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強調了腸腦連接,表明饑餓激素會影響記憶
2020年10月25日08:07

原標題:研究強調了腸腦連接,表明饑餓激素會影響記憶

原創 Emily Gersema 阿爾茨海默病

南加州大學的科學家發現,影響動物進食時間和頻率的激素似乎也會影響記憶。

南加州大學官網10月12日消息

動物和人類的胃里都有饑餓素(ghrelin)。當動物和人類感到饑餓時,饑餓素會告訴他們,並幫助調節他們的新陳代謝,但科學家們一直無法確定它到底是如何工作的。

為了進一步瞭解饑餓素是如何影響饑餓感、新陳代謝和記憶的,南加州大學文理學院(USC Dornsife College of Letters, Arts and Sciences)的研究人員與國際科學家合作,對大鼠進行了一項研究。他們破壞了饑餓素與迷走神經(一種從腸道向大腦傳遞信號的神經)之間的溝通能力,然後監測這對進食和認知行為的影響。

這些大鼠不再焦慮,但它們開始吃得更頻繁。南加州大學文理學院的生物科學副教授、該研究的主要負責人、通訊作者Scott Kanoski說。

Scott Kanoski

饑餓素信號傳遞到迷走神經的缺失“不僅破壞了它們的血糖調節,而且還增加了更多的體重,”他說。

“但這似乎並沒有影響它們吃多少食物,”他補充道。相反,“它們增加了進食的頻率,因此它們吃了更多的食物,而它們通過減少進食量來彌補。”

“我們認為,進食頻率的增加與它們的記憶力受損有關。你上次吃東西時的記憶會影響你下次吃東西的時間。這使得我們研究中的大鼠吃得更快。”

南加州大學

饑餓激素ghrelin是如何影響記憶的

儘管這些大鼠能夠記住它們從哪裡獲得食物,但它們似乎已經忘記了它們剛剛吃過東西。它們的胃清空的速度也較慢。

“這些動物的某種記憶,被稱為情景記憶,受到了損害,”研究合著者Elizabeth Davis說,她曾是南加州大學文理學院Kanoski實驗室的研究員。這種記憶可以幫助你記住上學的第一天,或者昨天早餐吃了什麼。

Davis說,科學家們正試圖更多地瞭解通過迷走神經的饑餓素信號,因為這可能有助於研究人員開發更好的治療代謝相關疾病的方法,如肥胖、糖尿病或其他代謝疾病,以及癲癇和阿爾茨海默病。

然而,“還需要進行大量的進一步研究,以揭示通過迷走神經操縱饑餓素信號在人類醫學中是如何有價值的,”Davis說。她在完成生物科學博士後學位後,最近離開了南加州大學,去了一傢俬營製藥公司。

這項研究發表在9月17日的《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雜誌上。

研究於9月17日發表在《Current Biology》(最新影響因子:9.193)雜誌上

饑餓素(英語:Ghrelin)是一種存在於血液循環中,由腸胃道的內分泌細胞所分泌的激素,其中又屬胃分泌最多。它被稱為饑餓素是因為它能夠增加食物攝取。在餐前饑餓時,饑餓素的血液中濃度最高,進食後濃度降低。饑餓素可能透過增加胃的活動性和胃酸分泌,為身體對食物的攝入做準備。

饑餓素能夠激活腦垂體前葉和下丘腦弓狀核中的細胞,其中包括可引起食慾的神經肽Y神經元。饑餓素能夠刺激具有特定受體的大腦結構:饑餓素受體1A(GHSR -1A)。饑餓素同時也能夠調節神經結構中的犒賞系統、學習和記憶,睡眠-甦醒週期、味覺、犒賞行為和葡萄糖代謝。

-維基百科

參考文獻

Source: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tudy underscores the gut-brain connection and shows hunger hormone impacts memory

Reference:

Elizabeth A. Davis, Hallie S. Wald, Andrea N. Suarez, Jasenka Zubcevic, Clarissa M. Liu, Alyssa M. Cortella, Anna K. Kamitakahara, Jaimie W. Polson, Myrtha Arnold, Harvey J. Grill, Guillaume de Lartigue, Scott E. Kanoski. Ghrelin Signaling Affects Feeding Behavior, Metabolism, and Memory through the Vagus Nerve. Current Biology, 2020;

DOI: 10.1016/j.cub.2020.08.06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