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綜藝走向中年化
2020年10月21日11:19

原標題:2021年,綜藝走向中年化

犀牛娛樂原創

文|冷罐頭 編輯|樸芳

近日,芒果TV在長沙舉辦了2021青春新芒品鑒會,率先公開了2021年,芒果TV在劇綜領域的佈局。

品鑒會上,除對作品儲備與規劃的洞察外,某個年齡群體的存在,也被持續放大。

30+男女,在綜藝版圖中,即將“風生水起”。

根據此次招商會的介紹,在2021年,芒果TV以中年藝人為主要嘉賓陣容的節目,預計會有5檔。如果再算上有著“售後”性質的團綜,那麼數量就上升到了7檔。從平台的排播情況來看,幾乎沒有斷檔期。

Q1季度上,有《乘風破浪的姐姐2》《婆婆和媽媽2》兩檔節目預計播出;Q2季度,有《妻子的浪漫旅行5》以及姐姐們的團綜《姐姐們的愛樂之城2》上線;Q3季度,有全新綜藝《披荊斬棘的哥哥》與觀眾見面;Q4季度,有哥哥們的團綜以及新節目《大肚男》收尾。

從節目的嘉賓體量上看,2021年,僅芒果TV一家平台,幾乎就能實現近百位中年藝人的“再就業”。

優愛騰也同樣如此,在已公開的綜藝片單中,均在努力抓住“中年化”這一“風口”。毫不誇張地說,2021年的綜藝場,屬於中年人。

“中年選秀”元年

最火熱的,還要數“中年選秀”。

今年六月,《乘風破浪的姐姐》橫空出世,成功將這一理念大眾化,且在市場價值上獲得了有力的驗證。儘管被不少觀眾指責為“高開低走”“爛尾”,但在熱度上一騎絕塵,芒果超媒也成功憑其實現了千億市值。

巨大的熱度池已經初顯規模,所以第二季《乘風破浪的姐姐》再度揚帆起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據會上介紹,第二季“浪姐”在賽制上將會進行全新變革,啟用X賽制,提高真人秀比例,同時選手也會擁有更高的自由度。

在觀眾最關心的選手陣容上,也給出了“撲朔迷離”的答案。會上給出了十個嘉賓關鍵詞:歸國能力者、豪門金曲王、初代萬人迷、國民媳婦、百變舞台妖精、暴走實力派、最佳女主角、中年叛逆、唱跳天花板、高智商A姐,引發了數萬條討論。

早在芒果TV2020戰略發佈會上亮過相的《披荊斬棘的哥哥》,此次也披露了更多信息。

作為“浪姐”的性轉版節目,《披荊斬棘的哥哥》在節目理念以及模式上,與“浪姐”並無太大出入:邀請30位30+的哥哥,共同角逐成團位,打造中國綜藝史上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中年男子圖鑒。

口號很動人,但見慣了“套路”的觀眾,並未有太多波瀾。反倒是擬邀發起人賈玲,為節目帶來了不少路人好感度。

能不能過觀眾關,還尚未可知。但已知的是,哥哥、姐姐們面前,又被增設了一道“對手”關卡。

除芒果TV外,其他平台也紛紛入局。愛奇藝將於2021年推出《不愧是姐姐》,集結姐姐們與知名團體進行battle ,battle 失敗即刻淘汰,最終組成“最強姐姐團”。

優酷網播、東方衛視台播的《熱血追光者》(原名《不服啊我的哥!》)預計將於今年Q4季度播出,聚焦男性壓力,採取全年齡段選角方式,打造跨年齡、跨時代、跨次元的“中國最強男團”,言承旭、胡兵、鍾漢良均已敲定。

四檔節目在模式上大同小異,“中年選秀”的元年,即將開啟。

綜藝場上,中年危機消散

綜藝場上,“中年危機”的論調已經站不住腳了。

不會唱跳、沒有成團夢也無傷大雅,主打中年藝人的綜藝節目,已經走向了多樣化。除上述的“中年選秀”外,觀察類節目也成為了中年藝人的主戰場。在《妻子的浪漫旅行》《做家務的男人》《婆婆和媽媽》等節目中,中年嘉賓幾乎佔據了半壁江山。

如果說“中年選秀”是在時代浪潮下應運而生,那麼在觀察類綜藝中,能獨占一方天地,則是憑藉著“人到中年”所獨有的特質。

一方面,在於中年藝人身上,強烈的生活感。

對於真人秀節目而言,生活感可以稱之為命脈。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中年藝人身上,有著更為複雜的社會關係、與普通受眾更為接近的“雞毛蒜皮”。與戀愛、催婚成為唯一話題點的單身男女觀察類綜藝相比,中年人的生活顯然有了更多元的觀察角度與解題思路。無論是在共鳴感上,還是在具有全民討論度的話題點上,都具有強大的先天優勢。

另一方面,在於觀察類綜藝差異化的打法,與中年藝人的調性,頗為相近。

《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閨女》的出現,宣告著觀察類綜藝的模式,正式引入中國。真人秀+觀察室的節目框架,相對來說是非常簡單的,想要在此基礎上,玩一些“新花樣”,難度較高,反倒是切入視角的變更,更加具有吸引力。在這樣的情況下,代際關係、夫妻情感等中年人特有的豐富生活,就成為了觀察類綜藝的“王牌”。

芒果TV預計在2021年Q4季度推出的《大肚男》,則又從全新的角度展開。

《大肚男》是一檔集減肥、遊戲、挑戰為一體的爆笑男團真人秀,集結六位中年發福,有大肚腩的中年男星們,為了健康立下誓言決心減肚。每期節目通過驗證觀眾發來的各種減肥方式來與觀眾互動。節目的定位是以喜劇的形象、非正式的減肥方式,傳遞新潮、治癒的樂活理念。

中年藝人的生存環境,已經提升到有朝一日肥肉也能成為“賣點”的程度了。

差異化才是王牌

“中年化”的綜藝,從數量以及類型上來看,是向良的。但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來看,暗流正在湧動著。

必須要承認的是,無論是有著成團夢的哥哥姐姐,還是更傾向生活感的觀察類真人秀,明年都會面臨著如今偶像選秀節目所處的窘境,即優質選手稀缺,嘉賓陣容“難產”。

這從各平台的擬邀名單中,就可以窺見一二。

同樣做姐姐團的《乘風破浪的姐姐2》與《不愧是姐姐》,擬邀名單存在著部分重疊,憑藉一首《紅色高跟鞋》成為“姐圈頂流”的劉敏濤以及宋茜等唱跳型女藝人,都成為了兩檔節目爭奪的對象;《披荊斬棘的哥哥》和《熱血追光者》則同樣如此,據網傳擬邀名單顯示,秦昊、俞灝明等也均成為了兩檔節目的“心儀選手”。

即便擬邀嘉賓很搶手,但市場反饋卻並非如此。

《乘風破浪的姐姐》因其高開低走、節目走向與宣傳的理念背道而馳、成團即解散等原因,在很大程度上,透支了觀眾的信任度與好感度,對於《浪姐2》即將歸來的消息,評論區中一片“大可不必”。

而中年男藝人的成團選秀,處境更為落魄。《乘風破浪的姐姐》大爆以後,《披荊斬棘的哥哥》快速搶灘的消息緊隨其後,可以說在節目雛形剛剛顯露時,便激發了網友的眾怒。

網友憤怒指責的點,主要集中在,屬於女性藝人的生存空間本就狹窄,經曆過漫長的艱難時期後,才迎來了如今稍有起色的局面,即便如此,男星們還硬要橫插一腳,共分這杯羹。

所以消極的情緒,在“中年男團”的概念剛剛落地時,便挾裹在其中。

與此同時,已出道藝人的身份,決定了成團後隊員合體,幾乎是奢求。從浪姐給出的失敗範本來看,團綜可能是唯一的“售後服務”,曾經打動大眾的節目理念,只是紙上談兵。這種後續操作,決定了選手及節目只是曇花一現,對於內娛生態而言是不利的,更接近於單純的內耗。節目組做到“知行合一”,在節目模式及後續發展上發力,才是關鍵。

觀察類綜藝也同樣如此,無論是《妻子的浪漫旅行》還是《做家務的男人》,均開始了走下坡路。隨著綜N代的頻出,開始走向疲軟,江河日下。對於觀察類綜藝來說,“鐵打的”節目模式,“流水”的嘉賓陣容,也並不是明智之舉。中年藝人這塊“風水寶地”也即將被掏空了。

在綜藝場上,最多的紅利永遠在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的手中,跟風和模仿,或許能草草分得一杯羹,但是沒有出路的。

創新,永遠是綜藝場上的第一生產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