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江警方緊盯吸毒女子8年,循線破獲跨多省販毒大案
2020年10月24日10:23

原標題:鎮江警方緊盯吸毒女子8年,循線破獲跨多省販毒大案

8年前偵破的一起販毒案件,其中透露出來的蛛絲馬跡始終令鎮江警方不能釋懷。似非而是的“吸毒”女子,讓禁毒民警“旭東”(化名)死死盯了8年。

10月23日上午,江蘇省鎮江市警方向社會公佈一起販毒大案的偵辦細節。民警不懼疫情,遠赴湖北、廣東、雲南、四川等多地,行程數萬公里,抓獲毒販37人、吸毒人員60餘人,繳獲冰毒4000餘克、海洛因1000餘克。該案成為2020年以來江蘇省告破的最大的販毒案件。

見微知著

8年前吸毒女子被強戒

她的男朋友引來緝毒民警關注

“魔鬼常常隱藏在細節里!” 說起這起案件的源頭,這起販毒大案的主辦民警——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禁毒大隊大隊長“旭東”難掩興奮。早在2012年,在鎮江警方辦理的一起販毒案件中,吸毒女子殷某被強製戒毒2年。此後,殷某又多次因為吸毒被處罰,卻始終未能徹底戒斷毒品。年近5旬,沒有經濟來源,到底是什麼支撐著她高昂的“吸毒消費”,是否存在著以販養吸的可能,有著18年緝毒工作經曆的“旭東”一直盯著,卻沒有找到過硬的證據來證明民警的判斷。

重重謎團在2019年打開一絲縫隙。2019年年底,句容市公安局抓獲吸毒人員許某,在深挖毒品來源偵察經營後發現,發現一名冷姓的揚中男子,本身沒有正當職業,卻花銷闊綽,大手大腳,存在販賣毒品嫌疑。

句容市公安局禁毒大隊立即將案情上報給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至此,由鎮江市禁毒支隊統籌,句容市公安局抽調力量的專案力量開始組建,也標誌著該販毒進入末日的倒計時。

通過研判分析,確認冷某是殷某的現任男友。冷某年過5旬,人生經曆頗為曲折,其母曾是陝西的高級知識分子,在下放揚中時所生,後隨母回到陝生活,曾經營過舞廳等生意。本來過得風生水起,卻自我放飛,走上吸販毒歧路。入獄服刑後,冷某離開陝西,回到出生地揚中生活。

沒有固定收入來源的冷某,如何供養女友以及跟隨他的馬仔?這同樣引起警方關注。

疫情襲來

毒品價格飛漲暴利驅使

嫌疑人派出馬仔前往湖北荊州、仙桃

8年來,“旭東”的眼光始終沒有離開殷某,而當其男友冷某的信息由句容傳遞到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後,他不由得興奮起來。於是,第一時間與句容市公安局禁毒大隊取得聯繫,“哥,冷某的這條線索沒得問題,肯定有戲。”句容市公安局禁毒大隊吳大隊長的話讓“旭東”頓時充滿了力量。

“我們把這幾年收集的線索與句容這次的案件進行了碰撞比對,深入研判,得到有效信息。”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支隊長趙浦表示,在向市公安局領導彙報並獲批準後,2020年初,鎮江、句容兩級公安機關抽調精幹警力,成立專案組,加足馬力開展偵破行動。

經專案組調查發現,冷某多次向湖北人陳某彙款,其馬仔經常駕車前往荊州、仙桃等地,極有可能是去購買毒品。此時,新冠疫情來勢洶洶,冷某等人進貨受阻。然而,飛漲的毒品價格,已經從“批發價”每克約350元,到最終“零售價”上漲到5至10倍。

3月30日武漢解封,在暴利的驅使下,專案組發現,冷某正在籌措資金,很可能是準備毒資!果不其然,4月1日,冷某派出手下馬仔王某,自駕前往湖北荊州、仙桃等地。此時,湖北的疫情稍有緩解,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戰機稍縱即逝,誰來做這個特殊的“逆行者”?“讓‘旭東’帶隊去,相信我們的同誌有能力有擔當。”鎮江市公安局副局長單永建在多番考慮後,一錘定音。同時,句容市公安局禁毒大隊燈火通明,領導剛剛宣佈要出差武漢,“讓我去!”句容市公安局禁毒大隊副大隊長李劍(化名)立即請戰,在李劍(化名)的帶領下,民警們請願的聲音此起彼伏。4月1日一大早,李劍與“旭東”分別帶隊兵分兩路驅車前往湖北。

由於疫情仍在持續,辦案民警在當地即無法辦理住宿,也無法就餐,只能通過隨車的攜帶的兩箱方便麵來解決吃飯問題。

確定位置

民警一天走出8萬步

毒販狡詐收網工作一波兩折

受各方麵條件限製,出了鎮江、出了江蘇,到了湖北要找尋嫌疑車輛難度很大。根據前期的偵查得知,冷某的馬仔王某,駕駛一輛鎮江號牌的雷克薩斯。

專案組發現,4月4日夜裡10時許,王某駕駛車輛離開鎮江,最終駛向了湖北仙桃。儘管得知了嫌疑車輛的大概區域,要得知具體找到停泊位置,只能通過最原始的辦法,步行摸排確定。

“趕到仙桃,已經是早上6點,目標車輛在哪,牽動著每個民警的心,來不及修整,大家就徒步開始地毯式搜索。”“旭東”說,受疫情的影響,街面上冷冷清清,無聲展示著這座正在生病的城市。來不及多想,大家只顧著急匆匆搜尋附近的小區公共停車區、地下車庫。在此過程中,李劍(化名)還不小心崴到了腳,但是他依然沒有放棄,邁著蹣跚的步伐繼續尋找。在腳步覆蓋十幾個小區之後,終於如願找到了目標車輛。車輛鎖定,以車找人,以人來找毒品,案件逐漸清晰了起來。當天,他們的微信步數顯示,達到了8萬步。

4天的蹲守,民警發現,鎮江號牌的雷克薩斯在湖北紋絲不動。而鎮江專案組卻發現異常,一輛湖北號牌的車輛,悄然來到揚中。冷某和他的馬仔,來了個“金蟬脫殼”。

再次出征

盯緊嫌疑車輛和人員

警方果斷收網成果喜人

“再狡猾的狐狸,也總有露出尾巴的一天。”雖然第一次收網不順利,但單永建的一席話讓前方小組的民警們平靜了不少,“我們要多研究對手,掌握規律,不出手則罷,一出必定擊其要害。”

時間來得既巧又不巧。2020年5月29日,女兒20歲生日當天下午5點,“旭東”再次接到出征的命令。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對不住了,‘旭東’!”作為直接領導,鎮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隊緝毒大隊蘇大隊長本來想著是不是換個人去,但“旭東”不肯,“我一直盯在這個案子上,最熟悉情況,還是我去最適合。”

這次嫌疑人更換了一台鎮江號牌的奔馳車,“一定要盯緊嫌疑車輛和人員。”這是蘇大隊長對“旭東”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嫌疑人來到湖北荊州之後,入住一家五星級酒店,而辦案民警只能選擇附近的小旅館,方便偵查和蹲守。“當時我們的行李用具,全部都是用完即打包,隨時準備出發。”經過數天的蹲守,6月3日,“旭東”和他的戰友發現王某已購得毒品,並準備駕車返回。

信息第一時間傳回專案組,通過縝密部署,一隊在湖北留守,等待收網後對湖北的4名“上線”實施抓捕;一隊在湖北緊盯王某,做好“隨行護送”,伺機抓捕,一隊在南京蘇皖交界的星甸收費站,做好收網兜底。同時在鎮江、南京等地對冷某以及販毒下線進行嚴密偵控,等待抓捕王某成功後第一時間進行抓捕。

嫌疑人王某具備一定的反偵查意識,從湖北上了高速之後,他故意將車子開得慢,以確定後方有沒有警方跟蹤。為此,專案組安排了三組車輛,交替跟蹤,一路伴行,尋找抓捕時機。“犯罪嫌疑人非常狡猾,在路上與我們鬥智鬥勇,不斷試探。”李劍說。王某為了試探是否有警方跟蹤,在收費站短暫停車,迅速駛離。經過一番智鬥,終於在湖北麻城木子店服務區內,王某放下警惕,停車中途加油,民警一擁而上將其控制。經過初步搜查,未發現毒品。熟悉車輛的“旭東”,意識到在短時間內,王某不可能轉移毒品,很有可能藏在某個部位內。果不其然,在汽車空調濾芯內,繳獲冰毒1020.99克。

毒販有槍?

鎮江緝毒民警奮勇當先

奔赴多省開展抓捕,實現戰果最大化

在抓捕冷某的“上線”陳某時,由於陳某同院的親屬曾因涉槍被查處,在請求當地特警協助後,“旭東”主動表示,抓捕組分為前後兩組,他和同事負責破門。當晚11點,撞破陳某的房門後,將熟睡的嫌疑人陳某抓捕歸案,所幸經過搜查,陳某並沒有藏有槍械。

此後,專案組克服疫情期間羈押等困難,不斷循線追蹤,深挖徹查,多次赴湖北、廣東、雲南、四川等地開展抓捕,將緝毒戰果最大化。

在記者面前,十幾張核酸檢測報告,都寫著“旭東”的名字。“今年疫情影響,每一次出去辦案、抓捕,回來都要進行一次核酸檢測。積累下來,就成了厚厚的一摞。從今年春節開始,他就沒在家過一個節日,甚至錯過了女兒20歲生日。說起來,我們對他的家人也有很多的虧欠。”談到這裏,趙浦眼睛不禁有點濕潤。

這樣的工作強度,專案組每個民警都深有體會。每次出差,都是默默收拾行李,不敢告訴家人是什麼事,去哪裡出差。有些地方旅館不開放,他們就睡在車里。

從事緝毒工作18年,家人應該很擔心?“旭東”淡淡地說:“其實我已經和家人達成了默契,我不說他們也就不問。每年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在出差,平常如果回家吃飯,我會提前打電話。不打電話,代表就不回家吃飯。”

【供稿:江蘇省禁毒辦】

原標題:《警方緊盯吸毒女子8年,循線破獲跨多省販毒大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