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頂流媒體熱度榜首,《黑袍糾察隊》成亞馬遜旗艦劇
2020年10月19日15:30

原標題:登頂流媒體熱度榜首,《黑袍糾察隊》成亞馬遜旗艦劇

長期以來,流媒體亞馬遜的劇集常常淪為偏門或小眾的代表,那些發力要在獎項或口碑上有所斬獲的劇集,最後常常以以“撲街”收場。前段時間改編自英劇的《烏托邦》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儘管請來了約翰·庫薩克這樣的電影咖來主演,編劇陣容更是找來了《消失的愛人》的作者吉莉安·弗琳,但劇集卻遠不及原版英劇的整體效果;而那部找來近八十歲的阿爾·帕西諾和荷李活當紅小生羅根·勒曼搭檔的魔改歷史劇《納粹獵人》也沒好到哪去,第一季混亂的多線劇情和並不出彩的人物設計就已經把映前觀眾對於這一老一少的期待值敗光了。

雖然萬眾期待的《魔戒》前傳劇集已經花落亞馬遜,考慮到這是一部大製作,週期漫長,亞馬遜急需一個爆款來證明自己。而《黑袍糾察隊》就是如今亞馬遜的旗艦劇集。在不久前數據分析公司Parrot Analytics發佈的流媒體劇集熱度榜單上,《黑袍糾察隊》以高於第二名Netflix的熱門劇《怪奇物語》近一千五百萬點數的成績,登頂劇集熱度榜榜首。而亞馬遜也官宣,要同步推出《黑袍糾察隊》的衍生劇。

其實《黑袍糾察隊》在去年推出第一季時,已經證明了其自身的實力,該劇以現實中的娛樂圈世界為藍本,用這一框架搭建了擁有大量超級英雄的公司,在政界和娛樂市場造成的廣泛影響力和破壞性。而與此同時,有一個組隊的小團體,專門來調查超級英雄的黑料,揭示超級英雄的黑歷史,他們都被仇恨所驅使,利用凡人的招數如何同刀槍不入的超級英雄對抗,成了這個故事的一大看點。

在第一季中,劇集大體上維持了這樣的對抗關係。而在第二季的劇情中,觀眾看到的則是超英團隊開始分化,而構建這一分化的戲劇矛盾基礎的其實依然是娛樂圈的遊戲法則,有的超英不再有著熱度和吸引力,公司便會採取強製退休的原則,利用那些有潛力的超級英雄,去替代那些熱度不夠的超英明星。這基本上市娛樂圈一哥一姐爭奪番位的反諷寫照。如此以來,本季的故事也變得更加複雜。比如,在這一季中,我們得以看到更多超級英雄的暗面,他們的隱忍、掙紮與反抗。超英不再是俯視著眾生,相反,他有時更是為了自身事業,需要去聆聽群眾的呼聲。儘管整體的輿論評價不錯,但《黑袍》第二季開始敘事開始變得拖拉,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敘事支線開始變多,是節奏變慢的一個主因,超英與反超英兩隊中的個體都存在很多個人支線故事,這些支線故事中每個角色拉出一段五分鐘情節,就能湊足滿滿一集的體量,由此給主線故事的情節時間慢慢縮減。其實第一季能引發那麼大的熱度,除了借用娛樂圈框架反諷超英體系外,團隊集中做任務的各類爆炸情節是很大的亮點,現在這種場面一下子少了很多。

而考慮到這是亞馬遜的小爆款,很明顯要拉開戰線做多季劇的,這就涉及到了塑造人物上,黑袍第一季的人物塑造是出彩的,但並不是複雜維度意義上的出彩,無論正邪,他們更像是一堆漂亮的扁平人物,觀眾熟記每個人物本身最極致的特質,就足以吸引人了。

或許意識到這種扁平感如果放在多季故事中早晚會讓人感到疲乏,到了第二季中,主創明顯想給這些人物更豐滿的塑造,包括其人物角色的成長,人物角色在不同身份和立場間的複雜性(第一季中只是展開了如祖國人之類的個別人物)。但其實這裏有點悖謬的是,這樣的做法很危險,因為很明顯第二季中還是要延續很多第一季既有的優勢的,在這兩種力量撕扯之間,稍有不慎,第一季的爽劇觀感沒了,第二季想要建立起來的複雜性也未真正成功。

特別聲明:本文為DoNews簽約作者原創,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DoNews專欄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