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大幅收緊H1B工作簽證:否決三分之一
2020年10月07日07:22

  又雙叒叕。不是限製學生簽證,就是收緊工作簽證,要麼暫停審批綠卡;每隔一段時間,特朗普政府就會對外來人口推出新的限製政策。

  美國國土安全部和勞工部今天宣佈了H-1B工作簽證審批標準的新政策:大幅提高美國僱主申請H-1B簽證的工資要求,大幅縮小H-1B申請者的學曆專業範圍,同時縮短了合同工人的簽證期限。這些限製措施將進一步加大H-1B工作簽證的申請難度。國土安全部副部長魯西內裡(Ken Cuccinelli)則直接表示,按照新政策,三分之一的H-1B申請會因為不符合標準被直接否決。

  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沃爾夫(Chad Wolf)表示,“美國已經步入了經濟安全是國土安全重要組成部分的新時期,簡而言之,經濟安全就是國土安全。我們必須採取法律允許的所有措施,確保把美國勞工放在首位”。美國勞工部副部長皮薩拉(Patrick Pizzella)強調,這些政策調整是為了保護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美國勞動法規應該把美國工人放在第一位”。

  此次新規定沒有經過公眾評估程式,將作為暫行最終條例直接實施生效。根據新的H-1B申請標準,僱主為低級別工作崗位申請H-1B簽證的最低薪資標準將從目前行業薪資範圍的第17百分位上調到第45百分位,而高技術工作崗位申請H-1B的最低薪酬標準將從目前行業薪資範圍的第67百分位上調到第95百分位。(註:百分位即一組數據從小到大排序,50百分位即中位數。)

  勞工部的H-1B新薪資標準將於週四生效實施,適用於目前申請延期的H-1B簽證持有者。換言之,如果他們的薪資低於最低標準,H-1B延期申請將被直接否決;除非他們的僱主上調工資。按照目前美國嚴峻的經濟和就業形勢,要求漲薪幾乎是不可能的,等同於失去簽證。在此前新冠疫情導致的裁員大潮中,已經有不少H-1B工作簽證持有者因為失業而被迫離開美國。

  H-1B是美國向外國技術人才提供的非移民臨時工作簽證,每年頒發8.5萬張(其中2萬張保留給碩士以上學位)。H1B簽證必須由僱主申請,簽證有效期三年,可以續延一次。但如果簽證持有者離境,則需要每年去使領館續簽。如果僱傭關係結束(失業或者跳槽),簽證持有者必須在兩個月內找到新僱主申請轉移H-1B,才能繼續留在美國。

  美國四分之三的H-1B簽證都用在了科技行業。美國移民理事會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39%的軟件工程師、27%的電腦程式員、28%的電子工程崗位都是外國移民;而加州的比例更高,42%的技術工作崗位都屬於移民。矽谷科技公司招攬海外科技人才,大多數都是用的H1B簽證。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海外人才或是從美國高校畢業的國際學生通過這一簽證,進入矽谷科技行業工作。H-1B工作簽證申請人數最多的兩個國家一直是印度和中國。美國國務院今年4月的統計數據顯示,兩國申請人數所佔比例超過了八成(印度67.7%,中國13.2%)。Google和微軟兩位印度裔CEO也是通過H-1B留在美國工作。

  在H-1B工作簽證的問題上,奧巴馬和特朗普有著截然不同的政策立場。為了努力留住海外高科技人才,2015年奧巴馬政府還出台新政策,允許部分H1B簽證的家屬(即H4簽證持有者)申請在美國合法工作。而特朗普政府一直指責外國勞工利用H-1B工作簽證從美國工人奪走了高薪的工作崗位,認為諸多公司利用H-1B工作簽證壓低勞力成本,僱傭廉價的海外勞工,從而奪走了美國勞工的就業機會。

  雖然H-1B屬於國會立法規定的工作簽證項目,特朗普政府無法直接取消這一項目,但他可以通過諸多行政指令手段,大幅收緊H1B工作簽證的申請標準和審核力度。在過去幾年時間里,美國政府的移民USCIS通過提高H1B的收入要求和證明材料等審批標準,推動H-1B工作簽證的複審率(RFE)和拒簽率持續上升,打擊了美國公司為海外人才申請H1B的積極性。

  美國移民局(USCIS)的數據顯示,2019財年H-1B工作簽證首次申請拒簽率高達32%,而奧巴馬政府時期的2016財年只有10%。2019財年的H-1B延期申請的拒簽率也高達12%,而2016財年僅有4%。而複審率則從2015財年的22.3%一路飆升到47.2%,意味著幾乎一半的H-1B申請都會被要求提供更多證明文件,而複審之後的批準率目前也只有67%,意味著三個複審申請必有一個被拒簽。

  由於H-1B簽證申請頻繁被拒,一些美國公司已經不願意再花費資源為海外人才申請工作簽證。因為一旦H1B被拒,不僅浪費了人力和資金,還要重新尋找合適的僱員。在這種不確定性氛圍的影響下,H1B工作簽證的申請人數已經較奧巴馬執政時期明顯下滑。即便是矽谷大型科技公司,也開始將H1B簽證額度留給最核心的技術工種,非技術專業的畢業生越來越難找到工作機會。

  特朗普收緊H-1B簽證標準的另一個影響是,小企業的H-1B簽證申請很容易被拒簽,而科技巨頭的申請則更容易通過審核,甚至高達99%(USCIS統計數據)。過去幾年,矽谷科技巨頭所佔據的H-1B工作簽證比重不斷上升。2019財年,Google、Apple、微軟、亞馬遜和Facebook五家科技巨頭就用了2.7萬張工作簽證。

  今年6月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以保護美國民眾在疫情期間的工作機會為由,暫時停止頒發H-1B等非移民簽證到今年年底。但這一舉措隨後遭到了包括美商會在內的諸多行業協會聯名起訴,上週位於矽谷的加州北區聯邦地區法官否決了特朗普的H-1B工作簽證凍結令,認為他的這一命令超越了總統職權範圍。

  今年8月,Apple、Google、微軟、亞馬遜、英特爾、Adobe、Netflix、SalesForce、Facebook、Twitter、PayPal、Box、Uber等52家美國科技公司聯合向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意見書,就凍結工作簽證一案闡明了他們的立場和主張。他們堅決反對白宮凍結H1b工作簽證項目,認為這會損害美國科技行業的創新,阻礙招募高科技人才,損害到美國經濟。

  在此次美國政府收緊H-1B申請標準之後,之前起訴特朗普政府的諸多行業協會再次公開批評政府這是在“挫傷美國從疫情中恢復的能力,對增加美國國內就業崗位毫無幫助”。他們在此前的訴訟文件中提到,H-1B工作簽證並沒有影響到美國民眾的就業機會。

  美國勞工局的數據顯示,儘管疫情導致美國有總計5600多萬人被迫失業,失業率率在4月份甚至飆升到14.7%(7月份回落至10.2%),但今年1-5月份美國計算機相關行業的失業率反而從3%下降到2.5%,而這是H-1B工作簽證使用最多的行業。這足以證明海外高科技人才根本沒有侵占美國公民的就業機會。

  實際上,美國因為疫情打擊導致失業規模最大的行業包括酒店、出行、旅遊、餐飲、零售等等,而在失業人群中,中低收入者佔據了絕大多數,而H-1B和L1簽證大多數都是收入較高的就業崗位。H-1B簽證最多的行業反而是失業率最低的。

  在2016年之前,矽谷科技公司原本一直在遊說政府和國會擴大H-1B工作簽證項目的額度限製,希望招攬到更多的海外科技人才。但過去三年時間,美國科技行業能做的卻是儘可能勸說政府不要繼續收緊H-1B簽證審核。或許矽谷只能指望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當選,才有可能改變美國政府在H-1B工作簽證的立場。此前拜登已經承諾,他當選之後會直接廢除特朗普政府對H-1B工作簽證的限製。(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