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一直在與傳染病博弈
2020年10月20日05:31

原標題:人類一直在與傳染病博弈

人類一直在與傳染病博弈

張茜

   “人類與傳染病的博弈”科普展覽現場。北京市科學技術協會提供
“人類與傳染病的博弈”科普展覽現場。北京市科學技術協會提供

近期,由北京市科學技術協會舉辦的“人類與傳染病的博弈”展覽備受關注,自9月底開展以來已經迎接了兩萬餘參觀者,線上宣傳內容的點擊量超過2500萬人次。該展覽講述了科技發展在人類傳染病抗爭史中的重要作用,為普通人理性認識傳染病和防疫提供了一個具有縱深感的視角。

與此同時,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席捲全球。截至10月19日,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顯示,全球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經超過4000萬人,代表確診病例的紅點擠擠挨挨分佈在世界地圖的各個角落,目前以美國、印度、巴西最為嚴重。而在國內,每天境外輸入病例的數字依然牽動著大家敏感的神經,少量感染者的出現也令人不安。

是的,我們還在繼續與傳染病博弈。該展覽的講解員袁正介紹,傳染病的認知過程,是從未知到已知、從現象到本質的認識和邏輯思維過程。17世紀80年代,荷蘭顯微鏡學家、微生物學的開拓者安東尼·列文虎克用自製顯微鏡觀察到微生物,從此打開微生物世界的大門。19世紀50年代起,科學家們發現了細菌、真菌、病毒、寄生蟲等是引起傳染病的“罪魁禍首”,而電子顯微鏡的發明讓人類對病毒的瞭解更加深入。時至今日,我們又發明出了對抗各種病毒的有效武器,口罩、防護服、核酸檢測、疫苗等。

逐漸被科學武裝起來的人們,已經在與傳染病博弈的過程中取得了大大小小的進展,但這些過程無疑是艱難的。很多人可能想不到,就連我們今天使用的最普通的口罩,也經曆了漫長的“進化”。

袁正介紹,公元前6世紀,波斯的拜火教在祭祀時以布遮面來防止飛沫汙染“聖火”;到了公元一世紀,羅馬博物學家曾用動物膀胱捂口鼻,過濾粉碎硃砂時產生的有毒汞硫化物;我國南宋時期的驗屍官則用浸油紙堵住鼻孔來保護自己;直到約17世紀,醫務人員才用上初具雛形的口罩和防護服——鳥嘴形的面具中塞滿草藥以求過濾空氣,通體黑色的大衣塗蠟密封;1897年,現代意義上的首款醫用口罩終於誕生,由紗布製成;又經過長期改進,現在我們已經能用石油提取物製成熔噴布來大規模生產醫用外科口罩,有效抵禦病菌。

然而,小小口罩的“進化史”只是普通人最易感知的抗疫縮影,事實上,不少著作和影視作品中還記載著更為複雜、細緻的人類與傳染病博弈的故事,帶給後人許多啟示。

1976年出版的史學著作《瘟疫與人》被認為是將史學和病理學結合的開山之作,作者論述了瘟疫作為人類發展參數帶來的重要影響。如果我們也像作者一樣相信,疫病在世界歷史舞台上擁有特殊地位甚至可以影響歷史進程,或許在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變化時就能平和許多。

同樣,回顧《逼近的瘟疫》中所提及的愛滋病、天花、馬爾堡、伊波拉、SARS等傳染病的追查路徑,我們會發現人類通常都需要以驚人的耐心和代價對付每個素未謀面的新敵人,那麼恐怕面對新冠肺炎也得如此。同時,各類傳染病無視國界、肆意傳播的諸多事實也能幫我們深刻理解,為何一個國家的平靜根本無法換來全世界的安寧,當今,防治傳染病需要世界各國共同努力。

我們當然痛恨各類病毒的侵犯,但同時,科普著作《病毒星球》提出了另一個觀察角度——病毒和我們共同擁有這個星球。病毒無處不在,科學家在2600萬年前形成的水晶洞里取水檢驗,發現每一滴水都含有兩億個病毒;在健康人體的肺中,甚至也平均存在174種病毒,並且其中90%都很陌生……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我們定會與病毒共赴未來,新冠病毒便是其中之一。

眼下,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還在節節攀升,專家“秋冬會來第二波”的判斷已經被證實。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需要做好繼續與傳染病博弈的準備,理性對待病毒。而我們的武器,則正是“人類與傳染病的博弈”展覽展現的那樣——向科學要答案、向科學要方法。

張茜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0月20日 1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