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人口紅利進階 從“工程師紅利”到未來的“科學家紅利”
2020年11月03日00:42

原標題:深圳人口紅利進階 從“工程師紅利”到未來的“科學家紅利”

未來,深圳或許還將迎來“科學家紅利”,構築更高的城市競爭力壁壘。

11月1日,深圳迎來了一個城市專屬節日——“人才日”。

2017年實施的《深圳經濟特區人才工作條例》確定每年的11月1日為“深圳人才日”,努力營造全社會尊才愛才敬才的氛圍,這也是全國設立的首個法定“人才日”。

今年的“人才日”,深圳舉辦了首屆全球創新人才論壇,全市主政官員齊聚,進一步向全球發出“深愛人才、圳等您來”的邀約。

在各項層出不窮的人才政策之外,深圳以設立“人才日”的方式,讓人才格外感受到這座城市的求才誠意。

過去的40年間,深圳常住人口增加了大約40倍,特區的高速發展離不開“人口紅利”的支撐。

深圳的人才規模從1980年僅有兩名技術員,增加到當前超過600萬的人才總量,其中科技大軍人數超過200萬,這也被視作“工程師紅利”的一個縮影。

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在論壇致辭中表示,深圳經濟特區“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幹”走過的40年,既是一部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史,也是一部精彩紛呈的人才奮鬥史。深圳將以更加開放的姿態,秉持更加開放的人才理念,實行更加開放的人才政策,推進更加開放的人才合作,以開放之“廣”、胸懷之“寬”,以識才的慧眼、愛才的誠意、用才的膽識、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延攬天下英才。

伴隨著深圳下一步將實行更加開放的人才政策,以及整座城市在科創方面朝著更加源頭、前沿的方向佈局,未來,深圳或許還將迎來“科學家紅利”,構築更高的城市競爭力壁壘。

吸引人才“軟硬兼施”

作為一線城市,深圳堪稱“放下身段”,率先開啟了高標準爭奪人才的先河。

2015年1月1日,深圳開始執行《人才安居辦法》,對落戶大學畢業生發放租房補貼,標準為本科6000元/人、碩士9000元/人、博士12000元/人。

2016年,深圳大幅提高了補貼標準,增加為本科15000元/人、碩士25000元/人、博士30000元/人。對人才落戶也進一步放低了要求,純學曆型人才落戶門檻放寬至大專及以上,對人才入戶量不設指標數量上限。

對於創業型人才,深圳更是稱得上友好。2017年,深圳曾成立人才創新創業基金,基金規模為80億元,投資對象主要為符合深圳市、區政府人才主管部門認定標準的人才創新創業的企業。而這,只是深圳諸多創業資助的形式之一。

在11月1日的全球創新人才論壇上,深圳雲天勵飛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陳寧是演講者之一。他在會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深圳是最適合海歸創業的城市,沒有之一。我過去經常這樣講,我相信未來依然如此。”

陳寧曾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500萬元的啟動資金也好,1000萬元的創業獎勵也好,它可以吸引很多團隊,但這個團隊能不能健康地由小變大,更多需要的是城市的軟環境,這不僅包括技術方面,更包括體製方面。

如果說,可見的補貼、資助、獎勵創造的是“硬環境”,需要長期培育的氛圍、文化、製度或許更是深圳值得稱道和借鑒的“軟環境”。

前海隨身寶(深圳)科技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郭瑋強是一位香港籍青年,他表示,“深愛人才”不只是一句口號,而是政府從方方面面打造適合人才發展的環境,既包括硬件配套的支援,也包括本地開放包容的文化。

今年11月1日,《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條例》正式實施,這是全國首部覆蓋科技創新全生態鏈的地方性法規,首次以立法賦予科技人員科技成果所有權或長期使用權,首個確立公司“同股不同權”製度,首創了政府主導的重大技術攻關製度等。

深圳一位科研機構人士認為,賦予科技人員科技成果所有權或長期使用權,調動了作為生產力要素最重要的勞動者也就是科技人員的積極性,將極大推動科研院所或者大學等研究機構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

另一位醫療投資人則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他一看到關於“同股不同權”的消息時,馬上轉發給了身邊一些朋友,有的人在國外,正在決定回國創業的落地城市,類似這樣的政策有可能會成為影響他們決策的因素。

全球攬才背後的製度探索

從國內城市近幾年的人才爭奪戰來看,各地基本都未脫離深圳的“範式”——提供寬鬆落戶、發放補貼或獎勵、給予其他便利等,更進一步,則是打造更適合人才發展的綜合環境,尤其是更多的就業機會和施展能力的空間。

在人才工作中如何更進一步?一方面,深圳面臨著來自於各大城市的人才爭奪競爭,另一方面,國家也給深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不久前,中辦、國辦印發的《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就提出,建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引才用才製度。

具體措施包括,按程式賦予深圳外國高端人才確認函權限,探索優化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許可審批流程。支援探索製定外籍“高精尖缺”人才認定標準,為符合條件的外籍人員辦理R字簽證和提供出入境便利。為符合條件的外籍高層次人才申請永久居留提供便利。支援探索建立高度便利化的境外專業人才執業製度,放寬境外人員(不包括醫療衛生人員)參加各類職業資格考試的限製。

產業界人士對於深圳吸引國際人才的必要性頗有感觸,而這需要的恰恰是製度層面的探索與突破。

星河產業集團常務副總裁閻鏡予曾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粵港澳大灣區是代表中國參與國際化競爭的,這樣來看,深圳差的是什麼?國際化。怎樣吸引更多的國際化企業、人才來到深圳?這需要營造一種製度環境,包括通關、稅收、信息管控等方面。深圳作為先行示範區,可能更多的不再是示範經濟發展,而是示範製度改革。”

11月1日,在深圳召開的企業家座談會上,大族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高雲峰在發言中提出了一個具體的建議,重大科技課題採用全球招標。

高雲峰表示,採用全球招標,當深圳信譽做出來之後,全球優秀企業在深圳落地產業化,可以輻射深圳的產業鏈。這樣一方面解決招商問題,另一方面解決經費,而且還能解決學術上落地難的問題。如果深圳在全國試行,將能從全球吸引一批人才到深圳。

從城市的發展階段來看,擅長將科研成果產業化的深圳,正在加大基礎研究領域的佈局,客觀上對國際人才尤其是頂尖科研人才的需求更加旺盛。

截至2020年6月底,深圳已擁有國家、省、市級重點實驗室、工程實驗室、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和企業技術中心等各類創新載體累計2600家;全市目前有高層次人才總數超1.7萬,全職院士50人。

“人才是第一資源,要走出一條培養中國研究型人才的道路,從人口紅利到工程師紅利,到科學家紅利。”AI領域頂尖學者、粵港澳大灣區數字經濟研究院理事長沈向洋在上述深圳全球創新人才論壇上如是說。

(作者:王帆 編輯: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