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名媛朋友圈背後的炫富邏輯
2020年10月15日20:48

原標題:低端名媛朋友圈背後的炫富邏輯

這兩日中文互聯網最火的話題應該就是#上海名媛群#了。

無論你的信息有多閉塞,只要連上互聯網,打開微信,大概率躲不過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內容的討論:

傳聞中的40個人拚一間寶格麗酒店輪流拍照;朋友圈動態里幾個好友的照片背景幾乎一模一樣;在同性交友軟件Blued上找無水印精緻圖片的直男。

隨著相關話題的不斷髮酵,越來越多的“偽名媛行為”被扒到台前,在驚歎之餘也讓眾人大呼過癮。

本質上,這又是一套人類迷惑行為加不能在央視上放送的《致富經》節目——一幫想要在朋友圈里精緻包裝自己的男孩女孩,與一群深諳消費者心理的賣家,共同在當代信息社會演繹出一檔隱藏在屏幕背後的“比美”大戲。

成就虛假名媛路徑的,還要從微信 4.0 正式發佈,朋友圈的正式誕生說起。

這個早期的微信版本非比尋常,用了整整四頁的介紹頁面來展示他們推出的全新功能:朋友圈。

彼時Path風頭正盛,小範圍熟人社交成為了當年的熱門概念,微信跟進朋友圈的目的大多也在於此。

直到現在很多人估計還記得,當年的微信曾大方的宣稱:現在你擁有了一個朋友圈相冊。如你所見,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

雖然當時QQ空間已經運營多年,但這種展示照片的方式也讓人感覺到了與前者的截然不同。大家紛紛拿出自己最滿意的照片分享到相冊,點讚評論玩得不亦樂乎。

不過就跟所有互聯網社區一樣,在短暫的克製之後,一切便會向著失控的邊緣快速邁進。

經曆了微商、刷屏、和長輩正能量語錄之後,我們又在今天看到了各種精心包裝後的虛假照片。它們的質量還像八年前很多用戶發表的內容一樣優質,不過照片背後的人,卻不似從前那般單純。

與其他被曝光之後就偷偷下架的生意不同,上海名媛群的話題爆發,並沒有影響到淘寶相關賣家的銷售意願。如今再搜索“朋友圈展示面”等關鍵詞,依舊有很多“商品”可供選購。

這其中大部分的賣相還算正常,執著地用著各種環境奢靡的精修照抓人眼球。

不過也有一些奇葩的,比如直接用祈使句來命令路過的買家不許在裝B大賽上認輸,還特別強調是“全國巡迴拍攝”的;

而在介紹頁面,賣家依舊用精修圖各種轟炸買家視網膜,其間有的還會穿插著所謂“成功案例”。

這些就是各位最近頻繁看到的共享場景拍照。

在購買服務之前,賣家首先會通知最近的拍攝行程併發放樣片,如果買家在小城市,那麼除了支付拍攝費用之外,前往目標城市的所有交通和住宿費用,還得自掏腰包。

有時候這樣的場景也讓人很迷惑,動輒2-5k的拍攝價格本就不菲,還要特意飛往大城市自費住幾天酒店,說他們裝富好像本人真的有點錢,但要承認他們有錢又讓人覺得有些不太情願。

在拍攝地點選址上,賣家也不會只選擇高端酒店和餐廳。炫酷洗衣房,甚至小區門口的歐式噴泉,都可以作為背景板。

這麼看的話,三四千塊錢還得在這種地方拍兩張,總是有那麼點湊數的感覺。

雖然展示面拍攝已經在互聯網被人們嘲笑了好幾天,但縱觀整個“裝富”產業鏈,這些其實已經算高端了。

對於“真”窮人來說,大家“裝富”還是更喜歡去閑魚購買定製照片。

花七八塊錢,拿幾張法拉利的鑰匙圖就夠用。什麼高級酒店,只要拍的好看,免費圖庫里的照片,也能通過信息差,讓人高興地忘乎所以。

更有甚者,如某公眾號的作者,還見到了圖片賣家從同性交友軟件Blued上下載圖片給直男出去炫富!

在作者深入探秘之後,圍觀群眾只得感歎:“同誌們的生活也太豐富多彩了。”

對於一些人來說,飛機坐上頭等艙,也是朋友圈里值得津津樂道的事情。即使文化水平較低的賣家,將毛里求斯的英文寫成MAOLIQIUSI,買家也不會過多追究。

有了好的照片,沒有好的文案也容易被人強拆“裝”門。都不用你自己搜,很多賣家就已經為你想到了。

在這個賣家分享的素材包里,提供了各式各樣的朋友圈配圖文案。

風景照、沒事找事和生活照自然不在話下,聽周杰倫新歌也得配上像樣的聽後感,甚至連天氣的陰晴冷暖變化也得安排上特定的句子,誓作朋友圈中最文藝的天氣預報員。

想要慳錢買點簡單的裝富素材其實沒多大問題,中國人都好面子,大家一般也不會互相揭穿。然而如果你不會還硬裝,那在互聯網上留下笑柄這件事,可就由不得你了。

比如為了營造身臨其境的感覺,很多人都會選擇虛擬定位。如果你不想花幾十塊錢搞定這件事,也要向技術宅討教下Xposed插件到底怎麼玩。不然就會出現“人在汕頭,心在洛城”的尷尬場面。

當然,朋友圈里的名媛有一天也要奔現,成為名媛的需求也造就了一批“培訓班”。

也在上海,曾經有過一個名叫“財富女人學院名媛培訓班”的名媛培訓組織,

這家學院曾經在網上掛出開設的課程,這些課程無不圍繞著婚姻、金錢、氣質等名媛要素,包括“興家旺族”、“第一夫人”、“氣場女王”、“名媛淑女”,內容涉及兩性關係、茶藝、插花、禮儀、馬術、高爾夫紅酒等等。

圖源:澎湃新聞

但在實際的教學中,接近六位數的課程費用,以及華而不實的各種訓練,讓這種名媛培訓班顯得雞血味十足。

比如其中有訓練氣質的氣場課,學員需要在現場大喊“氣場女王,我是女王!”兩三天的課程價格從19800到50000元不等。另外,這種課程還帶著不少傳銷色彩,一名學員如果能拉到10人上該培訓班的課,可以從學費中抽取20%的提成。

藏在偽名媛炫富背後的,也不只有虛榮心這麼簡單。

心理學中的“首因效應”,闡述了人類大腦對於第一印象的執著。當你初次認識一個人時,他所在現實或互聯網中表現出來的形象,會在你大腦中留下烙印。即使後續他變好或變壞,都不容易改變這一印象。

所以,這些目的明確的展示面照片,就是為了拉高每一位陌生人對其的印象評價。

而“同體效應”又可以解釋“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相似度高的幾個人更容易玩到一起,而這種感覺,通常會被人用來詐騙。

比如說去年德國一個名為安娜·德爾維的女孩,就偽裝成自己是擁有六千多萬美元的家族財產繼承人,肆意出入上流社會,並用結賬時信用卡出問題,要找銀行借錢開俱樂部等藉口,接連詐騙28萬歐元。

並且直到法庭宣判的那天,她還要求必須穿著自己喜歡的正式服裝才肯上庭,可見已然沉迷其中。

名媛一般指那些出身名門、有才有貌、又經常出入時尚社交場的美女。而因為社交網絡的普及,名媛的標籤似乎被逐漸瓦解。

但在過去,做名媛的門檻幾乎高到不可及,比如民國時期當時的上海名媛,就有如下定義:

”上海名媛以交際稱者,自陸小曼、唐瑛始。繼之者為周淑(叔)蘋,陳皓明。周為郵票大王周今覺女公子,陳則駐德大使陳庶青之愛女。其門閥高華,風度端凝,蓋尤盛於唐、陸。“

當時還總結出了擅長交際的名媛必備四大條件:

一是出身,最好來自政商名流家;

二是才華,既要精通琴棋書畫,還要熟知西洋禮儀;

三是外貌,若亮相後沒有“在場之人無一不驚”的效果,很快就會out;

四是交際場合,那是風雲人物集散地,普通人花再多錢,也買不到門票。

民國名媛陸小曼自小過得就與別人不一樣。進的是國際學校,主課為英文、法文、鋼琴、油畫等;請的是外籍家教,踐行浸入式教學。十六七歲時,已精通英法兩門語言。還因在作畫上太有領悟能力,學生時的畫被人買走。

舞會上能借身姿迷倒眾生,接待外賓做翻譯時,又能憑敏捷反應令對方驚異。一次,外賓覺得中國文藝節目水平不佳,一臉嫌棄毫不掩飾,陸小曼便巧妙指出是因中西文化差異,對方看不懂。

顯然,真正名媛的誕生過程,並非擺拍修圖發朋友圈那樣簡單,背後要經受的各種曆練也是常人難以知曉的。先不說歐美名媛、上海名媛,就拿和我們在文化上有近似之處的日本,做一位正經名媛是一件人前光鮮,人後吃苦的差事。

無論是哪裡的名媛,最終的目的都是要嫁得好,在男女社會地位依然不平等的日本尤其有效。真正稱得上“大家”的名媛,在許許多多努力之後,目的都是要將夫家的姓氏冠在自己頭上,把自己在名媛這個標籤下習得的所有東西和財富與權力徹底綁定,在上層社會站穩腳跟。

日本最知名的名媛成功例子就是現任的日本“上皇后”美智子。

鏡頭前永遠保持微笑的美智子

很多人都很熟悉美智子和明仁天皇在輕井澤因網球相遇的故事,之後作為歷史上第一位嫁入日本皇室的平民女子的經曆也讓她平日低調的形象更加令人欽慕。

但幾乎無人知道,她能遇上當時的皇太子明仁,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表面上出自平民之家,但美智子所在家庭其實非常富有。父親是日清製粉的老闆正田英三郎,作為家中長女,美智子註定要被培養成上層女性身份和良好教養合一的典範。從上學開始,她就在天主教會學校度過,教會學校嚴苛製度和課程教育為她日後的名媛之路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在日本,有錢人為了給自家未來的名媛鍍金,從小就將她們送入專門供女性就讀的基督教系女子學校。美智子讀小學時,就讀的聖心女子學校就是如此,美智子在學校里學習成績經常在第一名,後來,她直接被送入當時被稱作“名媛大學”的聖心女子大學,主修英文。

在這座聖心女子大學,美智子不僅要學好專業英文,還要主攻兒童文學方向撰寫相關論文,業餘還要學法語,練網球。這些當時上層女性不太重視的學校生活,在美智子和家人眼中卻是為自己名媛氣質加碼的必要法寶。

就在美智子大學畢業的那年夏天,她專門前往童年時代為躲避戰爭而生活過的避暑勝地輕井澤,在那裡”碰巧“遇到了當時的皇太子明仁親王,輕井澤算是日本最早的上層階級避暑勝地,也是眾多名媛邂逅貴公子的絕佳場所。

“網球戀愛”

兩人的相遇看似偶然,其實有很多必然在其中。美智子在學校里不僅學到了作為一名媛應該有的技能,從最基本的家庭料理、育兒技巧,到語言文化藝術類課程,不僅提升了自身的氣質,還特別在西方文化方面加強了學習。這對於一直對歐洲文化非常推崇的日本皇室來說,簡直是量身定做的兒媳婦標準。

兩人最終以自由戀愛的形式交往,其實背後是這位名媛背後長達十幾年接受教育和修養的過程,但這份努力最後並沒有人能發現。

總之,雖然名媛是一個過去時代的產物,但當它以標籤的形式延續到現在時,希望它依然是才能和美好相遇的存在,這也不禁讓人想像,如果這些真正的名媛活在今天,還會在乎社交網絡上的那點影響力嗎?

撰文:LoudHook

原標題:《低端名媛朋友圈背後的炫富邏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