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對抗不滿,只能“學會寬恕”
2020年10月20日05:31

原標題:想要對抗不滿,只能“學會寬恕”

想要對抗不滿,只能“學會寬恕”

閆晗

想像一下這個畫面:一個忙碌的航空調度員面對著密密麻麻的屏幕,屏幕上的飛機已經在空中連續盤旋了良久無法降落,佔據領空,消耗資源,隨時可能發生事故。生活中尚未解決的不滿就像這些飛機一樣,在腦海中盤旋多年,成為生活中的壓力,讓人精疲力竭。想要讓“不滿”著陸,收穫內心的平靜,有時需要學會寬恕。

《學會寬恕》一書的作者弗雷德·羅斯金是美國斯坦福大學心理學博士、寬恕研究項目開創者,他招募了一些無法從人際關係的傷害中恢復的人,測量寬恕訓練的有效性。書中分析了不滿形成的原因、如何去寬恕以及如何避免再次受到傷害。

“寬恕”這個詞被一些雞湯文章用得太濫,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居高臨下的說教、和稀泥式的勸解,從而在心底引起反感。其實真正的“寬恕”不是縱容邪惡,不意味著與冒犯者妥協,不意味著忘卻或否定痛苦的事發生過,而是獲得力量,確信那些壞的事情不會毀掉你今後的生活,是為了自己的幸福作出努力。

生活不可能完全符合期待,誰都受到過傷害,有人童年被父母忽視沒有得到足夠的愛,有人受到陌生人的侮辱和冒犯,有人遇到朋友的謊言和背叛……當不滿和傷痛腐蝕著我們的信心,給生活蒙上陰影,很容易陷入思維定式——故事中都有一個壞人,壞人導致了現在的局面,而自己是受害者。當新的壞事情發生時,被歸類到“人們不愛我”“生活不公平”,再一次激起心底的無助和憤怒。

網絡上一度流行著“父母皆禍害”的說法,把生活中的不如意歸咎於原生家庭。比如瑪麗琳遇到各種困難,都會怪罪童年里對她不夠好的母親。她難以擁有美好的兩性關係——是母親的錯;沒有上完學,工作收入低——是母親的錯;輕度抑鬱——是母親的錯;多年來一直肥胖——是母親的錯。一直到52歲,她還走不出“責怪他人”的情緒,一次次跟旁人抱怨,假如有愛她支援她的母親,就可能過上更好的生活。母親有自己的問題,沒有人能選擇出生家庭,但長期全方位的怪罪,損害了瑪麗琳的身體健康和人際關係,讓局面變得更糟糕。

寬恕,只是當傷害發生時的一個備選項,並不是強製的,它是為瞭解決問題而可能做出的選擇。韓劇《機智的監獄生活》里,棒球明星金濟赫因為重傷了要強暴自己妹妹的人被判防衛過當入獄,監獄里有個小嘍囉,因為跟隨的大哥由於金濟赫的緣故被關進懲罰房,想要報復金濟赫,用牙刷捅傷了金濟赫,還揚言不會罷休,找各種機會對他下手。金濟赫做了各種防衛工作,最終採取的辦法是:寬恕對方,把小嘍囉收在身邊,自己做他的新“大哥”。他看透小嘍囉的生存方式就是依附他人,所做的事情並非出於自我意誌,只是他人的打手和工具。金濟赫決定放下仇恨和對抗,用寬恕來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否則身邊總有個充滿恨意的定時炸彈,怎麼提防也不夠。

影視劇的這種情況有些理想化,用寬恕實現拯救,小嘍囉棄惡向善,雙方和解。對於普通人來說,寬恕並不必須要和解,不一定要和傷害你的人重新建立關係,也不意味著放棄了索求正義或補償的權利。你只需要與痛苦的過去和解,確信自己不是過去的犧牲品,讓“不滿”的飛機著陸,從而讓生活迎接新的可能。

閆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0月20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