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愛遺恨 鄭秀文 蔡卓妍
2020年11月02日13:08

某年某月某日,你一個人走在美國加州聖荷西的街頭,遠遠看見一個多年未見的舊友,對方正遇上一點小麻煩,你會選擇:

一、視而不見,就讓從前的記憶隨陽光消逝。

二、出手幫忙,互問安好,約對方得閒飲茶,之後永不再見。

三、出錢出力,幫到盡之餘,得知對方未有落腳處,更邀請對方回家暫住,就算你和另一半,其實隱藏?天大秘密。

正常人,應該都會揀一或二,《聖荷西謀殺案》中鄭秀文卻竟然選擇三,把蔡卓妍帶回家中,繼而引發往後的一切事。

人生中突然興之所致,作出的一個稍為特別的決定,幾個人的未來都就此完全改變。

「就如結局時的那一句,因為一時的貪愛,改變了所有事。」鄭秀文如是說。

如果那一刻,她選擇「視而不見」或「幫完就走」,世事也就完完全全地不一樣。

鄭秀文說相信每個人的選擇,正是決定命運的重點。

「所以一定要擇善而為,很重要。」

蔡卓妍卻說,相信人生既是「選擇」,亦是「命運」本有安排。

「有些事,要來的一定會來,但人可以選擇是樂觀或是悲觀面對。」

人生無常,我們未必知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只是你的任何一個抉擇,可以讓你上天堂,也有可能令你萬劫不復。

電影或現實,其實都一樣。

撰文☆梁文威 攝影☆梁比利 設計☆黎志堅

場地☆THE CROWN(THE EMPEROR HOTEL)

On Sammi

髮型☆Joey Hui @Hair culture

化妝☆San Chan

形象☆Tanglai, Tungus Chan, Matthew Chan

服裝☆StellaMccartney

飾物☆APM monaco

On Sa

髮型☆Heibie Mok @ Hair culture

化妝☆Yannes lee @ndnco.co

形象☆Pipa Creative

服裝☆Lane Crawford, Gucci

首飾☆Tiffany & Co.

一念天地

在拍攝這套電影前,鄭秀文刻意地避開不看原創的舞台劇,因為不想被影響。

「我只知道,電影和舞台劇的結局稍有不同,我沒有看,怕自已會copy了。為了這套戲,我是特別去令自己不似鄭秀文。」

為了顯示一個正常女性的身型,本來超級「鋼條形」的她,特別增肥十多磅,就是為了這個角色。

「我希望戲中人與真正的我有分別,只要肥瘦有不同,行路、講說話的方式也會有不同,刻意變成不是鄭秀文,當中有一、兩場親熱戲,是真的不能太瘦。」

戲中的角色阿Ling很深沉,卻讓她演得很enjoy。

「她其實很善良,所以會幫人,但潛藏意識又很喜歡擺布其他人,到最後觀眾可能會對她有很不同的感覺,有人覺得她抵死、有人覺得可憐,但這就是人生,是很多樣化的。」

「雖然我是一個基督徒,不是佛教徒,但『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這句話真的很好,人的一個善念或者一個惡念,會製造出很大的變化,所以任何時候都一定要擇善。」

拍攝過程很開心,更與蔡卓妍因為工作而成為朋友。

「十七年前合作過拍攝《戀上你的?》,其實兩套戲戲種不同,不過我感覺到阿Sa和以前不同了。這次我們多了相處時間,終於可以成為真正朋友。上次合作其實只是見了一、兩次,亦沒有甚麼交流。」

闖進漩渦

說到十七年前的合作,蔡卓妍其實更感慨。

「想一想,當年自已還是新人,好怕醜,根本就不敢、不夠膽去和前轝說話。」

「我很欣賞Sammi的演出,她的角色是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反差很大很有驚喜。反而我的角色比較天真、簡單,就是一個本來無害的女仔,在命運的驅使下,闖進了一個旋渦,也把事情搞得更糟,最後選擇逃避!」

倒是在這樣一套縣疑電影中,蔡卓妍竟然有不少「動作」鏡頭。

「是真的打鬥場面,我們真打的,真係打落去,碌落樓梯也是真的碌落去。」

▲戲中鄭秀文、蔡卓妍和佟大為三個主角,各自背負和隱藏?重大秘密。拍攝地聖荷西陽光普照、風光明媚,劇情卻是深沉中帶?黑暗。

▲鄭秀文和蔡卓妍在《聖荷西謀殺案》中,是相隔十七年後再度合作。Sammi說現在的阿Sa,比當年成熟了很多。

珍惜感恩

因為疫情,戲院剛剛重開,《聖荷西謀殺案》當然亦受影響,經過多次延期調整,終於可以在九月尾上映。

其實香港人經歷了這一年,還有甚麼未見過?面對疫情帶來的停頓,鄭秀文始終處之泰然。

「這幾個月來,有很多工作都停頓了,但停下來也是某種開始,可以開展另一種生活方式,讓我有機會也有時間,看到更多自己的真正想法,以前會覺得工作緊要,但現在知道人命才是最重要的。」

珍惜一切,因為這一秒不知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同時也更懂得感恩。

「我不是媽媽,沒有小朋友,所以沒有太緊張,有需要時還是會出街,會去做運動,但最主要是去買?,我日日都買?煮飯的。」

就算是疫情最嚴重期間,鄭秀文也有去做義工,探訪一些低收入家庭。

「我去探訪一些?房家庭,看到他們住的地方,只有幾十呎,有些簡直就是一個櫃,而我能夠有一個舒適的家,有這樣的環境,真的不要呻悶。」

今年餘下的日子究竟會如何,無人可以預料,鄭秀文卻是早有計劃,準備做唱片錄歌。

「我好想唱歌,其實早就選了很多歌,最想做就是這件事。早前聽到加連威老道有一間碩果僅存的光碟舖,日日播我的演唱會DVD,其實很感動。到現在這個時候,仍然有人為廣東歌做事,這種熱血讓我感覺很溫暖。」

隔離之後

對疫情的影響,蔡卓妍或許感受更深。在馬來西亞拍戲期間遇上封城,回港後被隔離十四天,讓她有很深的體會。

「我以前對所有事都很有計劃,喜歡想未來應該如何如何,很有壓力。到疫情爆發,才發現原來世事真的沒有計劃可言,甚至是連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也不會知,一個不好彩,可能就已經要講Bye Bye,所以一定要過好每一日,每一個今日,都是最重要的一日。」

話雖如此,但對蔡卓妍來說,疫情能夠減退,出入較為正常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繼續「開工」。

「等到可以再去馬來西亞時,第一件事就是回去完成電影。現在也一直有睇劇本,大家也不知道何時可以開放,這樣也有好處,就是讓所有人都有較多時間去準備演戲,可以理解和沉澱更多。」

疫情也讓蔡卓妍有時間,重新聯絡到舊同學,也讓她可以有更多時間,去準備明年的大活動。

「明年就是Twins二十年了,可以想想如何紀念吧!」

Fatal Visit

《聖荷西謀殺案》的英文名是Fatal Visit,致命的會面。

電影中那場致命的會面,或許是發生在聖荷西。

現實生活中,卻隨處都是Fatal Visit。一句說話、一個決定,影響萬千。

身邊的伴侶做了錯誤的決定,鄭秀文是選擇讓一切過去?最後原諒對方?

「我覺得要過去都會過去,凡事都會過去,所有感受都會過去,所有發生過的事,最後都會成為過去。就讓時間過去囉!所以時間是最好的一樣事物。」

有關許志安,她還說了不少。

「我覺得最重要是他如何處理人生,過了這一年,要如何去面對、重拾做人做事的信心,這一切我都沒有甚麼可以幫的事,一切都是靠他自己,也沒有辦法幫他抵擋任何事。」

我想,鄭秀文的意思,是每個人最後都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無法逃避,只能承擔。

就如電影中,阿Ling最後還是要獨自面對一切後果。

▲鄭秀文近月來最關心的,是十五歲病重的愛犬。疫情期間工作暫停,反而讓她可以花更多時間陪伴。

▲鄭秀文、蔡卓妍有不少共同朋友,早前兩人就探望另一好友周勵淇和其初生兒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