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泊東吳萬里船?成都城區將建多個內河碼頭
2020年10月13日17:28

原標題:門泊東吳萬里船?成都城區將建多個內河碼頭

“不要認為成都港的建設,主體是水上遊船,但其支撐將是城市風貌的更新”。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唐代詩人杜甫的在成都留下的千年名句正逐漸走進現實。

10月10日,《成都港總體規劃》(送審稿)獲得當地政府批複,在完成法定程式後將進入正式實施階段。

從規劃角度講,成都港分為三個港區,即位於中心城區的錦江港區,中心城區一山之隔的沱江港區,以及毗鄰成都新機場——天府國際機場的人工湖區“三岔湖”港區。

從功能劃分看,錦江港區以旅遊航運為主,沱江港區除旅遊外將兼顧貨運業務,而三岔湖港區則發展水上運動、遊艇業務等。到2025年,成都港將建成146個泊位,客運吞吐量為190萬人次。

“在城市內部河流中發展遊船經濟,是城市觀光旅遊的一個重要表現形式”,仲量聯行成都戰略顧問部資深董事鄒麗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通過遊船,也可以將原本割據的各種商業元素重新聚集起來,提升城市商業活躍度。”

成都提升城市旅遊產品豐富度

在《成都港總體規劃》中,位於成都市區的“錦江港區”最受關注。

“近幾年通過大氣汙染治理,成都可見雪山的機會越來越多,而作為曾經可泊東吳船的錦江,何時可以再現詩句中的場景,是大家的願望”,一位成都市民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成都推窗見雪山機會越來越多。李果攝)
(成都推窗見雪山機會越來越多。李果攝)

資料顯示,成都市區內可用以通航的河流主要為府河與南河,兩條河流皆流經成都市主城區,且在成都娛樂業最發達蘭桂坊-九眼橋附近彙流,合稱為錦江。錦江由北至南流動,最後在樂山市彙入長江水系。

在成都中心城區內,規劃了4大碼頭群,分別為錦繡天府塔碼頭群、城市陽台碼頭群、望江樓碼頭群和金融城碼頭群,每個碼頭群有包含數個泊船碼頭。

其中,“城市陽台碼頭群”主要的範圍從杜甫草堂附近至合江亭的南河段。“城市陽台”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提法,興起於法國,與城市廣場一樣,是城市風貌的展示地,其靈感源於站在自家陽台欣賞城市風光,城市陽台則賦予了這一空間以公共屬性。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成都在規劃中則主要借鑒了上海外灘模式,即在城市臨河(江、海)兩岸,修建可供觀景、遊憩的平台,成為城市開放空間的一部分。

成都的“城市陽台”在2015年後開始打造,並聘請了打造上海外灘夜景的團隊進行夜景規劃,每當夜幕降臨,燈光秀與鋼琴聲響起,杜甫詩句被現代聲光電技術予以重現。

(錦江港區規劃圖。圖據成都交通運輸局)

而此次在“城市陽台”河段設立了5個碼頭,包括頗有歷史風味的“古蜀碼頭”、“撒花樓碼頭”等。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成都市市規劃局市政規劃管理處獲悉,“城市陽台”的每個節點都將呈現出不同的歷史和文化特色,並將消費、旅遊、生活三大場景融合於一體。

正基於融合了多種場景,“成都港”的建設也被看作近年來成都不斷提升城市風貌的一次集中檢驗。

“不要認為成都港的建設,主體是水上遊船,但其支撐將是城市風貌的更新”,一位參與該規劃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首先是城市水體汙染的治理,只有水質達到一定標準,才適宜發展親水產業;其次是沿岸風景的打造,遊客乘船遊覽市區,視角與在陸地上不同,因此在城市風貌的打造上,也需要考慮提供豐富的河道元素”。

重聚城市商業元素

成都正在建設“世界旅遊名城”,2019年旅遊收入約4650億元,儘管總量較高,但人均消費並不在全國靠前。因此當地亦希望利用市區內的水系資源,拓展新的旅遊板塊。

事實上,在《成都港總體規劃》出台前,成都已經開始了這一嚐試:在府河附近推出了“錦江夜遊項目”,對成都內河的遊船項目進行測試,據成都市文化廣電旅遊局數據顯示,2019年春節的7天假期里,有逾20萬遊客體驗了該項目,表明這一產品頗受市場關注。

(成都錦江夜景。李果攝)
(成都錦江夜景。李果攝)

仲量聯行成都戰略顧問部資深董事鄒麗娟參與了錦江夜遊項目的規劃。她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國內目前沒有特別標杆性的內河旅遊航運城市,因此很多城市都處於探索階段,而國外如萊茵河等的遊船業務則很值得學習。

“一座城市要發展旅遊航運業,河道情況、水體情況,城市橋樑的高度情況都需要考慮,而一座城市商業元素的豐富度則決定了該項目的受歡迎程度”,鄒麗娟說,“城市的商業元素往往是靜態的,並被縱橫交錯的馬路所割據,而流動性的河道則起到了串聯作用,只要線路設計合理,可以將原本割據的商業元素重新聚集起來”。

而儘管錦江夜遊項目主打夜間遊覽,但鄒麗娟展望,成都港、尤其是錦江港區的發展方向是可提供全時態的遊覽服務,“白天與夜晚,同一條河流,遊客乘船可體驗不同的城市風貌”。

沱江港區則與成都市區一山之隔,主要包括數座人口在50萬以下的中小城鎮,與錦江港區不同,沱江港區還有部分貨運業務。

事實上,在現代化交通方式,如高鐵、飛機等的不斷髮展背景下,內河客運市場逐漸消失,且受製於通航能力等限製,海運貨船往往在重慶或瀘州、宜賓港卸貨後,利用公路貨運送抵成都。因此內河在承擔貨運業務方面的空間較小。此次沱江的貨運碼頭設立,亦是用作短途貨物的轉駁之用。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曾多次對沱江金堂段進行走訪,儘管為省級旅遊景區,但一個不容忽視的情況是,由於沱江無大型骨幹水利設施,每次洪水之後,對河道的碼頭都有較大程度的損毀。

因此在沱江段設立航運碼頭的同時,水患問題如何解決將決定著沱江航運的開展質量。而在《成都港總體規劃》中也提到,到2035年,隨著沱江、岷江的航電樞紐的升級改造完成,將建成560個泊位,客運吞吐量達到376萬人次,貨運吞吐量510萬標箱。

(沱江港區規劃圖,圖據成都交通運輸局。)

(作者:李果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