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衝高回落引多空激烈博弈 全球大型資管機構長線看漲
2020年10月23日00:38

原標題:人民幣衝高回落引多空激烈博弈 全球大型資管機構長線看漲

多位歐美資管機構人士向記者透露,儘管市場對央行再度出招的預期有所升溫,但多數全球資管機構依然看好人民幣穩健升值前景。

截至22日19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CNY)徘徊在6.6788,較前一個交易日創下的年內新高6.6416下跌逾300個基點。

“這背後,不少對衝基金認為中國央行可能會再度出招,開始逢高沽空人民幣。”一家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告訴記者。整個22日,這種預期在外彙市場有所蔓延。多家對衝基金開始買入7天期、執行價格在6.75-6.8的人民幣看跌期權,或加倉執行價在6.72以上的看跌人民幣掉期交易頭寸。

他透露,這種沽空操作,在國家外彙管理局表示將進一步加快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額度投放節奏並擴大規模後驟然升溫。甚至個別對衝基金開始將此視為央行再度出招的“重要信號”。

此前10月10日,儘管央行下調遠期售彙業務外彙準備金率,卻未能遏製人民幣持續快速升值趨勢。10月21日,境內人民幣彙率再創年內新高6.6416,一度收複6.65整數關口。

多位歐美資管機構人士向記者透露,儘管市場對央行再度出招的預期有所升溫,但多數全球資管機構依然看好人民幣穩健升值前景。近期他們已重新調整了人民幣彙率投資模型,中長期內,將人民幣與全球疫情捲土重來緊密關聯——若歐美國家疫情持續擴散且無法儘早研發有效疫苗,全球資本勢必紛紛流向人民幣資產避險,推動人民幣彙率長期走強。

這構成當前全球投資機構人民幣投資策略的驟然分化——相比不少對衝基金擔心央行再度“出招”而押注人民幣彙率衝高回調,眾多全球長線投資機構則依然力挺人民幣持續走強。

逢高沽空僅是風險對衝需要?

在上述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看來,近日人民幣與美元走勢再度呈現高度負相關狀態。本週前三個交易日人民幣彙率之所以大幅上漲迭創年內新高,一個重要原因是其間美元指數從93.6回落至最低92.6,10月22日人民幣彙率衝高回落,也受到美元指數反彈至92.9的影響。

“但這背後,是對衝基金變聰明了。”他告訴記者。本週以來人民幣彙率快速飆漲迭創新高,令遠期售彙業務外彙準備金率下調措施幾乎失效,因此他們擔心央行很可能會再度出招,紛紛轉而看著美元漲跌交易人民幣彙率,提升投資“安全性”。

“事實上,這些天越來越多對衝基金一邊買漲人民幣,一邊正密切關注中國央行最新政策動向。”Cornell Capital合夥人Ann Berry向記者透露。尤其是外彙管理局人士表示將進一步加快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額度投放節奏並擴大規模,令不少對衝基金預感到央行再度“出招”,轉而藉著10月22日美元反彈,紛紛逢高買跌人民幣彙率套利。

一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也向記者表示,除了加快QDII額度投放節奏,目前不少對衝基金都在密切關注離岸遠期外彙市場,密切關注央行相關部門是否在遠期外彙掉期交易出手,以遏製目前日益升溫的人民幣彙率投機看漲熱情。

“不過,大舉沽空人民幣的對衝基金屈指可數。”他直言,多數對衝基金依然看好人民幣彙率漲勢,甚至很多看好民主黨贏得美國大選的對衝基金已經大舉買入3個月期看跌美元看漲人民幣(押注人民幣彙率達到6.4)的高杠杆期權組合,因為市場預期民主黨獲勝將緩解中美關係,令人民幣彙率獲得新的上漲動能。

在他看來,22日部分對衝基金逢高沽空人民幣,很可能是基於風險對衝的考慮。因為他們此前大舉加倉人民幣看漲頭寸,導致人民幣彙率投資組合的潛在波動性有所上升。因此在央行再度出招的預期升溫情況下,他們需要減持部分看漲頭寸以壓低波動性。

“事實上,只要中國央行不採取下調存款準備金率、降息等措施,市場買漲人民幣的熱情不會明顯減退。”這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認為。因為相比歐美疫情捲土重來導致歐美央行不得不加碼貨幣寬鬆力度,中國央行相對穩健的貨幣政策正導致人民幣利差優勢進一步凸顯,驅動對衝基金持續追漲人民幣,甚至在央行再度“出招”令人民幣彙率回調後,他們又會逢低追漲人民幣。

全球資管機構長線看漲人民幣

記者多方瞭解到,10月以來海外投資機構持續看漲人民幣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他們發現疫情導致節假日中國人出國旅遊驟降,加之海外資本持續加倉人民幣資產,導致中國資本跨境流動趨於“進大於出”。

“這或許也是此前央行下調遠期售彙業務外彙準備金率未能有效遏製人民幣漲勢的一大原因。” Ann Berry認為。不少對衝基金通過調研發現,在人民幣持續快速升值的情況下,越來越多企業選擇了延後購彙,導致銀行售彙業務量趨於下滑,某種程度抵消了上述調控政策效果。

這驅動央行相關部門繼續在促進金融市場雙向深度開放“做文章”。

近日外彙管理局指出,近期計劃分批次新增QDII額度約100億美元。與此同時,目前正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試點的合格境內有限合夥人(QDLP/QDIE)政策也將進一步擴大規模。

有對衝基金經理表示,目前QDII/QDLP/QDIE的額度擴大,能否抵消資本跨境流動“進大於出”的態勢,仍是未知數。畢竟,5月以來海外資本月均加倉人民幣債券的規模超過千億人民幣(逾130億美元)。

“儘管中國外彙儲備整體保持平穩波動,但這主要是受到資產估值波動影響,並沒有改變資本跨境流動進大於出的整體趨勢。”前述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認為。這也是眾多全球長線投資型資管機構堅定看漲人民幣的重要驅動力之一。

記者多方瞭解到,隨著歐美疫情捲土重來,越來越多全球資管機構都將中國資產作為單獨資產類別進行配置(大幅提高中國資產投資比重),加之9月以來中國相關部門出台多項金融市場對外開放新政簡化了海外資本投資操作流程,進一步打消他們資金入境容易出境難的顧慮,令這些全球資管機構加倉人民幣資產步伐提速同時,對全球資本流向人民幣資產日益看好,進而紛紛買漲人民幣。

“以往,多數全球資管機構會買入3個月人民幣掉期交易並循環操作,以對衝人民幣彙率大幅波動風險,如今他們要麼一口氣買入1年期看漲人民幣期權衍生品或掉期交易,要麼幹脆直接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卻不做任何彙率風險對衝操作,因為他們看漲人民幣長期穩健升值。”Blue Line Futures市場策略師Phillip Streible指出。

(作者:陳植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