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糧食供需並無缺口
2020年11月01日05:49

  原標題:中國糧食供需並無缺口

  來源:中國經濟網

  今年我國糧食生產經受了疫情、洪災、颱風、降雪以及草地貪夜蛾等重重考驗,仍有望再次獲得豐收。經濟日報記者從有關方面獲悉,今年我國糧食總產量有望再超6.5億噸,穀物供應充足,中國有能力端牢飯碗。

  糧食供需並無缺口

  日前,有研究機構發佈報告稱,到2025年,我國有可能出現1.3億噸左右的糧食產需缺口,其中穀物產需缺口約為2500萬噸,一些人士據此認為中國將面臨缺糧。

  事實上,糧食產需存在缺口,並非糧食供需有缺口。目前,我國糧食庫存充足,庫存稻穀和小麥夠全國消費者吃一年以上,玉米自給率超過95%,糧食供應完全可以滿足市場需求。

  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習銀生告訴記者,糧食產需缺口與供需缺口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產需缺口是指年度產量與需求相比存在不足的情況,不足的部分就是產需缺口。供需缺口是指供給不足以滿足消費需求的情況,糧食供給量除了產量以外,還包括年度庫存的有效供應量和進口量,目前我國糧食不存在供需缺口。

  我國糧食產需缺口擴大也並非始於今年,主要原因是中國大豆產能有限。我國大豆年需求量約1.1億噸左右,90%以上的大豆需要進口。進口大豆的80%加工成飼料,20%加工成食用油,對口糧安全幾乎沒有影響。穀物主要包括小麥、稻穀、玉米、大麥、高粱等,其中小麥、稻穀和玉米並稱三大主糧,小麥和稻穀統稱為兩大口糧。根據2019年我國發佈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我國小麥和稻穀兩大口糧自給率超過100%,穀物自給率超過95%。

  目前,我國穀物處於產需基本平衡狀態,不存在明顯的產需缺口,但存在結構性矛盾。習銀生認為,我國穀物產需缺口2500萬噸,主要指的是玉米產需缺口。玉米存在較大產需缺口,也並不是因為我國生產能力不夠,而是近年來我國推動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動作為和必然要求。目前玉米產需缺口擴大隻是供求關係調整的階段性問題,而不是長期問題。今後在市場機製的作用下,我國玉米生產完全有可能恢復增長,產需缺口有望逐步縮小,並實現基本平衡。

  雖然我國玉米產需存在缺口,但供需並無缺口。從產量看,雖然今年受颱風影響有所下降,但仍高於去年。從庫存玉米銷售來看,今年我國臨儲玉米庫存拍賣成交超過5600萬噸,其中有些尚未出庫,有些出庫後並未消費,而是從國家庫存轉入民間庫存,按照出庫進度計算,預計有2000多萬噸臨儲拍賣玉米將結轉至下年度消費。從進口來看,今年1月至7月,進口玉米457.0萬噸,同比增30.7%,市場供應完全沒有問題。

  疊加因素導致糧價波動

  農業部門的數據顯示,今年夏糧、早稻實現增產,產量達到3402億斤,比上年增加44.8億斤,特別是早稻扭轉了連續7年下滑勢頭。秋糧收穫已近尾聲,預計全年糧食產量再創曆史新高,將連續6年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把飯碗牢牢端在了自己手上。

  習銀生認為,疫情對糧食生產基本沒有明顯影響,洪災雖然影響了部分地區水稻生產,但從全國全局來看,降水充足的年份對糧食生產總體有利,豐產概率大。東北地區連續三次颱風,造成東北部分地區玉米倒伏,但由於前期玉米長勢普遍較好,颱風發生時,東北玉米大多產量已經基本形成,實際所受影響較為有限。

  糧食庫存充足是穩定市場的“定海神針”。我國糧食庫存由政府儲備、政策性庫存和企業商品庫存三大類組成。政府儲備包括中央儲備糧和地方儲備糧,是保障糧食安全的“壓艙石”。政策性庫存是國家實行最低收購價、臨時收儲等政策形成的庫存,庫存數量相當可觀,常年在市場公開拍賣。國家糧食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29日,今年共計組織國家政策性糧食拍賣專場203次,拍賣總量達到9695.6萬噸,有效滿足了市場需求。企業商品庫存是指企業為了經營周轉需要建立的自有庫存,目前入統企業有4萬多家,庫存數量也不小。“近年來我國糧食企業經營風險意識進一步增強,多建庫存、多掌握糧源的意願明顯提高,目前入統企業商品庫存同比增長了20%以上。”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糧食儲備司司長秦玉雲說。

  糧食供應有保障,但今年水稻、小麥和玉米價格均出現不同程度上漲,特別是10月份以來,東北地區玉米價格上漲幅度較大。習銀生認為,今年糧食價格上漲是多種因素疊加作用的結果。首先,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引發了國際社會對糧食安全問題的擔憂,一些國家採取了限製出口等措施,推動了國際糧價上漲,並傳導至國內,影響了糧價走勢。其次,颱風使東北部分地區玉米倒伏,導致玉米收穫成本明顯增加,推動玉米價格上漲。同時玉米收穫和上市後延,農民惜售進一步強化了玉米漲價預期。再次,市場炒作對糧食漲價的助推效應非常明顯。今年以來,熱錢炒作玉米等價格上漲預期明顯,頻繁炒作天氣、疫情等話題,對糧價上漲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從糧食安全到食物安全

  糧食安全具有一定的層次性,一般可分為口糧安全、穀物安全和糧食安全三個層次。目前,我國已經實現了“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目標,糧食安全形勢處於曆史最好時期。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確立了“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國家糧食安全戰略,明確要依靠自身的力量,集中國內主要資源確保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國家糧食安全戰略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程國強認為,經過多年堅持不懈的努力,我國建立了“三位一體”的糧食安全保障機製,即以確保口糧絕對安全為核心的國內糧食生產體系;以應對各類突發事件、維護市場穩定為重點的糧食儲備體系;以統籌利用國際糧食市場和資源為目標的全球農產品供應鏈,三者互為支撐、協同一體。其中,國內糧食生產體系與儲備體系,體現了“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糧食安全方針,而全球農產品供應鏈是“適度進口”的政策設計和路徑選擇,通過適度進口大豆、肉類等非主糧農產品,緩解國內水土資源不足壓力,集中農業資源確保口糧生產。

  糧食安全,實際上是食物安全。根據1983年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定義,糧食安全的目標是“確保所有人在任何時候既能買得到又能買得起所需要的基本食品”。如今,我國糧食安全已經從追求“吃得飽”向“吃得好”轉變,審視糧食安全的視角已經從糧食安全轉向食物安全,在確保“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基礎上,不斷拓展食物來源。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我國糧食剛性需求在增加的同時,食物消費結構也在發生重要變化,口糧消費逐步下降,雜糧、蔬菜、瓜果、水產品、畜產品等的消費不斷增加。“一降一增”之間,折射出的是我國消費者食物需求更加多樣化的趨勢。

  “在食物消費多元化的新形勢下,必須要樹立大食物安全觀,要重視‘米袋子’安全,也要重視‘菜籃子’安全,構建多元化的全食物產業體系,滿足人們日益多元的食物消費需要,在更高層次上保障居民食物和營養需求。”習銀生說。(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劉 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