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整容圖鑒:有人為升職隆鼻除皺,多數諱言整容經曆
2020年11月03日06:21

原標題:男性整容圖鑒:有人為升職隆鼻除皺,多數諱言整容經曆

中新經緯客戶端11月3日消息,在小鮮肉大行其道的今天,男性對於自身顏值的要求也在與日俱增,不過對於很多男性來說,整容仍然不是一個能擺在檯面上暢所欲言的話題。

在記者的採訪過程中,有多名男士拒絕將自己的整容醫美經曆公開,有一些人起先答應接受採訪、甚至已經聊到一半而後拒絕,男性面對自身整容的微妙心態可見一斑。

“整容”對他們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你整容了?”“沒有,只是健身的效果。”

見到小凱時,他的臉有些腫脹。今年2月至9月中旬,小凱先後做了吸脂、植髮、割雙眼皮、耳軟骨墊鼻尖等項目。

小凱表示,每個項目恢復時間都極短,因為自己想迅速提升自己的顏值,明年春節換一個相貌與相親對象見面。

今年28歲的小凱最初對外貌並沒有過多執念,在數次相親受挫後,小凱認定根源在於自己的長相上。“每當看到他人竊竊私語,我都會覺得自己是聚光燈下的小丑,他們肯定在嫌棄我長得醜。”小凱表示。

麻藥剛過的第一晚是小凱最痛苦的時候。“做完耳軟骨墊鼻尖手術,血水止不住地流,因為從耳朵取下軟骨,耳朵比鼻子還痛。”小凱回憶道。

後來小凱把恢復後的照片發給曾給自己介紹相親對象的紅娘,紅娘很驚訝,說下次給他介紹更好看的女孩。

但當紅娘問他是不是整過容,他一口否認,只說是“健身效果”。

今年29歲的小澤是深圳某皮膚管理中心的負責人,他坦言,近幾年自己身邊尋求整容醫美的男性顧客人數已達50%。而在這部分男性中,小澤透露,有至少70%的男性抗拒他人知道自己的整容經曆,相比男性,女性對整容的接受程度較高,對他人知道自己的整容經曆,也較為坦然。

小澤在接受中新經緯記者採訪時透露,自己平常也會定時做醫美讓自己的面部比例更加協調。剛做完下巴填充的小澤向記者描述了他的整容經曆:一針1毫升的玻尿酸,貯藏在細針管中,頭髮絲似的針頭刺入下巴部位的皮下組織,效果立即顯現,且幾乎看不到創口。不過,小澤並不覺得自己“整容”了,他稱之為“醫美”。

整容背後更複雜的心理需求

像小凱這樣因對自身顏值不滿而選擇整容的案例不難令人理解,不過,在採訪中,中新經緯記者瞭解到,一些自身顏值在線的男性也會去選擇整容。中國整型美容協會常務理事兼醫美機構分會副會長田亞華就向記者介紹了一個這樣的例子。

此前,一名男孩找到田亞華要求為其整容,“我當時就想,這男孩子長得挺英俊的,還挺眼熟,仔細想了想,長得還真像某明星。”但長得像明星竟成了他的煩惱,田亞華說,男孩的要求特別奇怪,“他不知道整哪裡,反正給他整得不像那位明星就行。”

田亞華仔細一問才知道,由於男孩的準丈母娘曾特別喜歡他,但當某明星曝出性醜聞後,男孩的準丈母娘認為相由心生,於是將兩人拆散。後來,男孩便找到田亞華,想改頭換面,重新做人。

但田亞華覺得,男孩的心理是矛盾的,“雖然他抗拒某明星的人設帶給自己的困擾,但他似乎很享受這種相似的面容帶給自己的顏值魅力,姿態、打扮、髮型都有意識地往某明星身上靠攏。”

“如果說臨床醫學治身體疾病的話,美容醫學就是治心病。”田亞華在接受中新經緯記者採訪時將美容醫學定義為“拿起手術刀和注射器解決求美顧客心理需求的一種特需服務”。

今年38歲的孫華對中新經緯記者表示,他無法理解自己的同學為了晉陞主管,打玻尿酸除皺。“男人的社會地位與事業發展,看的難道是皺紋的多少嗎?事業的發展難道不是靠硬實力嗎?”

孫華認為,外貌上的缺陷,應該發展其他方面的優勢來彌補,比如財富、社會地位與事業。

但在郭菁看來,財富、社會地位、事業或許也與一個男人的外貌密切相關。郭菁是一名整容醫生助理,現就職於北京豐台區一傢俬人整容醫院。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後,郭菁在整容行業從業10餘年。在從業生涯中,她發現部分中年男性有一種特殊心理,相信人的面相與命運相關。

有些男性認為,陞遷是職場生涯的重中之重,其中不少人深信“鼻樑看事業,鼻頭看財運”。為了晉陞,很多人轉而求助於醫美。

不久前,一位40歲的男性敲開了郭菁的辦公室門要求隆鼻。“我就納悶40歲才隆鼻,年輕的時候幹什麼去了?”一番詢問下來,這位男性才透露,近期他諸事不順,問了風水大師,對方說鼻樑主男人的事業運,自己的鼻樑歪了,事業也不會好到哪兒去,這句話剛好刺中了這位男顧客的內心。

而工作壓力大、思慮過重導致脫髮、斑禿,在男性高管中也並不算少,選擇去整容機構植髮的人並不少見,有些為讓自己顯得年輕力盛能扛事兒,有些為了家庭和睦。

李圓老來得子,但自己“謝頂”,已達到四級脫髮。因植髮費用昂貴,李圓一直下不了決心。

身為公司主管的他,陪伴孩子的時間少之又少。一次替妻子參加孩子的家長會,第二天,班上的同學打趣孩子爸爸是個“禿子”,孩子回家哭得稀里嘩啦,不願承認李圓是他的爸爸。

“那天晚上我把孩子送回他爺爺奶奶家後,直奔整容診所,約了時間,花了幾萬元把頭髮種上。”李圓對中新經緯記者說。

北京永和植髮中心,一名患者正在接受植髮手術。 潘旭臨 攝
北京永和植髮中心,一名患者正在接受植髮手術。 潘旭臨 攝

艾媒數據中心去年發佈的《2019-2021年中國脫髮保健行業趨勢與消費行為數據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約有2.5億脫髮人群,其中男性超1.6億。

田亞華解釋,脂溢性脫髮,是指在額頂部頭髮減少,俗稱“謝頂”,在脫髮種類中佔比較大。全禿與斑禿經過治療,可以快速恢復,但脂溢性脫髮不可逆轉,需要借助外科美容手術恢復。“在我接觸到的毛髮移植人群當中,男性就占了90%以上,其中20歲左右的男生不在少數。”田亞華表示。

被忽視的男客

“根據長期觀察,我發現當一個人越接近完美的時候,他眼裡便容不下一粒沙子。”田亞華解釋,一個人長得越美,對醫美的需求或許越大。

根據國際美容整形外科學會(ISAPS)數據,全球範圍內整形手術項目中,女性項目排名前五的分別是隆胸(矽膠假體隆胸)、吸脂、眼整形、腹壁成形術和胸部提升,男性項目排名前五的分別是眼整形、男性女乳症、鼻整形、吸脂和毛髮移植。

《新氧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揭示,男性醫美消費者的平均客單價為7025元,是女性的2.75倍。田亞華認為,男性整容美容的項目沒有女性整容美容廣泛,男性還是解決主要問題,單項資金投入比女性大。

不過儘管平均客單價相對女性更高,對醫美整容機構來說,男性仍非他們的主要目標顧客群。

小澤在為顧客做眼部醫美。 受訪者 供圖
小澤在為顧客做眼部醫美。 受訪者 供圖

小澤透露,醫美整容行業的配套設施、運營理念,大多圍繞女性運轉。近年來,很多醫美整容機構會安排年輕貌美的男諮詢師與顧客進行對接,一方面是提升對女性顧客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對於尋求醫美整容的男性,男性諮詢師精緻的外表能夠增強品牌與機構的說服力。

醫美整容機構針對女性的營銷一直無處不在——“解鎖斬男少女肌”“幫助全球女性實現年輕20歲的夢想”“醫美科技儀器,素顏女神並不難”等廣告語都瞄準女性,且幾乎所有海報模特都是女性。

中新經緯記者注意到,為了吸引女客,有些整容醫美機構在週末假期會舉行線上線下活動,比如中秋月餅手工作坊、妝容管理工作坊、形體訓練工作坊、讀書會、瑜伽課、下午茶點心座談會,還會邀請專家打造一系列“女性職場話語權”“女性個人發展與心理健康”等講座。

“男顧客受到的重視度,可能連女顧客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小澤坦言,即便到了父親節或男性健康日,整形醫美機構的牆上也可能連一張宣傳海報都沒有。

(應採訪對像要求,小凱、小澤、郭菁、孫華、李圓均為化名)

(原題為《男性整容:有人為升職隆鼻除皺 多數諱言整容經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