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家金融科技子公司素描: 服務內部為主 個別機構佔據絕對市場
2020年10月29日00:33

原標題:12家金融科技子公司素描: 服務內部為主 個別機構佔據絕對市場

在內部孵化轉型、突破自身傳統體製、金融科技輸出等需要下,近年來商業銀行開啟了金融科技發展2.0階段,即通過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來加大對金融科技的佈局。

自2015年興業銀行成立首家金融科技子公司興業數金以來,截至目前共有12家金融科技子公司,包括5家大行、5家股份行、1家城商行旗下科技子公司以及平安集團旗下金融壹賬通。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發展通常遵循由內到外的軌跡,成立初期主要以服務集團及集團內部子公司為主,在此基礎上,逐漸實現技術輸出、服務同業。

“目前大部分科技子公司主要還是服務於母行或集團的科技需求,這也是目前監管的一個導向。”一位銀行業高層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個別機構佔據絕對市場

金融科技子公司最常見的四種技術輸出模式為:軟件、金融雲、開放平台和諮詢服務,並主要從金融機構運行的前、中、後台三個層面有效提供科技服務。

以金融壹賬通為例,金融壹賬通總經理助理、Gamma平台CEO區海鷹用“造車者”來形容金融壹賬通中台業務的科技開放。區海鷹解釋稱,現在很多大型銀行也有自己的金融科技公司,也有足夠的能力去“造車”,但是對於大部分金融機構,特別是中小銀行,他們的科技能力不是強項,如果從研發初期做起,所需要的成本就太高了,根本是無法完成的任務。

“我們有成型的‘中台’業務,同時也有一些類似於‘樂高’的業務模組,如果某家銀行需要的話,可以直接用我們的‘組合’,這種形式搭配,可以快速測試端到端的效果,而不需要推倒重建。”區海鷹介紹。

而對於一些國有大行、股份行技術能力相對較強為何還需要外部科技輸入的疑問,一位科技子公司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解釋稱,商業銀行內部科技開發需求分很多條線、板塊或者產品,即使是國有大行也會在某些方面存在短板,出於成本考慮,就會尋求與其他科技子公司合作,或者直接利用外部科技子公司科技開放能力。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對金融行業運營理解更為深入,對中小型金融機構的需求理解更為深刻,因此在開展金融科技能力輸出時,在金融核心業務系統的搭建、諮詢輸出方面,比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更具有行業優勢。”民生銀行研究院在一份報告中指出。

民生銀行研究院同時稱,金融機構對信息安全的要求較高,對於基礎設施的選擇更為謹慎。因此,在科技外包服務的選擇上,更傾向於選擇受監管認可的科技服務商,“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在此方面具有天然優勢。”

從市場份額來看,當前金融科技子公司在技術市場上,金融壹賬通、興業數金佔據絕對優勢。截至2020年6月末,金融壹賬通服務客戶已涵蓋中國全部國有銀行和股份製銀行、99%的城商行和53%的保險公司;興業數金科技輸出累計簽約383家,累計上線228家,客群從城商行、民營銀行、村鎮銀行,延伸到外資行、財務公司及金融租賃公司。

任重道遠、前景未明

儘管銀行系科技子公司科技開放優勢明顯,但也仍然存在著人才、組織靈敏度、場景深入度、底層技術開發度、產品同質化等方面的短板。

在一位業內人士看來,銀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突破銀行傳統體製需要,“銀行傳統的體製機製、企業文化的約束對銀行的金融科技轉型造成了一定的障礙,例如層級式的組織架構模式使得行內信息流通效率低下,部門間信息交流不暢,行內數據難以有效打通。”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雖為獨立運營的法人機構,也提出了市場化運營的口號,但發展初期仍受到母行的管理機製影響。在科層管理體製下,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業務決策往往流程較多,需要層層權限審批。而金融科技市場瞬息萬變,對業務決策效率要求較高。”民生銀行研究院表示。

場景深入度方面,長期以來商業銀行的經營模式為“以產品為中心”,而相對忽視了市場需求的快速變化。當前場景類金融成為金融服務的重要手段,商業銀行雖然在第三方支付、直銷銀行、消費金融方面開始發力,但滲透度仍達不到頭部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水平,場景深入度不夠,也限製了線上客戶流量增長。

一位銀行業人士進一步指出,當前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技術開放更多的是科技子公司自有體系內相對成熟的技術、產品或系統,進行標準化輸出,而非為根據客戶需求其單獨定製,這意味著接受技術開放的銀行還必須接受科技子公司的相關規則。

此外,由於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在類似的基因和背景之下,因此其產品與能力一定程度上難以擺脫同質化的命運。

“大中型銀行正在扛起銀行業科技開放的大旗,但大中型銀行自身的科技轉型仍在路上。自渡未濟,難以渡人,面臨競爭,銀行業科技開放之路,任重道遠。開放銀行固然代表未來方向,但前景未明、變數仍多。”蘇寧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薛洪言認為。

(作者:李願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