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到了 你的錢包還好嗎?
2020年10月27日08:34

原標題:“雙11”到了 你的錢包還好嗎? 來源:廣州日報

 主播直播帶貨。
 主播直播帶貨。

  小編碎碎念

  “雙11”一到,各大電商平台的銷售額呈指數型增長,壓抑了一整年的“報復性消費”來得有點猛,“買買買”成了這一天最重要的事情,廣州日報的編輯記者對“雙11”的印象又是怎樣呢?自己往年在“雙11”是怎麼“買買買”的?今年直播帶貨在大眾之間流行,自己的購物習慣有沒有改變?會對“雙11”的購物計劃有影響嗎? 關於“雙11”,小編有話說.

 想說一句話:按需購買、理性消費

  多年的網購經曆讓我對電商的發展多了一些拙見,關於“雙11”,我就想說一句話:按需購買,理性消費。套路太多,無須狂歡。“雙11”誕生到現在,每年都花樣繁多,玩法不斷升級。以前就是11月11日,去年開始直接提前20天,從10月21日就開始狂歡。

  往年“雙11”我都會有意識地囤貨,購物車里都是護膚品、生活用品和電子產品,幾次下來發現很容易消費過度,囤的貨到了第二年的“雙11”都還沒用完,還有一些買了都用不到的東西,特別浪費。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消費觀完全改變了,更注重環保和實用的需求。目前購物車參與預售的只有6個產品,此外,就是拒絕囤貨。管它“雙11”便宜多少,不是馬上要使用的東西,閉起眼睛不買就對了。

  今年是直播帶貨的風口,我關注的兩個頭部主播,一晚上狂播100多個貨品,在線客戶接近2個億,上的鏈接大多十幾秒就預售一空,真是佩服。不過我並沒有在直播間里下單,因為我在“雙11”購物,要的是直接減錢的效果,但直播間里絕大多數的便宜是買就送贈品,看上去貌似很划算,仔細一想,送的贈品還都是我不喜歡的。

  “雙11”也確實能狂歡,但我今年真想不過這個“節”了,想買的東西在經濟允許的範圍內隨時可以買,生活用品用完了再買,傷腦筋算優惠不會煩嗎?所以要快樂購物,理性消費哦!

 想告別購物節 我的購物車我做主

  購物車是一個連接你我他的橋樑。記得小兒棉哥住校的時候,傍晚夜涼如水時給我來個電話,巴拉巴拉一通,最後,掛電話前說:“記得幫我買個小玩意,你看購物車就明白了。”掛了電話,我似乎明白了棉哥電話的重點。

  購物車還是一個連接時間節點的利器。一年到頭,也不過分成2·14、3·8、6·6、8·8等。最重頭戲的當然是“雙11”。“雙11”,豐收的秋天,就要來了。

  萬萬沒想到,“雙11”是一個如此重要的話題。距離“雙11”還有接近一個月的時間,就有不下5個小姐妹問我“‘雙11’你要買什麼”?可是,我連明天的早餐要吃什麼還沒想好?

  猶記自從有了“雙11”後,每到那天晚上,零時過後,妹妹一定會給跟我抱怨“來不及”“搶不到”“手慢了”。統計了幾年的數據,她的成功率大概只有15%——然而還是樂此不疲。徹夜不眠的她,憤憤不平睡著後,第二天很快就會醒過神來:“我算了一下賬,並沒有便宜多少,就這樣吧。”幾天后,伸長脖子等來了“雙11”戰果,接下來,她迎來的就是試貨和退貨期了。

  我也喜歡“雙11”,主要是購買慾在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會被最大限度激發,感覺不買點什麼,有點辜負了旗艦店們的期望。但不是“雙11”,買買買的步伐,好像也停不住。今年不想做一個隨波逐流的提線購物木偶,有點想告別“雙11”。畢竟我的購物車,我做主。

預付剛開始兩天 我已交了10單定金

  每年“雙11”零時我都會遇到網頁崩潰、不能在第一時間清空購物車的情況。我精心挑選的衣服,隨著時間的流逝,開始沒有我穿的尺碼,直到失效,我又開始因為滿減問題,挑選新的衣服。

  前年“雙11”我買東西買到半夜,最後天貓頒給了我光塔街道“第五剁手王”的稱號。去年開始流行交定金,“雙11”的時候支付尾款,我依然買東西買到半夜,朋友感到很詫異,交了定金,付完尾款再睡覺,或是睡醒了再付尾款都不會出現買到半夜的情況。我解釋說,不明白為什麼這些東西只付了一點定金,最後結算的時候,要花那麼多錢,付尾款時取捨到半夜……

  今年“雙11”,從10月21日零時就開始了,我在頭部主播的直播間之間來回切換,看著他們賣力推銷著商品,可能是當天太火爆了,我想買的東西一個都沒有搶到。偶爾遇到帶貨主播抽獎,按留言截屏抽取幸運觀眾,由於直播間里的禮物實在太豐厚了,我也像著了魔似的跟著打一些無意義的字,看著直播間彈幕滾動得越來越快,寫留言的我比帶貨主播還要忙。當時,我還心有餘悸,跟朋友吐槽,看直播是多麼浪費時間, 據說在頭部主播的直播間中獎比中彩票的概率還要低。

  我平時有看直播買東西的習慣,會根據需要下單,我以為今年“雙11”我不會買很多東西,可是到了22日,我已經交了10單定金……看來一遇見“雙11”,錢包就不屬於我了。買東西時總能發現好東西,生活必需品要趁著便宜囤貨,5折真是無法拒絕的折扣,要湊單滿減必須再買一點……

購物節套路多 說到底是清倉大甩賣

  說起“雙11”,對於我這種購物慾望不強烈的人來說,每年除了等一次全城瘋狂的折扣外,另一方面還在等一次吐槽段子的更新。

  在我看來,“雙11”之流的購物狂歡節,完全是一次營銷式勝利。從很多年前的一開始,“雙11”還只是一個單純的“光棍節”,商人們不知道怎麼把“四個一”衍生出來的單身苦楚和購物短暫的消費快樂聯繫在一起,在吃到一點甜頭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到後來,除了“雙11”之外,電商們希望消費者過的節似乎越來越多,什麼6·18、雙12、年貨節……這些節日的營銷套路其實和樓下超市三個月一次的清倉大甩賣沒什麼本質區別,說到底就是降價吸引消費。但一跟“單身”這種時代焦慮掛上鉤,這個消費節日似乎就跟大家產生了某種情感上的連接,這讓很多人即使不買也看個熱鬧,結果發現自己似乎還真能買點什麼。

  從我個人在“雙11”的消費體驗上來看,電商行業一直都是在進步的。從營銷來看,一開始只打價格戰,到後來把津貼和折扣玩成了奧數,再後來出現了組隊建樓,從冷冰冰的降價到像打遊戲式的組隊通關,購物變成了某種商家和消費者互動的遊戲場景。再從物流上來說,我記得頭兩年,在“雙11”買的東西到貨速度普遍偏慢,但現在“雙11”購物規模仍然一路飆紅,快遞速度卻也漸漸同平時無二。這些令人熟視無睹的日常,卻是行業飛速發展的最大佐證。

  前一個冬天過得太忐忑,又快到年末了,也許大家都需要一次熱鬧的“雙11”,洗刷掉過去一年的壞運氣。

我會為自己安排一次次“雙11”

  我的購物車里有一款mini黑膠唱片機、有一款北歐工業風的木質日曆、有一款星巴克10寸手提旅行箱子,還有一個寶麗來相機……按照我媽的說法,這些都是不實用的東西。其實我不愛亂花錢,畢竟也沒足夠的工資去一次性清空購物車,但是每隔一段時間,我會給自己設定一個購物日,那天可以去給滯留在購物車里的物品付款,這天是我自己的“雙11”。

  在真正的“雙11”,我反而沒有特別多的購物慾望。以前唸書的時候,每逢“雙11”,就看到快遞在每個學生宿舍的門口堆積如山,有時“雙11”的發貨特別慢,關鍵是折騰了一圈,在各種複雜的優惠活動之下,你發現你買的產品只是比平時便宜了很少的錢,後來我就開始避開“雙11”購物了。

  今年直播帶貨很熱,我也刷了一些直播,都是我喜歡的演員。看了不到一分鐘,產品不是想要的,我換了下一個直播,之後我有點恍惚,這個畫面不就是我小時候在電視機上看到的購物節目嗎?小時候一看購物節目,我就會馬上換台。看了幾個直播,我發現就算是我喜歡的演員在帶貨,我都實在很難有耐心聽她講完商品的功能,再去下單,可能是我並不想買那件商品。如果我一開始就確定我要什麼商品,我直接去電商平台或者實體店看它的產品,再去瞭解它,那不是更快捷嗎?如果我只是閑逛的心態,那好像逛半個小時電商平台,比逛半個小時直播間,能看到的東西更多。如此,我徹底放棄了在直播平台上購物了,我大概要跟不上潮流了。

  策劃/廣州日報全媒體編輯曹騰、張宇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杜娟、林琳、曹騰、吳紹鋒、何鑽瑩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楊耀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