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就像搬新家?約翰遜掀翻談判桌 商界沮喪
2020年10月22日00:30

原標題:脫歐就像搬新家?約翰遜掀翻談判桌 商界沮喪

約翰遜對曼徹斯特地方政府的談判姿態,是否也會真的用來對付歐盟?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雙方自我認定的談判底牌強硬程度。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用被談判對手視為“野蠻”的方式迅雷不及掩耳地接連掀翻兩張談判桌——先是上週末宣稱與布魯塞爾就脫歐貿易協定進行的談判到此為止;10月20日,他又撇開試圖討價還價的曼徹斯特工黨市長伯納姆(Andy Burnham),直接宣佈要對這個英格蘭北部最大城市實施最高級別的防疫限製措施。

而在當天與250位商業領袖的視頻會議上,約翰遜和英國內閣大臣戈夫(Michael Gove)言簡意賅通知他們趕緊為12月31日脫歐過渡期結束認真做好準備,並堅稱無協議脫歐也將帶來重大機遇。戈夫聲稱,脫歐就像“搬到新房子”一樣,一開始很麻煩,但最終還是值得的。約翰遜則表示他將幫助企業為即將到來的改變做好準備。

“Rien ne va plus!”約翰遜在電話裡用一句法語俚語敦促商界領袖們:投注結束啦。至於究竟該怎麼準備,一位參會企業傢俬底下抱怨,首相併未給本已疲於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他們提供更多細節。這場僅持續了23分鐘的視頻會議令部分參會企業大佬倍感沮喪。

約翰遜不惜在一天之內得罪兩撥人——曼徹斯特市政府和本國商界大佬,或許也可以看作是給歐盟的強烈暗示信號——這個掌控唐寧街的人可不是虛張聲勢,而是真的會說干就干、破釜沉舟,所以歐盟若還不準備作出實質讓步,就別想再談判了。

前歐洲議會議員、倫敦智庫經濟事務研究所學術和研究總監賽卡瑪爾(Syed Kamall)認為,英國的確不只是說說而已,實際上已在公務員隊伍和政府層面為無協議脫歐做準備;而歐盟擔心英國成功脫歐對其它成員國產生不良影響,因而其談判策略的關鍵仍是讓英國脫歐儘可能困難。

該誰讓步

儘管雙方都聲稱談判之門敞開,英國和歐盟的脫歐談判卻無法打破持續的僵局。

雙方談判一直卡殼在兩個問題上:一是公平競爭環境,布魯塞爾希望確保英國政府對企業的援助不會導致不公平,從而削弱歐盟企業地位;二是歐盟漁民可以繼續進入英國水域捕撈。

20日和21日,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和英國首席談判代表弗羅斯特(David Frost)已連續兩天舉行電話會議。

巴尼耶上週五在歐盟峰會上曾表示,他已向英國建議,他的團隊本週一前往倫敦繼續推進談判,但是被後者拒絕。

在21日下午的電話會談後,巴尼耶通過社交媒體發佈信息稱,雙方應該“充分利用剩下的時間”達成協議。他表示自己還可以在本週四前往倫敦與弗羅斯特進行面談。

英國首相發言人的回應是:恢復談判的大門雖敞開,但“只有在歐盟從根本上改變其做法的情況下”才能實現。

約翰遜先前將10月15日定為與布魯塞爾就未來貿易關係談判的確切截止日期,上週歐盟峰會協商無果,約翰遜宣稱英國準備退出談判,除非布魯塞爾做出“根本性的改變”。

在上週五發佈的一段事先錄製的視頻中,約翰遜抨擊布魯塞爾“希望繼續以一種完全無法接受的方式”來控制英國的命運和自由以及漁業。

他說:“鑒於他們在過去幾個月大部分時間里都拒絕認真進行談判,同時鑒於這次峰會似乎明確排除了加拿大式協議,我得出的結論是,我們應該為2021年1月1日(無協議脫歐)做好準備,採取澳州式安排,基於簡單的全球自由貿易原則。”

首相發言人則更進一步,在隨後的吹風會上說:“貿易談判已經結束,歐盟通過說他們不想改變談判立場而有效地結束了談判。”

英國的威脅無疑令歐盟感到震驚,但歐盟的權力核心在很大程度上仍視約翰遜的警告為“虛張聲勢”。有歐盟官員表示,如果在接下來兩週或三週內還沒達成協議,那就必須認真開始準備無協議脫歐的情況了。

而唐寧街似乎也認為,布魯塞爾希望英國成為惟一做出真正讓步的一方。

英國希望談判轉向所有領域的法律文本討論,作為讓步的姿態之一,在週一的電話會談後,巴尼耶對此的態度從先前的拒絕轉為願意接受。但是,英國官員提出,除非布魯塞爾接受現在正與一個“獨立主權國家”進行談判,否則正式談判將無法恢復。

戈夫在下議院表示,英國無法接受這樣的協議,要求英國以幾乎相當於當前配額繼續向歐盟成員國提供本國水域的捕撈使用權,以及歐盟擁有裁決權的國家援助體系。

“這樣的談判沒有意義,不會讓我們離找到可行解決方案更近。”戈夫說。

歐盟領導人仍懷疑約翰遜是否真正想達成脫歐協議。約翰遜週二則明確表示,無協議脫歐的結果“對於政府來說沒有恐懼”。

底牌誰強

過去幾天,與約翰遜公開對撕的曼徹斯特市長一直是媒體關注焦點,他向唐寧街叫板,強烈反對將該市列入疫情防控第三級,除非政府滿足其對財政支援的要求。

約翰遜為談判設定的最後期限是週二中午12點,警告在那之後,若地方政府還不同意,中央政府將單方面採取措施而無需當地政府支援。

時限到了,談判無果。當天下午,約翰遜宣佈曼徹斯特市自週四午夜進入最高的第三級限製,所有餐館、酒吧、賭場、遊戲廳和娛樂場所關閉,不同家庭避免室內混合,政府將為當地提供2200萬英鎊支援。

而在那之前幾小時,伯納姆還拒絕了唐寧街給出的撥款6000萬英鎊支援的報價。

伯納姆最初要求政府為該市提供7500萬英鎊以支援受影響的企業,後來降至6500萬英鎊,而唐寧街願意支付的6000萬英鎊距此僅差500萬英鎊。

約翰遜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為了公平起見,給曼徹斯特的條件必須符合與蘭開夏郡和默西塞德郡達成的協議。約翰遜強調面對當地新冠感染率飆升他別無選擇,“不採取行動將傷害曼徹斯特的國民保健服務體系,並導致許多曼徹斯特居民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伯納姆指責政府採取“野蠻”戰術。他希望為本地受影響的企業僱員爭取到80%的工資代償計劃,這是3月第一次全國封鎖期間政府為保就業實施的措施,該工資補貼政策已結束。

英國財政大臣蘇納克(Rishi Sunak)表示可為受影響僱員提供相當於工資三分之二的補貼。在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已花費超過2000億英鎊以後,蘇納克顯然需要儘可能限製公共開支。

約翰遜對曼徹斯特地方政府的談判姿態,是否也會真的用來對付歐盟?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雙方自我認定的談判底牌強硬程度。

柏林一直對英國脫歐及相應地緣政治後果感到不安,這也是為什麼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在整個脫歐談判過程中都更傾向於與倫敦進行建設性對話;而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對英國脫歐的立場始終更強硬,將其看作法國的機遇,並希望英國深切嚐到離開歐盟的代價。

迄今在捕魚權問題上的糾紛無法化解,正是因為法國帶頭不肯讓步。

“我們可以接受犧牲漁民利益的脫歐嗎?不!”馬克龍說。他強調脫歐談判是關於英國與歐盟之間未來關係的整體以及如何對其進行監管。在他看來,英國人更需要歐盟的單一市場,因此“他們更依賴我們”。

但是馬克龍也不得不承認,一旦英國選擇無協議脫歐,就可以切斷進入其專屬經濟區的通道,這意味著歐盟漁民將不再被允許在英國水域捕魚。目前包括法國在內的歐盟漁民捕撈的所有魚類中有42%來自英國水域,按照歐洲漁業聯盟的說法,這可能會導致歐洲漁業的整體淨利潤削減一半,並損失至少6000個就業崗位。

對英國漁民和魚類加工零售商來說,進入歐盟市場的機會也必然減少,並面臨關稅負擔。當前英國漁業出口的海產品中約75%運往歐洲市場,但這些年實施的歐盟共同漁業政策對英國漁業發展不利,其所占歐盟市場份額非常小。

安聯分析師博阿塔(Ana Boata)指出,如果英國無協議脫歐,對歐元區造成的損失可能高達330億歐元,德國將是歐盟成員國中最大輸家,損失估計82億歐元,荷蘭和法國也將分別受損達48億歐元和36億歐元。

在德國商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克拉默博士(Jörg Krämer)看來,法國在漁業問題上的強硬態度對歐盟的整體利益而言是因小失大。

“自由貿易協定絕不能因為漁業的利益而失敗,因為漁業的宏觀經濟重要性可以忽略不計。”他說。他認為德國總理應該向馬克龍施加壓力,要求其做出妥協。

法國歐洲事務部長博恩(Clément Beaune)則呼籲絕不能在談判的最後幾天失去冷靜,暗示要等待對手讓步。他將達成協議的時限設在11月初,並告訴法國國民議會,歐盟在此之前將不會採取任何新辦法。

問題是,英國會讓步嗎?

20日下午,英國國際貿易大臣特魯斯(Liz Truss)證實,與美國之間的第五輪貿易談判已開始,雙方都同意在美國大選前加強談判。由於英美貿易關係的規模和重要性,外界認為這將極大推動約翰遜政府的脫歐計劃。

英國與美國的貿易額2018年度為2016億英鎊,占當年英國貿易總額的15%。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當晚也表示,他對自今年5月開始的與英國雙邊貿易協定談判取得進展感到“非常滿意”,目前三十多個小組正在同時展開談判,並樂觀預計協議“很快就會達成”。

眼下對脫歐協議最著急的人也許不是約翰遜,而是巴尼耶。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到明年1月9日就年滿70了,根據歐盟委員會工作人員條例,歐盟官員66歲退休,最多可延長四年幹到70歲。

在最新一輪較量中,這位資深法國政客在接近“從心所欲,不踰矩”的日子裡似乎終於意識到,約翰遜的談判戰術看似瘋狂,卻絕對有膽量付諸行動。

(作者:師琰 編輯:和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