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葡萄酒可以造假嗎?
2020年10月21日17:04

原標題:法國葡萄酒可以造假嗎?

原創 環行星球 環行星球 收錄於話題#法國葡萄酒5#關於法國的一切16#Léa12

文/Léa

圖文:審稿-白鷗、排版-文琪

封面圖:©Federico Rostagno/Shutterstock

在我的上一篇文章,我講了在法國讀葡萄酒職業本科的故事。

作為班上唯一的中國學生,我經曆的最尷尬的一件事情就是課堂上大家討論起中國的假紅酒問題。

法國同學被形形色色的“拉斐”“Lafei”等騷操作驚嚇得花容失色,然後紛紛化身拉菲酒莊野生代言人,向我投來義憤填膺的灼熱目光,烤得我差點兒原地蒸發。

法國媒體對中國市場上假拉菲的報導

來源:Midi Libre

那麼,躬身自問一下,自詡紅酒世界的課代表,法國難道就沒有假酒嗎?就永遠偉大光明正確嗎?法國老百姓就能百分百保證喝到放心紅酒嗎?

法國葡萄酒評比現場

來源:本文作者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貓膩。無論多麼冷酷無情的監管,都無法消滅不良酒商內心熊熊燃燒的利慾小火苗。

法國雜誌的專題文章《葡萄酒:如何避免上當》

來源:La Gazette第1570期

在法國,打擊假酒的主要監管部門是經濟部下屬的“競爭、消費和反欺詐總局”(Direction générale de la Concurrence, de la Consommation et de la Répression des fraudes,法語簡稱DGCCRF)。

每年DGCCRF爆出來的假紅酒,那都是五花八門琳瑯滿目。

DGCCRF檢查超市葡萄酒

來源:法國經濟部次長Agnès Pannier-Runacher官方推特

一.加“作料”

非法添加劑是假酒最常用的招數。

一般來說,法國假紅酒中的非法添加劑倒不是化學色素或者工業酒精之類對人體有害的物質,而是為了改善紅酒口感額外增添的“配料”,雖然對健康無損,但卻是行業違禁品。

發酵中的葡萄

來源:bienpublic.com

很多人可能想不到,法國紅酒造假中使用最多的非法添加劑是——糖。

加糖本來是葡萄酒釀製的正常工序之一,專業術語叫做chaptalisation,是法國化學家Jean-Antoine Chaptal發明的,在一定程度上是法國相關法律準許的。

但有非常嚴格的限定條件,只有特定的產區(天氣冷涼、葡萄不易成熟的地區)、特定的年份(天氣惡劣導致葡萄成熟度不夠、果實糖分不足)才能加糖。不符合條件加糖就屬於違法。

往釀酒罐中加糖

來源:reussir.fr

除了糖以外,酒石酸也是另外一個經常被查到的非法添加劑,和加糖一樣,雖然加酸也是正常的釀酒工序,可以起到微調口感的作用,但是法國葡萄酒法律對加酸也有嚴格的限製,過度添加也屬於造假的違法行為。

左邊是樣品,右邊是加過酸的酒

來源:Olivier Colas

加糖加酸的假紅酒暴露蹤跡,往往是從查食品批發商開始的。

法國北部盧瓦爾河地區的監管部門就曾經發現,當地的一個供應商在2012到2017年期間,無發票出售了110噸的糖和700公斤的酒石酸。

這些流入“黑市”的糖和酸都經由中間人賣給了當地的不同酒莊,相當於參與生產了8百萬瓶的不合規葡萄酒。

法國葡萄酒評比現場

來源:本文作者

如果說,糖和酸都還在普通老百姓的食品科學知識閾值內,那麼,往葡萄酒里加牛奶,你能想像嗎?

1998年,波爾多的著名酒莊Château Giscours(國內一般譯為“美人魚酒莊”)被查出在葡萄酒中加牛奶,用以去除酒中的異味。這在當年是驚爆酒圈的大醜聞,直到現在都沒被遺忘。

Château Giscours美人魚酒莊

來源:酒莊官網

大家可能會聽到某些品酒達人一邊搖晃高腳杯,一邊說這款紅酒里有黑醋栗的香氣。這本來是葡萄酒自然發酵產生的香氣,經常會出現在風味濃鬱,且酒體飽滿的紅酒中。

但是一些不良酒廠為了迎合消費者對這種香氣的喜愛,乾脆往紅酒里摻雜黑醋栗濃縮果汁。

2014年,DGCCRF就查出有兩家公司(同屬於一個老闆)這樣造假,後來,老闆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期執行,並處罰款37,500歐元,兩家公司分別被判處15萬歐元和5萬歐元的罰款。

黑醋栗

來源:wikimedia

二.走“捷徑”

在很多消費者的腦海里,紅酒和橡木桶是緊緊捆綁在一起的,就跟吃餃子必須蘸醋一樣,沒在橡木桶里泡過的紅酒是沒有靈魂的。但是,橡木桶是很貴的,一個橡木桶至少600歐元(約4500人民幣),不是所有酒莊都買得起。

拉菲酒莊的橡木桶

來源:酒莊官網

為了讓自己的酒有“橡木的高貴熏陶”,某些酒莊會在酒里加橡木片,就跟泡茶葉一樣,橡木的味道就進入酒液了。

這種操作在一些地方是合法的,但法國很多產區對這種“抄近路”的做法是明令禁止的。不過,由於成本差異巨大,用木頭片代替橡木桶就成了紅酒弄虛作假的手段之一。

用來泡酒的橡木碎片

來源:AlcoFermBrew

另一個釀造工序上的造假更簡單粗暴。法國近些年特別流行桃紅葡萄酒,這種酒應該是通過輕微萃取紅葡萄皮中的顏色釀製而成的。

我參加過的一次桃紅葡萄酒品鑒

來源:本文作者

但是,動了歪腦筋的酒廠馬上想到了多快好省的“良策”:直接把少量現有已釀好的紅葡萄酒兌在白葡萄酒里,voilà!一瓶桃紅就誕生了!

2016年,法國西南地區的一家釀酒合作社Vinovalie,就被查出用紅白相混的非法方式出產桃紅葡萄酒。這種非法混合葡萄酒的操作還有一個專有名詞,行話叫做coupage(切割,相當於英語的cutting)。

法國媒體對此事的報導

來源:RT FRANCE

三.以次充好的“月亮酒”

2016年11月,法國波爾多的一個酒莊主François-Marie Marret被當地刑事法院判處兩年徒刑和近800萬歐元的罰款。

原因是,他非法購買了一批禁止銷售的劣質葡萄酒(質量過低,本應送去蒸餾廠做酒精),並摻進自家旗下的酒莊中,以高品質葡萄酒名義出售。

法國人還給這類假酒起了個很唯美的名字,叫“月亮酒”(法語 vin de lune),因為這些不適合標準的低劣葡萄酒都是在晚上運輸的。仔細品味一下還蠻有詩意的,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假酒落誰家~

“月亮酒”的主角François-Marie Marret

來源:法國西南報

四.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為了保證品質,法國葡萄酒法律法規對產量是有限製的。例如,波爾多紅葡萄酒產區規定,每公頃出產的葡萄不能超過1萬公斤,所出產的葡萄酒不能超過6千升。

但一些酒莊為了追逐利益,會非法超額增產,增產的葡萄酒也不申報,偷偷賣掉。

這些“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做法有一個惟妙惟肖的名字:海綿葡萄樹(法語 vignes éponges),讓人不禁懷疑法國人是不是偷偷讀了魯迅:葡萄酒就像海綿裡的水,只要你願意擠,總還是有的。

法國媒體對“海綿葡萄樹”的報導

來源:法國西南報

五.掛羊頭,賣狗肉

釀酒葡萄有不同的品種,釀出來的紅酒味道也不一樣。

和宇宙間的萬事萬物一樣,葡萄品種也是有鄙視鏈的,例如黑皮諾(法語 Pinot Noir)就是一個B格比較高的品種。供不應求的情況下,一些法國不法酒商就用其他品種來冒充黑皮諾,假酒還大批量出口到了美國。

黑皮諾

來源:wikimedia

法國執法部門查出,在2005到2008年期間,法國南部的一家葡萄酒公司每年都向美國出口超過100,000百升的黑皮諾紅酒,而當時整個南部地區的黑皮諾年產量只有50,000百升,這其中的貓膩可想而知。

五.改國籍

除了葡萄品種外,葡萄酒的國籍也是有鄙視鏈的。在歐洲主要產酒國中,西班牙葡萄酒向來價格便宜,於是催生了一種“改國籍”的作案模式。

2018年,DGCCRF破獲了一起大型假酒案,幾家法國酒商大量進口散裝的西班牙廉價葡萄酒,然後在法國裝瓶,不動聲色地完成了“法國化”,偽裝成法國葡萄酒出售,涉案葡萄酒數量達到1000萬瓶。

法國媒體對此案的報導

來源:SLATE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