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金立群:大劑量刺激政策無法解決經濟下滑
2020年10月25日11:49

原標題:亞投行金立群:大劑量刺激政策無法解決經濟下滑

10月24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聯合各組委會成員機構舉辦的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行長金立群表示,在推出安全和有效的疫苗前,新冠病毒並不會消失,而經濟也沒辦法止跌回升。所以採用大劑量的刺激政策,可能並沒有什麼樣的效果,沒辦法解決這一輪的經濟下滑。

金立群表示,我們今天的世界,看起來至少有三個非常嚴峻的挑戰:新冠疫情、全球經濟下滑、以及債務的可持續性問題。

疫情期間,全球經濟陰雲密佈,中國是唯一經濟發展有亮點的國家。現在的經濟衰退和常規的經濟週期並無關係,是由新冠疫情造成的。金立群認為,在推出安全和有效的疫苗前,這個病毒並不會消失,而經濟也沒辦法止跌回升。所以採用大劑量的刺激政策,可能並沒有什麼樣的效果,沒辦法解決這一輪的經濟下滑。經濟複蘇需要推出疫苗,並且徹底地控制住新冠疫情。

在應對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時,全球央行都對系統注入巨大地流動性,而在現在的情況下,政府採用各種各樣的開支去應對經濟下滑,當然是非常有必要的,許多國家確實是這樣,尤其是發展中國家。但是巨大的流動性注入經濟當中,效果如何?

金立群認為,其實這樣的刺激效果有限,因為還是要執行社交距離,而整個服務業可以說是商業中的荒漠。“它是短期的解決方案,但是長期可能會帶來問題,也就是說我們要確保資金是得到正確使用,而這一點其實並不容易做到。所以我們都非常地擔心的一件事就是債務的可持續性。”

金立群認為氣候與健康有潛在聯繫,此次新冠疫情的爆發也不例外。金立群從過去40年的在貧困、發展中國家或者其他稍微富裕的國家的工作經曆出發,總結出一個結論:環境退化、生態系統的失常,以及極端天氣造成了病毒和細菌滋生的土壤。

傳統的經濟發展方式是增長導向型、資源消耗型,環境破壞型,現在應該要轉向新的發展格局,即氣候智慧型,生態系統智慧型,環境智慧型。而這一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就引出氣候變化這一非常重要的問題。

關於如何應對氣候變化,金立群表示,亞投行非常欣賞中國在氣候變化方面的努力。他提到,在最近的人大上,主席宣佈了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宏觀計劃,即到2060年中國要實現經濟的近零排放;在二氧化碳排放方面,中國將在2030年前到達頂峰不再增長,2060年實現碳中和。換句話說,在40年內中國的經濟要從現在的高度依賴化石燃料,到實現碳排放和減排之間的平衡。金立群表示,“亞投行對這個目標的實現非常有信心,因為中國在過去就有非常強的執行力,一旦大計劃定下來,就一定會實現,所以我們相信中國做到這一邊,實現“氣變”的目標。”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中國政府需要採取各種各樣的措施,來鼓勵民營企業和私人部門將資源放到對可再生能源發展的資金支援上,設計和執行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來支援非化石燃料的研發和生產。

金立群強調,“要能夠實現零排放的經濟發展方式,中國社會必須團結起來,要有大規模地投資來加強金融機構的能力,使他們能夠更好地去落實嚴格的汙染防治規則和政策,並且將資金用於支援可再生能源。”

金融機構,無論是國營還是私營,都應發揮重要的作用,要將金融資源用於支援可再生能源。亞投行,多邊發展銀行和其他銀行一起合作,走在支援應對氣候變化的前沿。

金立群指出,“最近一次的國際會議上,我們宣佈不會給任何與煤炭相關的項目進行投資。”這對亞洲和世界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信號。亞投行成立的價值基礎是精益、清潔和綠色。精益的目標是要非常有效,亞投行不希望有太多的官僚層級和機構臃腫的情況,而清潔指的就是對腐敗是零容忍的,綠色也是我們的價值基礎。

亞投行既是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受益者,也是推動其開放的一股力量。今年6月,亞投行首次發行“熊貓債”,這也是金融市場機構投資人國家協會製定的新準則下所有評級主體中信用度最高的產品。

“我們發的這個債稱之為‘可持續發展債’,它的定價與中國政府債相比,利差前所未有的低,僅有7個基點。亞投行對中國債券市場可以說是做了一個小小地貢獻,就是說我們能夠吸引國際投資人來到中國的銀行間的債券市場,” 金立群說。

除此之外,疫情期間,亞投行還發行了兩個美元計價的SEC註冊的可持續發展債券用於新冠疫情應急恢復。這周,亞投行還在盧森堡證交所發行了第一個英鎊計價的可持續發展債券。

(作者:周炎炎,實習生吳霜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