到底有害與否一直拿捏不準,她上網查了很多資料也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

“電子煙是一種模仿捲菸的電子產品,有著與捲菸一樣的外觀、煙霧、味道和感覺。它是通過霧化等手段,將尼古丁等變成蒸汽後,供菸民吸。”胡琳的解答讓湯敏將信將疑。

胡琳補充說道:“一些女明星被拍到在哺乳期期間抽電子煙,而且在公共場所都沒有禁止電子煙,就說明沒問題啊。”

聽閨蜜這樣一說,湯敏有點心動了。她去醫院產檢時,諮詢了產檢醫生。

然而,醫生給出的答案截然不同——儘管電子煙中釋放出的是無害的水蒸氣,但這種水蒸氣裡面也有尼古丁成分,這種有害物質也會進入到人體內。在正常使用條件下,一些電子煙氣溶膠中的某些金屬(包括鉛、鉻和鎳)及甲醛的濃度等於或高於傳統捲菸中的濃度,其中還包括某些金屬顆粒,比如鎳、鉻、鉛,甚至比傳統捲菸產生的二手菸的含量還要高。此外,電子煙還會產生一些傳統捲菸煙氣中沒有的有毒物質,如乙二醛,該物質易燃,有毒,具刺激性,蒸氣或霧對眼睛、黏膜和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由於尼古丁具有危害性,因此準媽媽還是要遠離電子香菸,因為準媽媽和胎兒的血液供應是相通的,要是準媽媽吸煙了,胎兒會通過血液接觸到尼古丁。

這名醫生說:“實驗表明,人們在使用電子煙時,除尼古丁外,還可能把其他多種未發現的有毒化合物吸入體內。與此同時,電子煙所產生的二手菸,同樣可能危及健康。電子煙也會向室內釋放可吸入的液體細顆粒物和超細顆粒物、尼古丁和致癌物質。”

據這名醫生介紹,希臘衛生部門曾對30名身體健康的吸煙者進行測試,觀察他們使用電子煙後呼吸道的變化。研究人員發現,吸電子煙過了5分鐘後,他們的肺部有收縮跡象,結合其他呼吸測試,還發現有發炎症狀。這是第一次有證據證明僅僅使用一支電子煙,就能對呼吸系統產生這麼強烈的刺激。

醫生最後給出的結論是:世界衛生組織專門對電子煙進行了研究,並得出了明確的結論——電子煙有害公共健康,它更不是戒菸手段,必須對其加強管製,避免給青少年和非吸煙者帶來危害,孕婦最好不要吸電子煙。

走出醫院的湯敏暗自慶幸,要是自己沒有問醫生,很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惡果。

戒菸功能原是噱頭

銷售存在虛假宣傳

湯敏發現,公眾對於電子煙的誤解亟待釐清。

“有次我和家人在麵館吃飯,鄰座一名男子旁若無人地抽起電子煙。我提出這是公眾場合不能吸煙,而且表明自己是孕婦,希望對方理解。對方則表示自己抽的是電子煙,沒有煙出來,對人體沒有危害。”湯敏無奈地說。

同時,湯敏告訴記者,在懷孕的媽媽群中,還有媽媽告訴她,還有個別電商平台專門售賣孕婦專用電子煙,“據說售價幾百元,其中一款規格包含7種不同水果味道3瓶菸草,宣稱是女士戒菸神器,無害水煙,並附送10瓶煙油。有曾經抽菸的準媽媽問過,店家稱產品屬於孕婦專用,不含尼古丁,對胎兒沒有傷害”。

“為了孩子,誰也不敢嚐試。”湯敏說,她後來也從內部渠道獲悉,多名加工廠老闆、投資人和品牌商均稱,他們從未聽過孕婦專用電子煙,也從來不建議孕婦抽電子煙。

傳統香菸的危害主要來自菸草煙霧中的焦油、一氧化碳、重金屬等有毒有害物質,而香菸成癮主要是因為尼古丁。為了趨利避害,電子煙應運而生。

那麼,電子煙到底是什麼呢?

公開資料顯示,電子煙主要由煙油(含尼古丁、香精、溶劑丙二醇等)、加熱系統、電源和過濾嘴四部分組成,通過加熱霧化產生具有特定氣味的氣溶膠供菸民使用。從廣義來說,電子煙是指電子尼古丁遞送系統,包括電子煙、水煙筒、水煙筆等多種形式。從狹義來說,電子煙單指外形與捲菸相似的便攜式電子煙。電子煙往往外形設計精美,且由於沒有燃燒煙絲的過程,商家常以“去焦油,身體無負擔”“無一氧化碳”“無重金屬”“替代真煙”等營銷口號吸引消費者,尤其是年輕群體購買。

23歲的張圓圓(化名)最近電子煙不離手,漂亮的外觀、可隨意更換的口味都吸引她成為了“電子菸民”。在她看來,電子煙是一種非常好玩又能體現格調的產品。她選擇了粉色的電子煙,這讓她覺得很有少女心,而對身體友好的宣傳使她更為放心地開始吸電子煙。

越來越多像張圓圓一樣的年輕人選擇了電子煙,某電子煙品牌的經銷商說:“以前電子煙是一種比較小眾的產品,現在開始變成了一種趨勢,成為流行,很多菸民都轉向電子煙了。一方面是因為新潮時尚,另一方面也是追求所謂的健康。”

在電子煙營銷中,或清新或酷炫的廣告層出不窮,“健康”“戒菸”“清肺”是最吸引眼球的賣點。而今年“3·15”晚會揭露,長時間吸食電子煙也會產生對尼古丁的依賴,這與電子煙宣傳“健康”的口號截然相反。

線上線下大量銷售

種類繁多含添加劑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市面上的電子煙主要有線上、線下兩種銷售方式。

記者在某電商平台上搜索電子煙,便會出現大量相關商品。一家知名品牌的電子煙網絡旗艦店已有28萬名粉絲,店舖中月銷量最高的電子煙已達4萬多件,煙彈更是高達21萬餘件。在詳情介紹頁面,科技感、減少傷害、解癮解壓是其主要的宣傳重點。做電子煙零售的趙琥(化名)介紹,電子煙抽起來是否有真煙的口感,是由其中的尼古丁含量決定的,尼古丁含量高的電子煙更具有擊喉感,而不含尼古丁的抽起來則不像真煙,沒有替煙的效果。

這家店舖的煙彈尼古丁含量分為3%和5%兩種,一顆煙彈約等於3包煙,有綠豆冰棒、清香綠茶、香蕉奶昔、冰鎮西瓜等18種看起來頗為誘人的口味可供選擇,而煙杆有8種顏色可供選擇。商品下方有不少網友給了好評,“好抽,能達到滿足感”“各種口味都嚐試過了”“希望能代替真煙,辦公室好伴侶”。

社交平台中也有不少銷售電子煙的經銷商、零售商。因為覺得很有市場前景,趙琥今年3月開始做電子煙零售的生意,去珠海進貨,在朋友圈打廣告銷售,支援自提和郵寄,於是她的副業成為了一名微商。趙琥告訴記者,她平均每天能夠賣出兩三套電子煙,購買者以20歲至35歲的年輕人居多,不少人是為了健康而選擇電子煙,而她能從中獲得約30%的利潤。

除了線上售賣,線下也有不少電子煙實體店,包括電子煙體驗店、電子煙吧、電子煙俱樂部等諸多名目。

記者實地探訪了一家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電子煙體驗店,未成年禁入、禁止吸煙的符號貼在店舖的玻璃窗上。店中有各種品牌、各種價位的電子煙,顧客可以試吸,老闆會做詳細介紹。值得注意的是,某品牌電子煙正在宣傳“守護者計劃”,即未成年人嚴禁使用,宣傳海報醒目地立在櫃檯上。該品牌的網上旗艦店也有相關宣傳語,但只在店舖首頁的最上方有一小片位置,極容易忽略,下方“雙11”的促銷信息幾乎佔據整個屏幕。

同時,在一些視頻平台上,也逐漸出現了“電子煙測評”的視頻,其表現形式與已流行的化妝品、食品測評相同,博主將不同口味、不同品牌的電子煙擺在桌面上,挨個進行吸食並點評,底下有不少網友評論推薦自己喜歡的電子煙,也有人求推薦好吸的電子煙。

(原題為《兩部門聯合發文禁止電商平台銷售電子煙 強監管時代電子煙斷“電”》)

更多閱讀

專家支招如何讓電子煙告別野蠻生長

對話人

中國控煙協會副會長 薑 垣

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 張建樞

記者:

如今,電子煙不僅進駐了商場、KTV、酒吧等場所,更是占領了朋友圈、微博和網絡廣告等宣傳領地。清華大學公共健康與技術監管研究課題組最近發佈的《電子煙產業監管狀況報告》(2019)揭示,電子煙零售網站的營銷話術中,有95%的話術將電子煙與健康、乾淨聯繫到一起,89%的網店會宣傳和健康有關的益處。

薑垣:

電子煙雖然是低害的但不是安全的,不應該向未成年人銷售,並且應禁止在網上銷售。目前做得比較好的是杭州、深圳,這些城市明文規定禁止在禁菸場所吸電子煙。電子煙的監管如今是空白的。

張建樞:

現在電子煙的廣告宣傳有些氾濫成災,零汙染、無危害等都是誇大宣傳,其實科學研究已經證明,電子煙排出的二手氣溶膠中含有很多有害化合物,像丙三醇、甲醛、重金屬等,甚至比傳統捲菸排出的有害物還多,所以我們認為它是不安全的,這種宣傳是具有欺騙性的。

記者:

最令人擔憂的是,並非戒不了煙的菸民從傳統菸草轉向電子煙,而是本來不在菸民之列的人,尤其是廣大青少年,在以新奇、無害、時尚為賣點的營銷宣傳下,成為“電子菸民”。

薑垣:

官方有一個數據是中國電子菸民占總人數的0.9%,這個率值聽起來比歐美國家都低,但中國人口數量的基數大,相當於有千萬人在吸電子煙,有可能是世界上比較大的市場。另外,從增長趨勢來看是很快的,聽說的人越來越多,嚐試使用的人也越來越多。

張建樞:

不少電子煙的廣告宣傳中帶有的酷炫、時尚、芳香等元素對青少年的誘惑力特別大,互聯網甚至音樂會上都能看到電子煙的廣告,商場里也有電子煙的體驗店,應該盡快對電子煙進行監管。

記者:

我國對於電子煙的監管工作正在逐步推進。一些地方陸續開始對電子煙作出明確定義,將其納入“菸草製品”範疇。10月1日,新修訂的《深圳經濟特區控制吸煙條例》開始實施,其中明確電子煙是指汽化並向使用者的肺部輸送由尼古丁(或者無尼古丁)、丙二醇和其他化學物質組成的混合物的一種裝置,屬於菸草製品。

張建樞:

國家應該盡快出台對電子煙進行監控的規範性文件,因為首先電子煙的生產就是特別混亂的,沒有統一標準,生產出來的物質到底是什麼都不標明,這就具有很大危險性。美國最近就發生了嚴重的電子煙損害事件,很多人急性肺損傷,這個事件應該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對電子煙的監管,首先是在生產環節,然後是銷售、廣告宣傳、促銷手段等都應該進行嚴格管控。

記者:

有人提出,關於電子煙的監管主體,若將電子煙納入捲菸製品監管,那麼按照當前菸草製品監管體製,全國只有中國菸草總公司才可以生產和銷售,大量電子煙企業也就失去了生產和銷售的權利。您如何看待這種博弈?如何有效納入監管體系?

張建樞:

這也是我認為應該把電子煙納入菸草管理中的原因,如果這樣做了,現在對於傳統煙的法律條規就都適用於電子煙了。比如,菸草是不允許在互聯網上做廣告的,如果將電子煙納入菸草管控,自然也不允許在互聯網上做廣告以及銷售了,並且不允許打戶外廣告、公共場所室內環境下不允許吸煙等,這對青少年來說也有保護作用。這樣,現有的菸草規定就都可以適用了,電子煙、傳統煙是同等對待的。

從監管主體來說,應該由衛生健康主管部門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進行監管。但從可行性來說,目前在沒有人有精力、能力管的情況下,交給菸草專賣部門也是可以的。據我瞭解,衛生健康委對於菸草的管控不像菸草專賣那樣成系統,必須有強大的技術設備支援。總的來說,有人管總比沒人管強。

記者:

對於監管政策的走向,不少業內人士表現得相對樂觀,認為煙油質量的把控、防止未成年人接觸電子煙,都依賴市場規範和監管,他們希望國家標準盡快出來,這樣能以標準來衡量市面上的產品是否符合規格,一些不符合規格的產品就會被市場淘汰。

張建樞:

我和電子煙生產的廠家也都進行過座談,他們也表示現在亂象橫生的狀態是不正常的,屬於早期現象,需要監管是肯定的,他們認為是好事,有標準了就照標準做。死掉一批生產商是正常的,不可能像現在這樣任何主體都能隨便生產電子煙,現在的生產廠家太多太混亂了。有標準總比沒標準好,對於生產廠家來說,如果有規範標準,那就照著這個方向去生產。完全禁止是不現實的,應該加強管理。

(原題為《強監管時代電子煙斷“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