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益生菌可能沒什麼用,特定情況下還有害?
2020年11月03日07:08

原標題:補充益生菌可能沒什麼用,特定情況下還有害?

原創 Milly MedSci梅斯

導語:腸道菌群的關鍵是保持動態平衡。

Pixabay

隨著腸道微生物研究的興起,一大批以健康為名的益生菌產品被推上了“神壇”。眾多研究表明,益生菌可能有助於緩解腸胃疾病,增強免疫力,保護心血管,甚至能防癌,但益生菌真的這麼神嗎?

近日,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雜誌的一項研究顯示,腸道中特殊的微生物組合可能會加速多發性硬化症疾病的惡化,補充益生菌還是要看腸道環境。

Theresa L Montgomery, Axel Künstner,Josephine J Kennedy .et al.Interactions between host genetics and gut microbiota determine susceptibility to CNS autoimmunity.Proc Natl Acad Sci. 2020 Oct 19;202002817. doi: 10.1073/pnas.2002817117.

多發性硬化症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其風險主要由遺傳和環境因素決定。研究人員通過對基因多樣性小鼠的腸道微生物菌群進行調節,確定了自身免疫性腦脊髓炎(EAE)易感性相關的特定腸道細菌及其代謝功能。同時,為了確定這些特定的微生物群對多發性硬化症的易感性,研究人員分離出不同的細菌種類,並將其移植到新的小鼠體內進行觀察。

研究結果發現,在分離出來的不同細菌中,乳酸杆菌竟然可加重EAE易感性,而這種細菌最初來自一種不同基因的小鼠宿主,通常對多發性硬化症有抵抗力。研究人員表示,宿主的遺傳可能決定了一個特定的微生物狀態。

研究人員強調,宿主遺傳學和環境因素之間複雜的相互作用可加速多發性硬化症惡化,在預防或治療的過程中,應更多的考慮宿主遺傳學和腸道原有微生物群,以保證干預時機和方式。

眾所周知,腸道菌群紊亂可能導致肥胖,感染和自身免疫疾病等多種疾病。然而,服用益生菌或者相關補充劑對某些疾病並非有效。2019年12月,發表在《臨床胃腸病學雜誌》(J Clin Gastroenterol)雜誌的一項研究,該研究旨在評估補充益生菌的酸奶對使用抗生素相關腹瀉的預防效果。

María Velasco, Teresa Requena, et al., Probiotic Yogurt for the Prevention of Antibiotic-associated Diarrhea in Adults: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J Clin Gastroenterol. Nov/Dec 2019;53(10):717-723. doi: 10.1097/MCG.0000000000001131.

研究人員對314名開始使用抗生素治療的住院患者進行研究,結果顯示,益生菌組的腹瀉率為23.0%,而安慰劑組為17.6%,而且組間腹瀉持續時間、排便次數或因腹瀉而延長入院時間無差異,且各組間全因死亡率無差異。

此外,2018年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上的2項研究顯示,對患有急性胃腸炎的患者進行益生菌輔助治療,無法改善患者症狀。

在PECARN試驗中,研究人員共收納了971名3到48個月患兒,這些患兒因患急性胃腸炎,到醫院就診,並將其隨機分為益生菌組和安慰劑組,益生菌組每天兩次服用LGG益生菌。隨訪2周後,益生菌組和安慰劑組中出現中重度胃腸炎的佔比分別為11.8%和12.6%,並沒有統計學上的差異。

每天腹瀉或嘔吐的平均發作次數.David Schnadower, M.D., M.P.H., Phillip I. Tarr, M.D.et al.Lactobacillus rhamnosus GG versus Placebo for Acute Gastroenteritis in Children.N Engl J Med 2018.

DOI: 10.1056/NEJMoa1802598

在另一項發表在NEJM雜誌上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在LGG益生菌的基礎上加用了乳杆菌,研究結果不但與之前研究相似,而且與安慰劑組相比,益生菌組中重度結腸炎症狀的發生率相對較高。

腹瀉和嘔吐的發作時間.Freedman S B, Williamson-Urquhart S, Farion K J, et al. Multicenter Trial of a Combination Probiotic for Children with Gastroenteritis. N Engl J Med 2018.

補充益生菌並沒有想像的那樣有助於腸道菌重建,反而延長了腸道微生態的恢復期。2012年發表在《細胞》(Cell)雜誌上的一項研究,該研究對21名接受抗生素治療的患者進行益生菌輔助治療。

結果發現,使用了抗生素之後,與基線對比,腸道菌平衡受到極大的破壞,微生物多樣性相差3倍以上。在進行益生菌補充後,並沒有得到改善,腸道菌群失衡狀態時間延長,甚至長達5個月。

研究人員進一步發現,益生菌可能會導致某些炎症介質和抗微生物肽轉錄水平升高,對整個消化道的基因表達和功能產生影響。研究人員表示,益生菌並非萬能油,畢竟也是微生物,在使用益生菌時應該因人而異,個性化處理。

2020年美國胃腸病學會發佈最新指南強調,由於益生菌對人體健康的益處目前沒有充分的依據,不同的配方對臨床結果頁有著重大的影響。醫務人員應僅在有明顯益處的情況下才建議患者使用益生菌,並應認識到益生菌的作用會隨著具體菌株和組合而不同。

指南推薦建議如下:

1.對於艱難梭菌感染,患有克羅恩病、潰瘍性結腸炎或腸易激綜合徵的成人和兒童,僅建議在臨床試驗中服用益生菌。對於這些患者來說,如果正在服用益生菌,則應該考慮停用。這些補充劑會帶來額外花費,但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它們有益或無害。

2. 接受抗生素治療的成人和兒童,建議使用特定益生菌來預防艱難梭菌感染。對於擔心益生菌風險的患者,或艱難梭菌感染風險極低的患者,可以合理選擇不使用益生菌。

3. 對於出現結腸貯袋炎(潰瘍性結腸炎的併發症)的成人和兒童,建議使用8種特定菌株的組合。對於用藥不便或對成本有顧慮的患者,可以合理選擇不使用益生菌。

4. 對於患有急性腸胃炎的兒童,不建議使用益生菌。

5. 對於早產(<37周),體重不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