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音樂是一座從舊世界到新世界的橋樑
2020年11月03日06:36

原標題:他的音樂是一座從舊世界到新世界的橋樑

原創 乘以0 經典947

弗拉吉廣場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首都大區的伊克塞爾,是當地文娛活動的一大地標。位於廣場一角的弗拉吉之屋於2002年在原國家廣播研究所的基礎上改建而來,成為這裏重要的跨界音樂演出場所。

每當七月和八月的星期日,弗拉吉之屋就會舉辦“弗拉吉空中音樂節”,曲目以古典音樂為主,同時也涉及當代音樂、爵士樂及世界音樂等多種風格。之所以稱之為“空中”,因為該音樂節的現場觀眾人數相當有限,廣播便成了其主要傳播方式,這在疫情當下顯得更為適合。本週的《947愛樂廳·歐洲現場》將為大家帶來數場“2020弗拉吉空中音樂節”的演出。

©flagey.be

本週四(11月5日)的節目中,我們將聆聽到美國作曲家查爾斯·馬丁·勒夫勒寫於1904年的聲樂套曲《四首詩歌》,儘管這位作曲家的名氣不那麼響,但在某些方面卻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們不妨先來聊一下他。

從某種意義上,勒夫勒是一座從舊世界到新世界的橋樑,他所創作的音樂豐富多彩、具有親切感,甚至當他在國際作曲界嶄露頭角之時,也標誌著美國文化在20世紀初的亮相。

樂評人勞倫斯·吉爾曼這麼說道:“不會再有第二個像他(勒夫勒)這樣的人。在美國,沒有人能夠在個人風格、作曲技法的完美度、音樂的優雅度、思想情感的高尚度上與之媲美”。

查爾斯·馬丁·勒夫勒 ©pastdaily

19世紀中後期,美國開始在古典音樂領域有所突破,但由於缺乏根深蒂固的傳統,依然不得不從歐洲大陸廣納人才,包括樂手、音樂教師、指揮家、作曲家等,其中有不少從德國移民而來,勒夫勒就是其中之一。

這位作曲家、小提琴家和美學家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里“裝點”了波士頓的文化生活(樂評語)。儘管如今看來相當不可思議,但勒夫勒確實曾被視為美國最重要、最主流的作曲家之一,不過他卻從沒有自覺是一位“美國”作曲家罷了。

縱觀勒夫勒的一生,傳奇中籠罩著些許神秘。他聲稱自己來自阿爾薩斯地區(法國的一個舊大區,也是哈布斯堡家族的發源地),然而研究卻顯示他是德國人,出生在柏林附近,原名馬丁·卡爾·勒夫勒,父親曾在普法戰爭中被迫成為階下囚,不久後中風身亡。正是由於這段不堪回首的慘痛經曆,勒夫勒放棄了自己的德國身份,轉而接受了法國文化。

從某種意義上,勒夫勒堪稱“超級移民”,他的成長經曆包括在俄羅斯和瑞士的駐留,後在巴黎學習音樂。20歲時他來到紐約,很快被剛剛起步的波士頓交響樂團聘為助理首席。他為樂團服務了30年,經常演奏自己所寫的作品,要知道他的作曲家身份蜚聲國際。

1887年,他獲得公民資格,並於1909年從樂團退休,在馬薩諸塞州的一個農場內專心從事起作曲和教學工作,過著隱居般的生活,真正培養了對美、自然和野生動物的熱愛。顯然,勒夫勒的文化生活體現出一種貴族式的品味。

美國畫家約翰·辛格·薩金特曾為他作過一副畫像,身材高大修長,鬍鬚修剪得整整齊齊,而他的音樂風格似乎也有著這樣的“氣質”,有評論家形容他是“音樂中的一個奇異幽靈”,無論是外貌裝扮還是音樂作品,都足夠新奇,非常現代,乃至被掛上了“頹廢者”的稱號。儘管晚年的他被看作一個老派而保守的作曲家。

查爾斯·馬丁·勒夫勒 ©gardnermuseum

勒夫勒的音樂避開傳統的古典形式,如交響曲和絃樂四重奏,而是傾向於描述性的體裁,如音詩,致力於以故事情節來支撐音樂,彰顯其中的色彩和主題形象。有人就曾說他的音樂宛若印象派,常能不經意間觸及人的感官情緒。

對當時的波士頓音樂精英來說,勒夫勒的作品有些太過前衛。後來,當他與喬治·格什溫成為好友後,又嚐試在音樂中加入爵士樂元素,這些都引起了極大的爭議。

但不可否認,他作品中有著強烈的精神內涵,如代表作《為四把絃樂器而作的音樂》。1917年,為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第一位犧牲的美國飛行員維克多·查普曼,他寫下了這部深情的作品,其中將格里高利聖詠編織成一曲感人至深的輓歌,復活則成了主基調,意寓對悲傷和痛苦的踰越。

當然,民族身份也是一把雙刃劍,一戰過後,一些德國移民的職業生涯面臨著不小的變數,法國陣營取而代之,成了新的藝術典範,很多年輕作曲家開始湧向巴黎而不是柏林進行音樂深造,科普蘭就是其中之一。

對於科普蘭和艾夫斯這些在當時尚屬美國音樂界的新人來說,勒夫勒的音樂似乎顯得古板和保守,過於歐洲化,有批評他“像是脫離了現實世界”,他的訃告中也指出:因為他選擇不在音樂中喚起摩天大樓和工廠的新世界,因而被認定為一個逃避現實的人,一個像牙塔內的美學家。

拉小提琴的勒夫勒畫像 ©gardnermuseum

勒夫勒的聲樂套曲《四首詩歌》將在週四(11月5日)的節目播出,其中第一、二、四首選自19世紀法國詩人夏爾·波德萊爾的詩作,第三首選自19世紀法國詩人保爾·魏爾倫的詩作。

第一首“粗啞的鍾聲”描繪冬夜裡一口年代悠遠的老鍾在霧中發出沉著、渾厚的鳴響;第二首“讓我們跳吉格舞吧!”是一首情歌,讚詠所愛之人的眼睛如星光一樣美麗,反複邀請她一起跳舞;第三首“在森林中呼嘯的號角聲”著重描繪了狼隨著山林間悲鳴的號角聲哭泣的意象;第四首“小夜曲”是一首反諷的情歌,歌者一邊向他的情婦唱著曼陀鈴伴奏的小夜曲,一邊把自己的歌聲比作午夜中墳墓深處死屍所唱的歌。究竟是現代還是保守?各位聽客可自行判斷。

《947愛樂廳-歐洲現場》收聽方式:打開收音機,調到FM94.7經典947,或是用手機打開阿基米德APP搜索“947愛樂廳 歐洲現場”,即可收聽。

2020比利時弗拉吉空中音樂節

11月3日(週二)20:00放送

鋼琴:克萊爾·德塞爾

貝多芬《d小調第十七鋼琴奏鳴曲“暴風雨”》

舒曼《貝多芬主題變奏練習曲》

約爾格•威德曼《11首幽默曲》選曲

舒曼《C大調幻想曲》

2020比利時弗拉吉空中音樂節

11月4日(週三)20:00放送

小提琴:安德烈·巴拉諾夫

鋼琴:瑪琳娜·巴拉諾娃

舒伯特《D大調小提琴奏鳴曲》

貝多芬《A大調第九小提琴奏鳴曲“克魯采”》

埃奈斯庫《a小調第三小提琴奏鳴曲》

2020比利時弗拉吉空中音樂節

11月5日(週四)20:00放送

摩羯宮三重奏

弗蘭克·布里奇 三首藝術歌曲

《彼此相距甚遠》

《我們的靈魂去哪了?》

《芳愛猶在》

勃拉姆斯 兩首藝術歌曲

《滿足的渴望》和《搖籃曲》

阿道夫·佈施

為女高音、中提琴和鋼琴而作的《三首歌曲》

(《陰影變得越來越暗》、《悲中之喜》和《天堂的眼睛》)

聖-桑 藝術歌曲《夜晚的小提琴》

李斯特 藝術歌曲《哦,為什麼》、《被遺忘的浪漫曲》

查爾斯·馬丁·勒夫勒 聲樂套曲《四首詩歌》

波爾多夫斯基 藝術歌曲《夜晚》

2020比利時弗拉吉空中音樂節

11月6日(週五)20:00放送

單簧管:安妮莉恩·範·沃夫

鋼琴:澤韋林·馮·埃卡德施泰因

舒曼《幻想小品集》

費盧西奧·布Sony《幻想曲》

貝爾格《四首單簧管與鋼琴小品》

舒伯特《E大調柔板》

勃拉姆斯《降E大調單簧管奏鳴曲》

2020比利時弗拉吉空中音樂節

11月7日(週六)20:00放送

小提琴:維內塔·塞雷卡

鋼琴:阿芒丁·薩瓦里

莫紮特《G大調第二十七小提琴奏鳴曲》

莫紮特《F大調第二十四小提琴奏鳴曲》

莫紮特《e小調第二十一小提琴奏鳴曲》

莫紮特《A大調第三十五小提琴奏鳴曲》

2020比利時弗拉吉空中音樂節

11月8日(週日)20:00放送

費尼克斯三重奏

讓·克哈斯《絃樂三重奏》

魏因貝格《絃樂三重奏》

莫紮特《降E大調嬉遊曲》

由經典947(FM94.7)與歐洲廣播聯盟(EBU)合作呈現,全國唯一一檔每天播出來自歐洲名家名團與音樂節最新現場音樂會實況的節目。自開播之日起就受到聽眾和業內專家的密切關注與一致好評,頗具影響力。

廣播收聽方式:上海地區聽眾可打開收音機調至FM94.7收聽

手機收聽方式:下載阿基米德APP,搜索“947愛樂廳 歐洲現場”,進入節目社區收聽及回聽往期節目

主播/統籌:周婕

編輯製作:周婕、小鈴、晨曦、應玥、長纓

融媒體:應玥、晨曦

監製:舒強、顧振立、紅柳

撰文:x0

原標題:《947愛樂廳·歐洲現場 | 他的音樂是一座從舊世界到新世界的橋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