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最新的工資帽變化,能催生出下一支勇士嗎?
2020年10月31日16:04
NBA總裁施華
NBA總裁施華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各大體育聯賽因疫情大流行或停擺,或空場比賽,無法出售賽事門票。

  這筆收入的損失,無疑令各項賽事的營收都打了大折扣。

  對於有工資帽製度、且工資帽與賽季收入掛鉤的NBA來說,收入的銳減更是令人擔憂的麻煩。

  前幾天,NBA薪資專家波比-馬克斯做客名記紮克-洛維的節目時談到,根據多支球隊從聯盟辦公室收到的信息,下賽季工資帽預計不低於1.09億美元,到21-22賽季還可能有大幅提升。

  不論是球隊高管、球員還是媒體,都盯著新賽季的工資帽是否會縮水,畢竟這將決定著聯盟以何種方式繼續運行。

  在談及新賽季工資帽變動將帶來何種影響前,讓我們先弄清楚,工資帽究竟有什麼用?

  工資帽意義:勞資雙方的博弈

  按字面意義解釋,工資帽就是每支球隊總工資的上限,老闆每個賽季給球員發的工資,不能超過這條線。

  這項製度的初衷,是為了防止聯盟中出現不計投入產出的土豪、將人才攬入單一球會,出現獨大的局面。從而使得聯賽的比賽具有懸念。

  舉個極端的例子,比如某一支球隊新來的老闆是世界首富,可以給聯盟的巨星們開出其他球隊完全達不到的工資,把聯盟前五的球員都招到自己的球隊來,年年奪冠軍。

  如果國內中超或者CBA某支球隊把國家隊隊員都高薪攬走,板凳上坐的都是國手國腳,家裡二隊三隊還養著當打之年的球員,你其他球隊只能用16歲小孩。那還沒比賽,這冠軍歸屬就已經定了。

  工資帽製度就是為了製約這種極端情況,而製訂的。但其也有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

  NBA在1946-47賽季就開始試驗工資帽製度,但短短一個賽季便宣告結束。

  那個賽季NBA的工資帽被設定在55000美元,身兼三職(球員、宣傳總監、商業經理)的底特律獵鷹隊球員湯姆-金拿到了聯盟最高的16500美元,占工資帽的30%。

NBA1946-47賽季開始試驗工資帽製度
NBA1946-47賽季開始試驗工資帽製度
 

  現在看來,其實占工資帽30%不是一個誇張的數據,但隨著球員影響力的提高,工資帽30%比例的薪資,已經難以滿足球員的胃口。

  1984年,NBA正式採用工資帽製度以限制球員工資,並且沿用至今。

  但很長一段時間里,製度的不成熟令工資帽只對自由球員簽約存在限制(與本隊球員續約不受此限制)。再加上NBA採用軟性工資帽,並且不限制球員的最高工資,導致了球員薪水方面出現過一些亂像。

  比如1997年,有意離開公牛和紐約人簽約的米高佐敦,就迫使公牛為他開出一份天價合同,以留住這位籃球界的金字招牌。

公牛向佐敦提出超過工資帽的天價合同
公牛向佐敦提出超過工資帽的天價合同

  當時的工資帽只有2690萬美元,但佐敦卻想要一份年薪3000萬美元的合同。

  公牛不得不利用鳥權(即拉利-布特條款,允許母隊在超過工資帽的情況下與在本隊打滿三年的老將續約),向佐敦提出一份個人工資超過工資帽的天價契約。

  除了佐敦之外,很多球星也拿到了遠超工資帽30%(807萬美元)的薪水。

  據統計,那一年有9名球員年薪超過1000萬美元,除了3314萬美元的佐敦,當時的球員工會主席帕泰利克-伊榮也拿到了2050萬美元的超級合同。

  霍勒斯-格蘭特、奧尼爾、大衛-羅賓遜、莫寧、祖雲侯活、奧拉祖雲、加里-佩頓的年薪都在1000萬-1400萬的區間內。

  與大家印象中可能不太一樣,球員當時在工資方面的議價能力很強,NBA最早的億元合同,也是在當時產生的。

  這種漫天要價的情況,必定會引起資方的不滿;同時,高水平球員拿走了大部分薪水,也就不可避免地壓縮了中低檔球員的待遇。

  所以,在1998-99賽季的勞資談判時,資方為了杜絕這種單人工資嚴重超工資帽的“不合理現象”,通過談判確定了頂薪(單個球員年薪占球隊總工資的25%,根據球員效力一隊的年限可上浮,最高不能超過35%)和中產合同(允許球隊在超過工資帽的情況下聯盟平均年薪簽約球員)的界限,以及奢侈稅懲罰的原則(奢侈稅從2002年開始實施)。

  由於工資帽和球員的薪水息息相關,決定了球員的收入與老闆的支出,所以這必然常常在談判桌上引起雙方的意見分歧。幾乎每次勞資談判,工資帽問題都會是勞方和資方博弈的重點。

  在2005年的勞資談判中,工資帽被確定為對勞方更友好的“聯盟籃球相關收入的57%”。

  但在2011年的勞資談判中,資方扳回一城,將工資帽減少到“籃球相關收入的51.2%”。

  同時,勞方也不甘示弱地為資方劃了一道“窮人線”,強製每支球隊每年的工資支出至少要達到工資帽規定的90%,以保障球員的福利。

  不過,資方和勞方也有少數時刻能夠迅速達成共識。

  比如2016年的勞資談判就很順利,沒有造成停擺。雙方很快達成了協議,讓工資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究其原因,是NBA簽下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轉播合同,收入大幅度增加,資方也不需要摳摳索索地費盡心機“剝削”勞方了。

  16-17賽季的工資帽,從上一年的7000萬美元一下暴漲至9414萬美元,開啟了NBA的新時代。

  暴漲的工資帽是一把雙刃劍

  這次工資帽的瞬間暴漲,引發了很多問題。

  很多球隊一下子擁有了額外的薪資空間,而自由市場里的優秀球員又極其有限,但球隊又必須花掉這些錢。

  很多本拿不到高薪的球員,成為了“風口上的豬”,一夜之間創造了許多溢價的“垃圾合同”。

  比如4年6400萬的莫斯高夫,4年7200萬的鄧恩等等。

  他們是風口上的寵兒,也是風口上的“受害者”。

  為何這樣說?因為從此之後,他們就背上了“高薪低能”的黑鍋。而實際上,這些球員原本是具備一定實力的,只是聯盟工資帽的劇烈變動,給他們帶來了這意外的煩惱。

  直到現在,剛剛奪冠的湖人,每年還需要向鄧恩支付500萬美元的工資,直到2021-22賽季結束。

湖人每年還需向鄧恩支付500萬美元工資
湖人每年還需向鄧恩支付500萬美元工資
  

  另一方面,工資帽的暴漲也製造了一些性價比極高的“童工合同”。

  在居里的生涯早期,由於頻繁的傷病他一度被視為玻璃人,結果新秀合同結束後,只能與勇士簽下4年4400萬美元的合同。

  之後勇士又提前與基爾-湯臣和祖蒙特-格連頂薪續約,這樣的行為曾遭遇媒體和球迷的廣泛質疑,被認為是花錢大手大腳。

  但隨著工資帽的暴漲,這些合同佔據的薪資空間變得不值一提。

  也正因為有這樣的“先見之明”,勇士才能夠在隊內已有三巨頭的基礎上籤下杜蘭特,造就了名垂青史的超級球隊。

  特殊時期下的風險與機遇

  在疫情大流行之前,工資帽的逐年上漲,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此前媒體曾預測,NBA2020-21賽季的工資帽將高達1.15億,但如今在NBA因疫情流行損失超過10億美元的情形下,下賽季的工資帽無疑很難達到這個水平。

  據熟悉內情的消息人士說,勞資雙方都努力通過談判,儘量不讓工資帽崩潰,造成球員工資大幅下降。

  馬克斯透露,20-21賽季的工資帽將維持在1.09億美元,與本賽季持平。估計這一消息可以讓球員們鬆一口氣了。

馬克斯透露下賽季工資帽維持在1.09億美元
馬克斯透露下賽季工資帽維持在1.09億美元
 

  雖然這聽起來是個不錯的談判結果,但原地止步的工資帽,仍然會對聯盟的薪資結構產生一定影響。

  畢竟球員的工資這麼多年都是逐年上漲的,而且對於一些意在組建豪華陣容的超級球隊,工資帽雖然只是比原定的少了600萬美元,但繳納奢侈稅的風險還是增加了。

  按照奢侈稅的規定,超過500萬-999萬美元部分的每1美元,需要支付1.75美元的奢侈稅;

  超過1000萬-1499萬美元,每1美元要交2.5美元;超過1500萬-1999萬美元的部分要交3.25美元;

  超過2000萬美元不僅每一塊的罰金高達3.75美元,而且每500萬還要再增加0.5美元。

  如果是在最近四年里有三次觸發奢侈稅,那麼罰金的數額還要更高,稱之為重複奢侈稅。

  在疫情大流行的情況下,支付高昂的奢侈稅絕對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曾經的超級球隊勇士,雖然本賽季戰績聯盟墊底,但下賽季卻將滿足重複奢侈稅的觸發線,1.48億的薪水將會給他們帶來高昂的罰金。

  聽起來,在工資帽緊縮的情況下,組建超級球隊變成了空談。尤其是那些在過去的工資帽預期下談攏的頂薪、甚至是超級頂薪合同,溢價程度似乎更勝以往。

  比如同在2017年通過“指定老將條款”分別與巫師和火箭提前續約的約翰-禾爾和夏登,就令各自的母隊承擔“先花未來錢”的苦果。

  根據“超級頂薪”的標準,球隊可以為他們的指定老將提供工資帽30%-35%之間的薪水,禾爾和夏登的這份超級頂薪都在2019-20賽季生效,年薪達到工資帽35%,也就是3800萬美元。

  原本合同薪水的漲幅與工資帽的漲幅是一致的,如果按照下賽季原本預測的1.15億工資帽,那麼兩人下賽季4100萬的年薪也還是占工資帽的35%。

  但現在工資帽止步不前的情況下,4100萬的年薪將變成工資帽的37.8%,球隊補強將受到更大的限制。

  不過,在工資帽緊縮的環境下,仍然存在一些特別的機遇。

  由於勞資談判早就確定了頂薪、中產、新秀、底薪等各級別球員的薪資比例,不再是佐敦年代那樣漫天要價的情形。

  雖然工資帽緊縮將給簽約補強帶來難度,但事實上卻是那些在這個休賽期擁有充足空間的球隊的一次黃金補強機會。

  比如今年總決賽的兩支球隊湖人和熱火,在這個休賽期各自都擁有3200-3500萬的薪資空間,工資帽越低,這筆錢能發揮的作用也就越大了。

  以工資帽25%的最低頂薪標準來衡量,兩隊都有能力在市場上釣大魚。

  而且,這些在工資帽緊縮的環境下完成的合同,在未來還有升值的可能。

  同樣是“指定老將條款”,如果在工資帽緊縮的環境下生效,那麼或許會變得更為超值。

  比如下賽季合同到期的字母哥,如果2021-22賽季的NBA收入還是沒有大幅度上漲,而公鹿又能夠說服他以“超級頂薪”續約,那麼將會為公鹿省下不少錢。

  如果以近兩個賽季1.09億的工資帽計算,字母哥的合同起薪只有3800萬,遠比之前預測的2021-22賽季4380萬美元的起薪低不少。

  而一旦美國本土疫情未來有所好轉,當聯盟收入重新恢復,甚至像納斯達克指數那樣屢創高點,那麼工資帽的增加是必然的趨勢,而這些在工資帽緊縮的環境下籤出的合同,性價比無疑將上升一個檔次,成為“超級球隊”的基石。

  到時候,2016年的勇士再現,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brad ze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