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無法惠及底層,舊金山終止Verily COVID-19檢測項目
2020年10月27日09:00

  來源:cnBeta

  據美國媒體《凱撒健康新聞》報導,加州兩個縣不再使用Google姊妹公司Verily的COVID-19檢測系統。這兩個縣分別位於舊金山和奧克蘭,由於擔心該公司的檢測平台不能充分保護患者數據,而且不能幫助最需要檢測的低收入居民,所以停止使用該公司的檢測平台。

  Verily的平台可以篩選人們的症狀,預約和報告檢測結果。(它與做實際檢測工作的實驗室公司簽訂合同。)加州與Verily簽訂了約5500萬美元的合同,用於其檢測項目,該項目於3月啟動,在擴大到至少28個縣之前,只有有限的幾個站點。

  該項目從一開始就備受爭議。美國總統特朗普在3月份的新聞發佈會上不準確地聲稱,Google正在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網站來指導新冠COVID-19的檢測,而當時唯一正在進行的項目就是Verily的這個項目。

  最近,在6月份,奧克蘭COVID-19種族差異特別工作組的成員在給加州衛生部長Mark Ghaly的信中概述了圍繞可訪問性和數據隱私的擔憂。為了在加州的Verily站點進行檢測,患者需要用Gmail賬戶註冊,並提供地址和健康狀況等個人信息。

  東奧克蘭一家主要為非洲裔美國人服務的衛生診所的患者對這些要求表示懷疑,該衛生診所的首席執行官Noha Aboelata告訴《凱撒健康新聞》。該診所與Verily合作,建立了一個步行檢測點。Verily的隱私政策還表示,它可以與第三方分享數據。“這總是會引起我們社區的懷疑和關注,”Aboelata說。這種合作關係持續了不到一週的時間。

  在舊金山,Gmail的要求讓醫護人員很難使用Verily來檢測無家可歸的居民。經曆過無家可歸的人是感染COVID-19並產生嚴重後果的高風險人群,黑人和拉丁裔也是如此。對這些群體進行檢測尤為重要。Verily檢測點的困難表明,當公共衛生解決方案不關注其目標服務的社區的需求和挑戰時,這些解決方案是行不通的。服務不足的社區不太可能無縫接入互聯網或智能手機,而且可能不太可能信任醫療系統,以至於將他們的數據交出來。

  “事實證明,在公共衛生領域,技術含量最高的解決方案通常不是正確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Benioff無家可歸和住房倡議主任Margot Kushel告訴《凱撒健康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