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韋“過山車”:正式成為FDA首個批準的新冠肺炎治療方案
2020年10月23日11:35

原標題:瑞德西韋“過山車”:正式成為FDA首個批準的新冠肺炎治療方案

還有人認為它是“人民的希望”嗎?

10月23日,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公告稱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Veklury(remdesivir)正式獲批上市,適用於12歲及以上且體重至少40千克(約88磅)的需要住院的COVID-19成年和兒童患者。

(圖源:FDA官網)
(圖源:FDA官網)

瑞德西韋正式獲批

瑞德西韋成為首個正式獲批成為新冠肺炎治療藥物,這一消息似乎波瀾不驚,既不意外,也不驚喜。這距離2月初瑞德西韋“一戰成名”,過去了差不多九個月。

2020年5月1日, FDA授權瑞德西韋緊急使用許可,用於治療嚴重的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其時FDA稱,儘管在瑞德西韋治療新冠肺炎的使用中,關於人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信息知之甚少,但該試驗藥物已在一項臨床試驗中顯示,可縮短某些患者的康復時間。

FDA稱此次批準不包括最初於2020年5月1日發佈的根據緊急使用授權(EUA)被授權使用Veklury的全部人群。為了確保繼續獲得先前受EUA覆蓋的兒童人群,FDA修改了EUA,允許使用瑞德西韋治療12歲以下的住院兒科COVID-19患者(體重至少為3.5kg或3.5kg-40kg),評估瑞德西韋在兒童患者的臨床試驗正在進行中。

FDA專員Stephen M. Hahn表示,“FDA致力於在這種史無前例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中加快COVID-19治療的開發和可用性,今天的批準得到了該機構嚴格評估的多項臨床試驗數據的支援。並代表了COVID-19大流行中的重要科學里程碑。作為FDA冠狀病毒治療加速計劃的一部分,該機構將繼續幫助盡快將新的醫療產品移交給患者,同時確定它們是否有效以及其益處是否大於風險。”

FDA稱此次獲批是基於對三項隨機、對照臨床試驗數據的分析,試驗包括住院中輕度至重度COVID-19的患者。

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由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進行的研究(ACTT-1)評估了受試者在接受治療後的29天內從COVID-19中恢復所需的時間。該試驗研究了1,062例輕度、中度和重度COVID-19住院患者,他們接受了Veklury(n = 541)或安慰劑(n = 521)以及標準治療。康復的定義是從醫院出院或住院,但不需要補充氧氣並且不再需要持續的醫療服務。Veklury組從COVID-19恢復的中位時間為10天,而安慰劑組為15天,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總體而言,與安慰劑組相比,Veklury組第15天臨床改善的幾率在統計學上也顯著更高。

(圖源:吉利德)
(圖源:吉利德)

另一項針對中度COVID-19的住院成年受試者的第二項隨機、開放標籤的多中心臨床試驗比較了使用Veklury治療5天(n = 191)和使用Veklury治療10天(n = 193)和標準護理水平(n = 200)。研究人員在第11天評估了受試者的臨床狀況。總體而言,與僅接受標準護理的受試者相比,在第11天的5天Veklury組中受試者的COVID-19症狀改善的幾率統計學上顯著更高。與僅接受標準治療的患者相比,使用10天治療組的改善幾率在數值上是有利的,但在統計學上沒有顯著差異。

第三項單獨、隨機、開放標籤的多中心住院成人重症COVID-19患者臨床試驗,比較了Veklury治療5天(n = 200)和Veklury治療10天(n = 197)的效果。研究人員評估受試者在第14天的臨床狀況。總體而言,5天Veklury組和10天Veklury組的受試者COVID-19症狀改善的幾率相似,兩組之間的恢復率和死亡率沒有顯著差異。

處方信息中提供了有關使用Veklury治療COVID-19的重要信息,這些信息包括劑量說明,潛在的副作用和藥物相互作用。可能的副作用包括:肝酶水平升高,這可能是肝損傷的徵兆;以及過敏反應,包括血壓和心率變化,低血氧水平,發燒,呼吸急促,喘息,腫脹(例如嘴唇,眼睛周圍,皮膚下),皮疹,噁心,出汗或發抖。衛生保健提供者和患者/護理人員的情況說明書中提供了有關根據EUA在某些住院的兒科患者中使用Veklury治療COVID-19的類似安全信息。

瑞德西韋的“大起大落”

10月22日,Gilead Sciences首席醫學官Merdad Parsey也發了一封公開信。

“如今,Veklury®(remdesivir)獲得了FDA的批準,並在全球約50個其他國家獲得了監管部門的批準或臨時授權,是當今可用的工具之一。”

“在臨床試驗同時,我們努力快速擴大藥物供應。通過提高內部製造能力,擴展外部製造網絡和提煉流程以縮短生產時間,我們將在下週提供足夠的Veklury供應,以治療全球所有適合臨床的患者。”Merdad Parsey表示。

吉利德科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Daniel O’Day在10月8日發表的公開信稱,“在美國,即使有病例激增的可能,我們也已有了足夠的瑞德西韋治療所有的住院患者。在全球範圍內,我們預計本月能夠滿足需求,可確保提供瑞德西韋治療當前住院的患者並支援國家儲備的購買。今天早些時候,吉利德宣佈與歐盟委員會達成協議,確保歐盟(EU)和歐洲經濟區(EEA)的37個參與國以及英國能夠在歐盟委員會的協調下,購買瑞德西韋以滿足其實時需求和國家儲備。該協議涵蓋了未來六個月內對瑞德西韋的採購,並可選擇延長期限。此外,吉利德的自願授權合作夥伴目前已在40多個國家供應瑞德西韋仿製藥物,其患者覆蓋也在持續增長。”

瑞德西韋如今很難再牽動大眾的神經,源於前期跌宕起伏的“祛魅”過程。從“全球的希望”到“跌落神壇”,瑞德西韋走過了九個月的“魔幻”之路。

從1月31日瑞德西韋通過《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進入大眾視野,4月29日《柳葉刀》在線正式發表瑞德西韋第一項臨床試驗的數據結果,到6月29日,吉利德發佈瑞德西韋的商業定價。

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里,瑞德西韋在全球經曆了各種臨床試驗,最終在多國實現獲批,並快速開啟了商業化之路。

6月29日,吉利德科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Daniel O’Day 發佈的公開信稱:吉利德將供給發達國家政府的價格設定為每瓶390美元。根據目前的治療模式,絕大多數患者將接受5天療程的治療,使用6瓶,相當於每位患者需支付2340美元。在美國,瑞德西韋對政府的價格同樣為每瓶390美元,針對私立保險公司的價格將為每瓶520美元,5天療程每位患者需花費3120美元。

在科學驗證下,一直處於全球輿論風口的瑞德西韋“神話”被打破,瑞德西韋是治療新冠肺炎的有效藥但非特效藥。

Veklury(Remdesivir, 瑞德西韋)是一種在研核苷酸類似物,來自抗病毒巨頭吉利德。Veklury在動物體內和體外均具有廣譜抗病毒活性,可對抗多種新出現的病毒病原體。一開始是吉利德針對伊波拉病毒所研發的。不過此前對伊波拉效果並不佳,由於新型冠狀病毒里同樣有RdRp,且在體外和體內動物模型中證明了對SARS和MERS等病毒病原體均有活性,研究人員推測它對於新冠肺炎病毒也有效。

其時,瑞德西韋尚未在全球任何國家和地區獲得許可或批準使用,吉利德首席醫學官Merdad Parsey當時表示,“緊急使用瑞德西韋治療伊波拉病毒感染患者的可用臨床數據有限。儘管目前尚無瑞德西韋對新冠肺炎的抗病毒數據,但其他冠狀病毒的可用數據給了我們希望。”

但這並不妨礙瑞德西韋成為各界寄予厚望的潛在有效藥物。一時間,臨床試驗、專利糾葛、“蹭熱度”抬股價的相關企業熙熙攘攘,成為疫情期間的一大“奇景”。

“我們認為瑞德西韋可能有預期效力。”在2月24日晚世界衛生組織-中國冠狀病毒病聯合專家考察組在北京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聯合考察組組長Bruce Aylward博士表示。

特殊時期,各國的監管機構也都為瑞德西韋“開綠燈”。當時正是中國疫情焦灼的時期,由中日友好醫院負責的兩項瑞德西韋臨床試驗火速過審並在湖北省開展;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也在迅速審評後批準了由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主導的一項臨床試驗。此後瑞德西韋相繼在全球其他疫情嚴重的國家展開臨床試驗。

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或許是製藥史上受關注度最高的試驗,在等待揭盲的幾個月中,隨時隨處可見全球人民翹首企盼的焦灼。

4月10日,針對瑞德西韋在全球的進展,Daniel O’Day發佈了一封公開信,稱目前瑞德西韋有七項臨床試驗已經啟動,預計在4月底獲得瑞德西韋針對重症患者研究的初步數據,但在中國“因入組停滯,針對重症患者的研究已停止”。成為瑞德西韋的一大轉折點。

4月29日,靴子落地,同時也等來了一場“同台對壘”大戲:《柳葉刀》正式發表了瑞德西韋第一項臨床試驗的數據結果,即在中國湖北十家醫院開展的,針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多中心試驗。結果顯示,與安慰劑相比,接受瑞德西韋給藥治療並沒有顯著提高新冠肺炎患者的臨床改善時間、死亡率或病毒清除時間。

換句話說,瑞德西韋的療效不明顯。

而同日,吉利德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則發佈公告稱其臨床試驗顯示瑞德西韋顯示出積極的效果,且已達到其主要終點。接受瑞德西韋治療的晚期患者康復速度快於接受安慰劑的患者。

儘管如此,其間還經曆了FDA授予瑞德西韋“孤兒藥認定”、吉利德又要求撤回等眼花繚亂的事件。5月1日,瑞德西韋迎來了監管的突破,FDA授予瑞德西韋治療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緊急使用許可(EUA),“儘管在瑞德西韋治療新冠肺炎的使用中,關於人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信息知之甚少,但該試驗藥物已在一項臨床試驗中顯示,可縮短某些患者的康復時間”。

根據NIAID等臨床試驗結果以及FDA的批準,瑞德西韋此後分別在日本、英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也獲得了緊急使用許可。

臨床試驗結果是瑞德西韋“命運”的“分水嶺”。

不同的結果一出,打破了人們對其“特效藥”的幻想,但瑞德西韋仍不失為臨床可選的治療藥物之一。

對於業界來說,證明其有一定療效之後,關心的焦點變成了產能和後續商業化能力。當地時間5月5日,在瑞德西韋獲得FDA緊急使用授權後,吉利德發表了擴大其供應的聲明。

5月13日,吉利德宣佈已經與5家位於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仿製藥生產商簽署了非獨占自願授權協議,以進一步擴大瑞德西韋的供應,併負責供應127個國家和地區。這幾乎涵蓋了所有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國家和地區,以及一些面臨顯著醫療障礙的中高收入和高收入國家。

4月30日,吉利德公佈了2020一季度業績,營收55億美元,同比增長5%。研發費用增長主要由於投入在瑞德西韋開發治療新冠肺炎的費用,包括5000萬美元擴大生產規模和臨床試驗成本。

據Daniel O’Day的說法,“我們預計在瑞德西韋的研發和生產上的投資將超過10億美元,我們的承諾將持續到2021年及以後。”

看起來,瑞德西韋的故事還能再講一段時間。

(作者:盧杉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