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分析:法德“引擎”的故障出在哪
2020年10月26日21:28

原標題:學者分析:法德“引擎”的故障出在哪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0月26日報導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10月15日刊載題為《歐洲尋求法德領導,結果落一場空》的文章,作者係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約瑟夫·喬夫。文章稱,法國和德國的利益分歧已久,其結構性矛盾難以克服,此外,即使法國和德國步調一致了,其他歐盟成員也未必同意,所得法德無法領導歐洲。全文摘編如下:

幾十年來,法國和德國一直被認為是歐洲的執政“搭檔”或“組合”,甚至是“引擎”。它們的共同目標就是努力團結歐洲大陸。然而,用隱喻的說法就是,法國人希望駕駛共同租賃的“歐洲保時捷”,而德國人堅持定量供應汽油錢,兩國並未遵從同一張路線圖。

這並不奇怪,法德對世界看法不同,因而有著不同利益。真相是,法德分歧幾乎與歐盟同時誕生。

自夏爾·戴高樂和康拉德·阿登納60年前跨越萊茵河聯手以來,這一分歧對法國和德國當今領導人埃馬紐埃爾·馬克龍總統和安格拉·默克爾總理的困擾絲毫不亞於對其卓越前任的困擾。那時,他們要把夙敵變成值得信賴的朋友。然而,國家並未聯合。它們服從的是利益,而不是相互服從。

當兩個大國如此勢均力敵時,問題往往是:誰當頭?誰服從?

過分活躍的馬克龍當然希望領導歐洲。與此同時,默克爾則一直強調德國的優先重點。

這也在他們的對外政策中得到反映。馬克龍宣佈北約已經“腦死亡”,與特朗普所言北約聯盟已“過時”不謀而合。但是,德國總理肯定是布魯塞爾北約總部的最後一位關燈者。畢竟,北約確保了德國70年的安全——而且是以極低的折扣價。

最近的法德分歧主要圍繞地中海東部地區——均為北約成員的希臘和土耳其可能在爭議水域因油氣勘探問題打起來。馬克龍迅速站在希臘一邊,派去戰艦和飛機,並承諾提供武器。上個月,他在科西嘉主持了歐盟其他6個地中海成員國領導人峰會,以抗衡土耳其。德國未參加。

而默克爾則含糊其辭地提起有關與土耳其發展“多層關係”的老話題,她說,必須“謹慎平衡”。

德國的利益非常清楚: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是在保護土耳其-敘利亞邊境的安全,防止中東難民只要有機會就不受控制地進入德國。如果激怒他,他就可以隨意打開難民流入的水龍頭。

其次就是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眼下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衝突升級。馬克龍、普京和特朗普都敦促兩國立即談判,而埃爾多安則與阿塞拜疆站在一邊,對抗亞美尼亞。可是,德國僅“感到震驚”,因為默克爾承擔不起與埃爾多安疏遠關係。

這隻是法德過去數月對外政策分歧的短小清單。但是,它確證了如下格局:法國喜歡介入,而德國喜歡退縮。默克爾最近宣佈“好鬥世界”的“歐洲之時”到來了。但是,如果法國和德國不團結,另外25個歐盟成員如何團結呢?

根本原因是結構性的。27相加不等於1,無論是在俄羅斯問題還是白俄羅斯問題上。

當然,沒有一位歐洲領導人不呼籲歐洲同呼吸共命運。但是,以歐盟的情況,“團結”常常是“機構”的對立面,即作為一個整體採取行動的能力。一個靠成員國認為重要問題必須達成完全一致的要求組成的27國集團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戰略角色,因為它總是只能受大家都能接受的最小公分母所指引。

即使法國和德國確實步調一致了,其他成員也未必同意,因為它們擔心這兩個國家控制歐盟。除非它們融合為歐洲合眾國,否則歐盟成員就不會將關鍵戰略問題交由多數派原則裁定。

10月15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德國總理默克爾(右)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歐盟秋季峰會召開前交談。新華社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