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掀起科技反壟斷:歐盟或推互聯網“黑名單”,美國直指GAFA壟斷
2020年10月12日20:14

原標題:歐美掀起科技反壟斷:歐盟或推互聯網“黑名單”,美國直指GAFA壟斷

互聯網科技巨頭正在全球市場遭遇多重反壟斷衝擊。

10月12日最新消息稱,歐盟監管機構正在起草一份所謂的“黑名單”,將通過新規則抑製互聯網巨頭們的市場支配地位。

與此同時,美國司法部對Google的反壟斷調查可能迫使其出售Chrome瀏覽器和部分廣告業務。美眾議院經過16個月調查後發佈的科技反壟斷調查報告顯示,GAFA(Google、亞馬遜、Facebook、Apple)四巨頭存在壟斷和反競爭行為。

“黑名單”直指至多20家企業

據12日報導,歐盟監管機構正在起草的“黑名單”上的企業將比其他小型競爭者面臨更加嚴苛的監管,例如,新規將要求它們向競爭對手分享數據,並有義務對如何收集信息透明化。

“正如我們所知,互聯網正在被破壞。”一位直接瞭解這項計劃的人向媒體透露,“大型平台是有侵略性的,他們繳納的稅很少,而且破壞競爭,這不是我們想要的互聯網。”

據報導,目前,歐盟是在沒有進行全面調查和發現任何違法情形的情況下,通過“黑名單”製度來迫使大型科技公司改變一些商業行為。

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鄧誌鬆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依照相關報導,‘黑名單’製度可能將由歐盟通過立法手段實現,那麼,其最後出台將需依照立法程式,由歐洲理事會和歐洲議會最終審議,而非由執法機構單方決定。此外,其或將通過列舉市場份額、用戶數目等市場力量相關因素,從而將互聯網企業納入監管範圍。就競爭法角度而言,具有較大市場力量的企業,相較於其他企業需要受到更多規製。”

消息人士稱,這份“黑名單”可能涉及至多20家大型互聯網公司。“黑名單”將基於營收的市場份額、用戶數量等一系列標準來考量企業,這意味著Facebook、Google等矽谷科技巨頭可能在列。

媒體報導還稱,名單上的公司數量和具體標準還在商議中,最終可能會形成新法規的一部分,以此削弱大型互聯網平台的壟斷地位。知情人士透露,名單將側重美國的大型科技企業,這有可能加劇華盛頓和布魯塞爾之間的摩擦。在極端情況下,歐盟還可能會拆分大型科技企業,甚至如果企業的行為損害了競爭對手,可能會迫使它們出售部分業務。

“該名單是歐盟加強對數字經濟監管的一種措施,與歐委會今年6月公佈的《數字服務法案》(The Digital Services Act)一脈相承。”鄧誌鬆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

Google在美或被迫出售業務

除了歐盟,美國對科技巨頭的反壟斷調查也在升級。

據媒體10日報導,有三位知情人士上週五透露,美國司法部和州檢察官正在調查Google的的反壟斷違法情況,將考慮是否迫使Google出售其Chrome瀏覽器和收益豐厚的部分廣告業務,預計未來數週將開始這番商討。

這是今年9月初以來美國政府對Google反壟斷訴訟傳聞的最新消息。此前有媒體消息稱,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將對Google發起反壟斷訴訟,超過半數的州檢察官正在準備對Google展開調查。

據報導,如果Google面臨拆分,那麼這將是過去幾十年來美國法院命令拆分的第一家美國本土企業。

上述報導援引匿名人士消息表示,關於如何解決Google對價值1623億美元的全球數字廣告市場的主導地位,還在討論中。美國司法部和州檢察官已經向競爭對手和其他第三方徵求了他們對Google應該出售哪些業務的看法,並且還詢問是否應該防止一些現有的競爭對手成為Google的潛在收購對象。

此外,GoogleChrome瀏覽器也可能面臨出售風險。

報導稱,Google在2008年推出的這款瀏覽器在美國擁有最大的市場份額,競爭對手指責Chrome瀏覽器通過訪問用戶上網歷史來幫助Google的廣告業務。

針對Google可能面臨的反壟斷訴訟,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泰蘇此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反壟斷法的基本判斷標準是對消費者權益產生負面影響,尤其是消費者的經濟利益,而不是單純的‘阻礙競爭’。”

張泰蘇分析稱,反壟斷法的重大案件一般都需要由陪審團進行事實認證,因為案件的核心往往是‘被起訴方的行為是否導致了涉案產品的市場價格上升’這種問題,而這種問題一般要由陪審團進行最終判斷。

美眾議院調查報告稱GAFA壟斷

經過長達16個月的調查後,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10月6日發佈了一份長達449頁的科技反壟斷調查報告,指出GAFA四大科技巨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打壓競爭者、阻礙創新,並損害消費者利益。

負責調查的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稱,其收集了來自上述公司與第三方的大量證據——包括近130萬份文件、為此召開的7場聽證會和超過1800頁的聽證記錄、38位證人的證詞、來自不同派別的60位反壟斷專家的38份意見書,以及包括市場參與者、被調查企業的前僱員在內的240位人士數千小時的訪談。

報告建議,為恢復數字市場中的充分競爭,必要時可拆分科技巨頭,對部分業務採取“結構性分離”的措施。報告核心在於,呼籲對美國現行反壟斷法進行修改,同時提升執法力度。

報告探究了在各自所處的市場中居於支配地位的四大科技巨頭對於美國經濟和民主的負面影響,此外也對現行反壟斷法、競爭政策以及執法力度是否足以防範上述問題進行了評估。

報告指出,儘管四大巨頭處於不同領域,但對他們商業行為的研究還是發現了共性問題。首先,每一家平台如今都已在關鍵的分銷渠道扮演起“守門人”的角色。通過對市場準入的控制,這些科技巨頭可以挑選“贏家”和“輸家”。他們通過抬高收費標準、施加壓迫性合同、收集用戶和商業數據等方式濫用其力量。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甚至援引一份麥肯錫報告指出,如果對此放任不管,十年後也許全球30%的經濟產出將掌握在上述企業手中。

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報告強調指出,每一個平台都在利用其“守門人”的地位來維持自己的市場力量。通過對數字時代基礎設施的控制,他們可以識別出潛在的競爭對手,並最終通過收購或是抄襲等方式消除競爭威脅。最終,通過對“中介”角色的濫用,他們進一步鞏固和擴大了自己的主導地位。

“簡而言之,過去居於弱勢卻鬥志昂揚、勇於挑戰的初創企業,已經變成了我們曾在石油和鐵路大亨時代見識過的壟斷者。”報告撰寫者總結稱。

同時,報告也承認,上述公司顯著地為社會帶來了利益,但代價不菲。他們經營著自己所處的市場,卻同時投入其中競爭。“這種地位使他們可以為他人編寫一套規則,自己卻按另一套行事。”報告坦言,這個代價高昂,其結果是“經濟與民主正處於危險之中”。報告呼籲,必須對反壟斷法進行修訂以使美國經濟在數字時代繼續具備活力、保持開放。

此外,報告也指出,美國國會需要確保反壟斷執法機構積極公平地履行其職責。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稱,調查中有證據顯示執法機構未能阻止巨頭兼併其競爭對手,也未能保護公民免受壟斷的侵害。

值得一提的是,報告著重強調了“GAFA”一直熱衷於併購行為,這是造成如今的現狀的重要原因之一。從1998年算起,四大科技巨頭一共收購了超過500家公司,且其中不少收購的目的就是消滅競爭威脅,鞏固自身的主導地位。在附錄中,反壟斷小組委員會更是花費多達45頁的篇幅,詳細列出了四大巨頭近20年來的併購行為。報告呼籲,為保護中小初創企業,應修改相關法律,提升科技巨頭兼併其他企業的門檻,阻止可能使已居於主導地位的企業市場力量進一步增強、可能削弱市場競爭的收購行為。

GAFA否認“指控”

上述報告發出後,幾大科技公司也分別發表了回應,否認報告中的“指控”。

例如,在關於亞馬遜的報告中,反壟斷小組委員會認為其利用對入駐的第三方賣家的支配權,霸淩賣家的同時自己也在發佈、銷售仿製品,並阻止競爭者在其平台投放廣告。亞馬遜則回應稱,公司規模並不等同於佔據主導地位,認為企業成功與反競爭行為之間存在因果關係的假設站不住腳。

Facebook則對報告重點提及的通過收購行為消除競爭威脅進行了回應,認為旗下數個平台取得成功的基礎是Facebook數十億美元的投資,其對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購在當時都經過了監管機構的嚴格審查。Facebook強調,不論是收購發生時還是現在,這些平台都面臨著激烈的市場競爭。

反壟斷小組委員會認為,Google利用自己在搜索引擎和線上廣告領域的地位建立起了“壟斷生態系統”,提高自家產品搜索結果排序的同時,模糊付費廣告和搜索結果之間的邊界,以提升廣告費的收入。此外,Google還被認為通過要求智能手機製造商預裝Google應用程式等方式維護其壟斷地位。Google對此的回擊則是報告中包含的指控來自商業對手,“過時且不準確”,並強調稱對Google的拆分會損害美國消費者每天使用的免費服務。

Apple公司也在10月8日發表了回應,稱對科技公司的審查是合理且適當的,但不同意報告中有關Apple公司的結論。報告指出,Apple在移動操作系統和應用市場領域佔據主導地位,並從中獲取超乎尋常的利潤。例如,Apple對許多應用程式收取30%的佣金。Apple則表示,在公司開展業務的任何類別中,都沒有佔據主導地位的市場份額。

(作者:黃婉儀,翟少輝 編輯:辛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