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意之聲”打動評委 美國女詩人獲諾貝爾文學獎
2020年10月08日19:35

原標題:“詩意之聲”打動評委 美國女詩人獲諾貝爾文學獎

中新網10月8日電 (陳爽 張奧林)一年一度的諾貝爾開獎季仍在進行。據諾貝爾獎官網消息,202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評選結果,已於北京時間10月8日揭曉,美國詩人露易絲·格麗克獲此殊榮。

美國女詩人露易絲·格麗克獲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圖片來源:諾貝爾獎官方社交網站賬號)
美國女詩人露易絲·格麗克獲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圖片來源:諾貝爾獎官方社交網站賬號)

露易絲·格麗克小檔案

  據諾貝爾獎官方網站介紹,格麗克於1943年出生於美國紐約,現居住在馬塞諸塞州劍橋市,除了詩人身份外,她還是耶魯大學的一名英語教授。

  介紹稱,格麗克出版了12本詩集和一些詩歌散文集,曾於1993年和2014年分別獲得普利策獎和美國國家圖書獎。

  對於格麗克的獲獎,頒獎方稱她的“詩意之聲”能夠“讓個體的存在具有普遍性”。

  算上本次的獲獎者,自1901年以來,已有110餘位作家摘得諾獎桂冠,既有大眾熟知的“文藝偶像”,如馬爾克斯、海明威、泰戈爾,也有比較小眾的“低調實力派”。

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典禮現場。

揭秘:評獎流程知多少

  根據諾獎官網的說明,每年9月,評委會都會向全球有資質的提名人發出邀請,讓他們提名次年的文學獎候選人。

  1月31日之後,評獎機構、瑞典學院的18位院士,將從所有被提名作家中選出15-20名作家,並於5月底前再次篩選出一份僅有5人的“決選名單”。

  之後,評審們將花大約3個月的時間,閱讀上述5位作家的作品。在經過一充分討論後,於9月到10月間,投票選出最終得獎者。

諾貝爾文學獎評審流程示意圖
諾貝爾文學獎評審流程示意圖

  根據這個流程,獲獎者最晚在2020年2月前就進入了諾獎評審們的視線,不過,根據諾貝爾獎的保密規定,到底是誰提名了他,以及評選過程中的所有細節,我們都要到50年後方可知曉。

  通常講,瑞典學院是在每年10月的第二個星期四揭曉當年的評選結果。而在12月10號“諾貝爾日”那天,文學獎得主和其他獎項得主還要在斯德哥爾摩音樂廳接受由瑞典國王親自頒發的證書、獎章和獎金支票,並於當晚7時移駕市政廳,參加盛大的諾獎晚宴。

  不過2020年的頒獎儀式可能與以往有所不同。諾貝爾基金會首席執行官海肯斯滕表示,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原定舉行的頒獎儀式將只允許一小部分觀眾參加,晚宴也將取消。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10日,瑞典斯德哥爾摩,諾貝爾獎晚宴舉行,諾貝爾獎得主、瑞典王室成員與眾多名流出席,觥籌交錯。

另類:他們獲獎卻未出席頒獎禮

  在諾獎百年歷史中,絕大多數獲獎者都將走完“接到通知”、“頒獎典禮”和“諾獎晚宴”這一套完整流程。可還有一些“另類”的獲獎者,沒有參與12月份在斯德哥爾摩舉行的盛宴,比如美國搖滾歌手鮑勃·迪倫。

  2016年10月,因內容豐富、充滿詩意的歌詞,75歲的迪倫獲得了的諾貝爾文學獎,但他卻遲遲未公開表示接受這個獎項。他的沉默甚至被諾獎評委會的一位委員評價為“傲慢”(arrogant)。

  之後,在寫給諾獎委員會的一封個人信件中,迪倫表示“因為其他的安排”,親自領獎的想法無法實現。直到2017年,他才在斯德哥爾摩舉辦音樂會的間隙,低調領取了獎項。

  瑞典學院人員表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未出席頒獎典禮,這一做法固然“不同尋常,但也並非是特例”。例如,奧地利作家埃爾弗里德·耶利內克就因嚴重的社交恐懼症沒有參加2004年的頒獎典禮;此外,英國劇作家哈囉德·品特因生病住院、小說家多麗絲·萊辛因為年紀太大、加拿大作家愛麗絲·門羅因健康狀況不佳等,都未能親自領獎。

  對此,瑞典學院指出:“諾貝爾獎仍然屬於他們,就像它也屬於鮑勃·迪倫一樣。”

資料圖:2011年,迪倫在英國倫敦進行演出。
資料圖:2011年,迪倫在英國倫敦進行演出。

  相比以上諾獎得主,1964年獲獎的法國作家薩特則顯得更有“個性”。他直接拒絕了瑞典學院的好意,拒絕領獎的理由則更加乾脆:一向謝絕來自官方的榮譽。

  錯過:與諾獎無緣的大咖

  有些人獲獎卻沒有來領,還有一些知名作家無緣諾獎。在過往的百年歲月中,許多文學大師與諾獎失之交臂,這其中不乏語文課本中的“常客”:列夫·托爾斯泰、易卜生、卡夫卡、契訶夫……

  1902年12月,第一屆諾貝爾獎的結果公佈後,引發輿論嘩然。當時,俄羅斯作家列夫·托爾斯泰正處於寫作生涯的黃金時期,其於1899年發表的巨著《復活》更是被評價為“舊世紀留給新世紀的遺言”。然而,當年的獎項卻頒發給了法國詩人蘇利·普呂多姆,而托爾斯泰直到1910年去世,也沒有獲得諾獎。

  根據瑞典學院官方的解釋,這位文豪一直無緣諾獎的原因,在於他“否定了一切形式的文明”,讚美“原始的生活方式”並“任意改寫《聖經》”。“對於他那種罕見於一切文明樣式的狹隘和敵意,我們覺得無法忍受”,瑞典學院稱。

資料圖: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
資料圖: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

  而在當代,著有《挪威的森林》的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自2006年獲得有“諾貝爾文學獎前奏”之稱的弗朗茨·卡夫卡獎之後,便每年都出現在多家博彩公司賠率榜的前端,被外界戲稱為諾貝爾文學獎的“陪跑王”。不過,村上本人卻稱,自己寫作的動力來自於讀者而非獎項。

 醜聞:“百年老字號”陷風波

  諾貝爾文學獎的“遺珠”或許不過是一種缺憾,然而,就在兩年前,這個“百年招牌”卻因為一樁醜聞陷入了巨大的危機。

  2018年,前瑞典學院院士、前諾貝爾文學獎評委弗羅斯滕鬆的丈夫阿爾諾被曝涉嫌性侵和性騷擾,此外,阿爾諾還涉嫌先後7次泄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者名單給博彩公司;他與妻子均受到貪腐指控。

  如何處理此次事件,在瑞典學院內部引發嚴重爭議,多名院士先後辭職抗議,導致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審工作無法繼續,該年度的獎項也沒有頒發,被順延到了2019年。

當地時間2018年4月12日,瑞典學院常任秘書長Sara Danius接受採訪,她因醜聞事件引咎辭職。

  最終,弗羅斯滕鬆退出瑞典學院,而時任瑞典學院常任秘書長莎拉·丹妮奧斯引咎辭職。瑞典學院院士韋斯特伯格表示,“這是瑞典學院無法磨滅的汙點——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性侵者!”

改革:調整人員再回歸

  為恢復聲譽,瑞典學院在醜聞事件後進行了改組,並把院士的強製終身製改為允許成員辭職。

  此外,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還經曆了自1901年以來的最大調整——在評委會中增加了5名外部專家,以證明“評委會已與去年(2018年)的事件明顯脫離”。

  為解決因醜聞“滯留”的文學獎,同時也為了徹底消除醜聞帶來的負面影響,瑞典學院在2019年“雙倍放送”,波蘭女作家托卡爾丘克和奧地利作家漢德克喜提諾獎。

資料圖: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彼得·漢德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圖: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彼得·漢德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目前,2020年的獲獎者也已誕生,諾貝爾文學獎看似已逐步“回歸正軌”,但醜聞陰影的徹底消除尚需時日。

  而更重要的是,正如那句“文學獎做得再好,不如文學好”所言,對於作家而言,要想自己的作品流芳後世,最終具有決定性的或許還是文學作品本身。(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