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特區四十年,以改革先行的角色再出發
2020年10月13日00:27

原標題:深圳特區四十年,以改革先行的角色再出發

10月11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下稱《方案》),授予了深圳更大的改革權力,是新時代推動深圳改革開放再出發的重大舉措。

深圳經濟特區設立迎來40週年,深圳從一個小漁村成長為全國GDP第三大城市,僅次於上海北京,創造了發展奇蹟,也驗證了經濟特區戰略的勝利。有鑒於此,去年8月黨中央作出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重大決策。現在,以設立經濟特區40週年為契機,在中央改革頂層設計和戰略部署下,支援深圳實施綜合授權改革試點。

《方案》的關鍵詞是綜合授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戰略定位和戰略目標需要深圳有先行的自主權,這個授權不僅要來自省一級政府,更要中央授權,只有賦予深圳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更多自主權,才能推動深圳改革開放再出發,以改革先行者的角色進行全新探索,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改革開放。

與四十年前定位為經濟特區不同,現在深圳承擔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任務,改革內容不只是經濟,而是全面深化改革。包括率先完善各方面製度,構建高質量發展體製機製,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加快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新格局,推動更高水平深港合作,增強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的核心引擎功能,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

從《方案》內容看,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基礎上,在一些領域有更具體的要求和授權,這與深圳自身的發展條件和定位有關。比如要求深圳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製機製,將國務院可以授權的永久基本農田以外的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審批事項委託深圳市政府批準,深化深汕特別合作區等區域農村土地製度改革等。這首先解決深圳建設用地不足的問題,建設用地不足導致房價暴漲以及公司、工廠成本大幅增加,不利於深圳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增加深圳經濟與社會運行成本,因此,優先解決土地問題是深圳重新出發的關鍵和基礎。

深圳是中國高科技產業的重地,在通訊電子、無人機、新能源汽車等領域領先全球,擁有核心技術。這種成就得益於深圳長期以來良好的環境。在中國進入創新驅動時代後,深圳更要發揮自身的優勢,引領科技創新與產業革命。因此,《方案》中與創造更好的創新環境有關的內容最多。包括要求加快完善技術成果轉化相關製度,培育數據要素市場,健全要素市場評價貢獻機製,打造保護知識產權標杆城市。《方案》還要求深圳優化創新資源配置方式和管理機製,這是建立高效創新體系的關鍵。此外,還要求建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引才用才製度以及實施高層次科技人才定向培養機製。

在金融方面,《方案》支援深圳在資本市場建設上先行先試,有序推動金融創新與金融開放,一方面要服務實體經濟,助力科技創新,另一方面,發展金融科技,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方面先行先試,推動完善外彙管理體製,服務於人民幣國際化戰略。以深圳現有的金融資源與有利區位,這兩項戰略任務能夠更好地完成。

《方案》要求深圳在要素市場化配置、營商環境優化、城市空間統籌利用等重要領域推出重大改革措施,必然要求廣東省為深圳開展綜合改革試點創造條件,加大行政審批、科技創新、規劃管理、綜合監管、涉外機構和組織管理等方面放權力度,賦予多省級經濟社會管理權限,以及幹部和機構管理等方面更大自主權,乃至於支援深圳擴寬經濟特區立法空間。

可以說,《方案》授予了深圳先行先試所需要的眾多條件,同時提出了各種任務和目標,實現了先行示範區改革上的權責統一,深圳將為未來的改革成效負責。這也表明中央寄予深圳更多的信任和期待,深圳應該繼續以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在新時代為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進行全面探索創新,積累更多改革經驗,引領中國新發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