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到便便?刷到前任秀恩愛?他們做了一個關於噁心的研究
2020年11月01日21:16

原標題:踩到便便?刷到前任秀恩愛?他們做了一個關於噁心的研究

原創 秋田君 果殼

你還記得自己上一次產生噁心的感覺是為什麼嗎?

暈車、孕吐、吃了個蒼蠅、踩到一腳屎、刷到ex在社交媒體上秀恩愛、聽聞一件手段極其殘忍的虐殺案件……儘管讓人極度不適,但能產生這種感覺,對人來說卻是一種相當關鍵的能力。它在提醒你,有東西會給你帶來極大麻煩,能避就避開唄。

哲學家康德是最早觀察這種情感的人之一,他認為噁心是醜陋或不滿的一種極端形式,阻礙了我們的享受;達爾文在《人類和動物的表情》中也專門寫到過噁心,他提出這種感覺主要是和食物帶來的冒犯有關;至於弗洛伊德的看法,不用細想都能猜得到,噁心是用來壓製不適當慾望的;最近還有一些科學研究提出了不少證據,支援噁心在維護道德秩序方面的作用。

瑞典港口城市馬爾默有一家“噁心食物博物館”,展示了80多種來自世界各地的噁心食物,但說實話中國吃貨看過以後表示基本無壓力……上面這張圖顯示的是津巴布韋的莫帕尼蠕蟲 | Anja Barte Telin / The Disgusting Food Museum

什麼會讓人覺得噁心?

既然噁心的功能如此重要,我們又該如何鑒定人身上的這種能力呢?

賓夕法尼亞大學文化心理學家保羅·羅津(Paul Rozin)是較早提出“噁心量表”(DS)的先驅之一。1994年,他的團隊發表了一個七因素模型,認為噁心主要有如下幾種輸入方式:衛生、動物、身體排泄物、性、交感聯想、身體屏障侵犯和食物。在這份表格中,一共有32個評分項,令人印象深刻的幾個包括“在公共廁所里看到沒有衝洗的大便”、“有個人把假眼球從眼窩裡拿出來”、“事故後有人的腸子流了出來”以及“發現你一個朋友每週只換一次內衣”。

光是想像都會覺得好噁心啊 | gratisography.com

2007年,以範德堡大學強迫症研究專家邦米·奧拉圖吉(Bunmi Olatunji)為首的幾位學者對DS做了個修訂版(DS-R),把噁心主要歸納為三大類,分別是基本噁心、動物提示的噁心和汙染帶來的噁心。差不多同一時間,原新墨西哥大學心理系的約書亞·泰布爾(Joshua Tybur)等人基於演化知情假設的一些觀點,給出了更具理論性的分類標準。他們的三領域噁心量表(TDDS)主要涉及以下三個方面:預防感染、優化擇偶、通過懲罰和/或逃避來調節他人的社會行為。

近年來,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的生物人類學家瓦爾·柯蒂斯(Val Curtis)教授,繼續接過了“噁心學”研究的接力棒。她曾在印度和非洲一些地區參與過當地的衛生運動,為成千上萬公共廁所的投建奔走呼籲,並向當地人們普及洗手的重要性。2018年,她和布魯內爾大學生命科學系的邁克爾·德巴拉(Mícheál de Barra)博士,在英國皇家科學學會旗下的著名期刊《哲學彙刊B》(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B)上合作發表了一篇文章,提出了一個新的六因素噁心結構。(你別看這份期刊名寫的是哲學,它其實是世界上最悠久的科學期刊,當年牛頓、胡克等科學界傳奇人物的重要論文都是發在這裏的)

手持一塊糞便(不知道是不是模型)的Val Curtis教授

Mícheál de Barra博士

這篇名為《病原體厭惡的結構和功能》的論文明確提出,噁心是人體和動物體內的病原體迴避系統觸發的一種保護行為。

六大讓人感覺噁心的因素

當代流行病學理論將能夠威脅人類的疾病主要傳播途徑分為以下六種:

(1)直接的人際接觸;

(2)人與人之間通過氣溶膠飛沫傳播;

(3)人際性接觸;

(4)與次要宿主或媒介接觸——如囓齒動物或昆蟲;

(5)攝入受汙染的食物或水;

(6)接觸病原體(或其汙染物)。

柯蒂斯教授和德巴拉博士提出,我們應該參考這個分類把噁心有原則有依據地分一分。

這年頭,在線調查已經成了很多科研人員的研究利器。為了建立新量表,柯蒂斯他們也選擇了在Facebook上進行被試招募。想想看,當你無聊地刷著微博時眼前突然跳出一個廣告,上面寫著“快來參與一個研究啊,研究下什麼東西會讓人噁心!”你會不會毫不猶豫地點進去?

就這樣,有2742名熱心人士遞交了問卷,其中高達2679份都是有效問卷。來看一看大家都回答了些什麼問題——

看到桌上殘留了一些鼻涕;

在地鐵上,您被迫挨著有異味和油膩頭髮的人;

摸到門把手上黏黏的;

看到廁所里有沒衝的糞便;

跟一個陌生人握手時發現對方的手變色了,還有結痂;

坐在飛機上,身後有個人在嘔吐;

把內臟從生雞體內取出;

光腳踩到了一條蛞蝓;

在廚房裡發現死老鼠;

去裝滿各種垃圾的垃圾桶里翻找丟失的文件;

發現你的伴侶曾經買春;

在醫療電視節目中,看到男性生殖器上的水泡;

伴侶的生殖器上有紅點;

朋友跟你展示了ta身上大塊的滲出性病變;

吃洋蔥味的冰淇淋;

……

針對以上描述,被試們需要在一個類似於進度條那樣的打分條上,選出每個評分項在自己內心引起的噁心程度,從0分(完全不噁心)到100分(極度噁心)。可以說是比較壯觀的大型在線噁心調查了。研究人員參考了之前的DS-R和TDDS,並增加了很多選項,一共達到72個。

這些問題被他們分成了六大類:第一類和衛生有關,表現為那些不衛生的行為或物理證據;第二類和動物/昆蟲有關,如代表疾病載體的小鼠和蚊子;第三類和性行為有關;第四類和非典型外觀有關,包括異常的身體形態,畸形,喘息或咳嗽等;第五類和病變有關,與體表感染跡像有關的刺激,例如水皰、瘡或膿液;第六類和食物有關,顯示變質跡象的食品等。

動物、非典型外觀、食物、衛生、身體損傷、性等六大類因素引起噁心程度的性別差異 | 參考文獻[4]

研究者針對性別和年齡兩個橫軸參數分別建立了噁心分佈圖表。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女性對所有六類刺激的噁心評價都比男性更高,但性別差異的程度各不相同。其中因為性和動物引起的噁心差異最大,非典型外觀引起的噁心差異最小。

此外,除了對衛生的敏感度與年齡無相關性,其他因素引起的噁心程度都和年齡呈負相關,就是說年齡愈大,包容性愈大——不奇怪,見多了。

人的噁心敏感性普遍會隨著年齡而下降 | 參考文獻[4]

雖然問卷中使用的選項都來自於與避免傳染病有關的提示,但論文在結論部分指出,其他選擇壓力很可能影響了情緒的演變,這些選擇壓力在惡心繫統發育過程中的相對重要性需要做進一步的探討。他們也提到,更細緻的量表對於瞭解我們大腦的情緒結構以及用於公共衛生工作的指導,是有著非凡意義的。

不管怎麼樣,這份量表的建立過程似乎再一次說明,噁心是一種令人欲罷不能的迷人情緒,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也很想去從頭到尾做一遍呢……

悼念Val Curtis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