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7、8萬換一口好牙,年輕人是怎麼加入看牙大軍的?
2020年10月09日18:06

原標題:花7、8萬換一口好牙,年輕人是怎麼加入看牙大軍的?

原創 牙周炎患者DT君 DT財經 收錄於話題#年輕人的小日子35個

“辛辛苦苦大半年,看牙過後,一夜回到解放前。”最近,90後精神小夥兒小紅向DT君含淚控訴道。

“一開始牙有點疼,以為是簡單的蛀牙,就拖著一直沒去看。沒想到去醫院看了之後,醫生說我來得太遲,牙周炎已經到了晚期,門牙實在是保不住了,需要拔掉重新種植。”他從沒想到,26歲的自己,病曆上已經有了“晚期”二字。

再然後,醫生又發現小紅上下排牙對刃,需要正畸。小紅越說越心如死灰,“最後實在架不住對未來的恐懼,拔牙、種牙、正畸全得做,一套下來至少得花7、8 萬。”

錢花了不說,由於剛剛進行完手術,還戴著牙套,現在的小紅只能吃清淡、鬆軟的食物,和美食幾乎絕緣。

和小紅一樣年級輕輕就因為看牙破產、被迫吃“軟飯”的小夥伴似乎也不在少數。微博話題#第一批90後已經因為看牙破產了#已經獲得了1600多萬的閱讀,連人民日報都曾調侃道“換了幾顆牙,一輛寶馬沒了”。

這屆年輕人為什麼年紀輕輕就開始“吃軟飯”了?DT君用數據為大家探探路。

年輕人成為看牙大軍

首先我們要糾正一個觀點,“牙疼不是病”這個說法本身是錯誤的,而且牙病其實是全年齡段共同的敵人。目前,最先意識到口腔健康重要性的是年輕群體,他們已經成為了口腔消費的主力軍。

根據蛋殼研究院發佈的《2020年口腔醫療白皮書》,口腔消費者中近7成在30歲以下,其中25歲以下的消費者佔比達到了44%。口腔消費年輕化的趨勢更加顯著,主要的消費群體開始逐漸向19歲以下消費者延伸。

尤是線上口腔消費,14-30歲的用戶佔比高達92.6%。其中,14-19歲的用戶就佔比將近30%。

這意味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注重自己的口腔健康,他們開始在線預約洗牙、拔智齒等基礎護理業務,並且把這種觀念傳遞給了更年輕的一代。想要不輸在起跑線上,口腔健康得“從娃娃抓起”。不然,醫院的頜面外科和種植科可能要給你發報價單了。

除了基礎業務,年輕群體的口腔消費也在升級。平安證券2020年7月發佈的《口腔醫療服務行業全景圖》顯示,19-33歲的年輕人是正畸項目的主要消費者。尤其是女性消費者,對於牙齒美麗的需求更甚,在49歲以下的消費者中占到了85%。

儘管大部分正畸治療的最佳年齡在12-16歲,也就是中學時期,但仍然有相當多的90後中年人在成年後才開始意識到一口好牙的重要性。後知後覺的他們戴上牙套打上骨釘,踏上了漫漫整牙之路。

有人重視就有人忽視,一部分年輕人也正在為自己曾忽視的口腔健康還債。

根據2017年9月衛計委公佈的第四次全國口腔健康流行病學調查(以下簡稱《調查》),中國接受種植牙手術的主力軍並非中老年群體,而是20-39歲的中青年。

想要種牙,必先掉牙。年輕的種牙群體將面對一年左右的種植週期,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不方便。以小紅為例,拔掉門牙之後醫生就地取材,把門牙做成了一顆假牙,粘在了牙套上。所以他每次吃飯都得輕輕的,生怕食物把假牙扯下來,吃完飯還得清理嵌在牙套上的食物。

那麼問題來了,又是“中年正畸”又是“英年種牙”,年輕人和他們的的牙是怎麼淪落到這步田地的?

年輕人是怎麼成為看牙大軍的?

這和中國居民從小對牙齒健康的忽視有關。

根據《調查》結果,雖然相較於2005年,中國口腔疾病的發病率大多有所下滑,但仍然處於較高水平。5歲和12歲兒童的齲齒(蛀牙)率分別達到了72%和39%;35-44歲的中年人牙齦出血和牙石檢出率都已經超過了80%,65-74歲老人的缺牙修復比例也超過了60%。

各個年齡段的口腔問題都很嚴重,原因很可能是我們對刷牙還不夠重視。

《調查》數據顯示,中國5歲兒童、12歲兒童和成人中,每天刷兩次牙比例分別為24.1%、 31.9%和36.1%。儘管現在大家的口腔健康意識有了很大的提高,數據相比於十年前有了超過10%的進步,但各個年齡段“好好刷牙”比例依舊未能超過40%。

大家不僅不好好刷牙,有病不治也是個問題。招商證券《2019年口腔種植牙行業深度報告》顯示,中國口腔疾病患者數量超過6億,但就診率不到5%。口腔疾病越拖越嚴重,拔牙在所難免,遭殃的還有不少是年輕人。

這些現象大多和中國整體口腔行業的發展較遲、醫療意識和服務資源跟不上有一定的關係。根據國際齒科醫師聯盟(IFDH)數據,2017年中國每百萬人擁有口腔醫生數量僅有155位,不到美國的1/4,日本的1/5,大約是巴西的1/10。

正確的牙防知識缺少傳播途徑,“老掉牙”“牙疼不是病”等理論卻大行其道,這也造成了意識上的漏洞。但除了意識缺失,價格勸退更普遍地存在於當前的口腔消費中。

最近,深受蛀牙困擾的小娜就告訴DT君:“因為自己有一顆牙蛀到了牙神經要做根管治療,想掛上海九院和同濟口腔的牙體牙髓科,兩個月了還沒掛上。”

小病拖大,痛苦的不僅是你,還有你的錢包。更嚴重的口腔疾病,必然帶來更高昂的治療價格。

除了口腔發病率高、意識缺失和看牙難的問題,審美的提高和對牙齒美麗的焦慮也成為了年輕人看牙的主原因之一。

根據蛋殼研究院發佈的《2020年口腔醫療白皮書》,目前口腔消費者的主要困擾是牙齒不夠白、齲齒/蛀牙/蟲牙和牙齒不整齊,其中有兩項都和顏值與形象息息相關。

這說明,因“美”而形成的消費動機已經一定程度上超過了治療等剛性需求。小紅的正畸醫生也告訴他,正畸已經在美學範疇之內。

25歲的莉莉就告訴DT君:“小時候沒有意識到牙的重要性,也覺得鋼牙很醜,所以一直不願意去矯正。但是長大後發現牙齒不好看真的很影響顏值,現在拍照片我都不願意笑了。”

所以,即便錯過了黃金矯正期,莉莉也毅然決然地戴上了牙套。“幸好現在有隱適美,但是戴上基本看不出來。戴了一段時間後,朋友也都說我比之前更自信了。”莉莉笑著告訴我們,露出了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

正畸雖然貴,但已經算是美學範疇。真正困擾普通消費者和病人的,還是高昂的基礎治療價格。比如洗牙、刮治以及種植等項目,它們的價格同樣可觀。

所以現在牙科項目都是怎麼用價格勸退消費者的呢?

看牙究竟有多貴?

想做根管卻掛不到號的小娜本可以去口腔診所治療,但她還是傾向去醫保定點單位。“因為在定點醫院補牙、做根管治療是可以報銷的。私營的診所雖然不用排隊,但是太貴啦,也不能報銷,只能先忍忍了。”

為了瞭解上海的口腔健康產品價格,DT君爬取了大眾點評上上海共746家口腔服務機構下的1萬餘項口腔產品的信息。

統計後,我們發現口腔消費大概能分成三類。最便宜的是口腔檢查、拔牙、窩溝封閉等基礎治療項目,價位在百元左右;第二檔是修復貼面、根管治療以及種植牙等項目,價格在千元到幾千元不等;最貴的就是各類美學相關的項目,比如正畸。因材料不同,價格在2-5萬元之間。

種植牙也同樣如此,一旦牽扯到高級材料、進口材料,價格就開始無情翻番。從牙齦炎拖到牙周炎晚期的小紅,也即將作出自己的選擇。

(DT君從醫院內部搞到了醫生親撰的種植牙手術流程,以及不同種植體的價格。大家來感受一下)

談到最後,小紅也向我們表示,如今的牙周治療費都是“不必要的花費”。之後如果有了孩子,也會帶著TA從小定期檢查口腔狀況,不讓自己吃過的苦頭在孩子身上再來一遍。

這正是年輕一代口腔健康意識覺醒的體現。

這背後的邏輯其實與經濟的發展息息相關。一組來自IMF和WHO的數據顯示,植牙滲透率與人均可支配收入大致相關。發達國家的居民對牙齒健康的重視程度更高,也更有能力為口腔健康付費。

前不久,李佳琦的牙因為白得失真而上熱搜,孫楊在2016年奧運會奪冠後第一件事就是整牙,吳昕早在2018年上一檔綜藝時就透露過自己的牙全是假牙……

一口好牙構成現代人審美必備要素的同時,也在無形中成為了階級和財富的分水嶺。

這不禁讓DT君想到曾在一篇關於中產的文章中看到過的小故事:有記者曾採訪了一個特別的中學生夏令營,農民工的孩子和富人的孩子在一起體驗一週的群居生活。一眼望去,窮人和富人孩子的區別一目瞭然,因為後者清一色地戴上了牙套。

這樣看下來,現在的年輕人實慘。從前對口腔健康沒概念,很可能把牙齦炎、牙周炎當作了普通的牙痛,搞得現在要深刮治療;現在二三十歲有了意識,卻貧於治療更別說戴牙套了。

但好在自己還能掌握未來。所以從今天開始好好刷牙,定期檢查,確保自己以後還能用純天然的牙齒吃東西吧。

作 者 | 羅仙貝

編 輯 | 阿 米

設 計 | 鄭舒雅

原標題:《現代人為什麼年紀輕輕就開始“吃軟飯”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