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肝病毒發現者獲諾獎:傳染病仍是人類大敵
2020年10月06日00:03

原標題:丙肝病毒發現者獲諾獎:傳染病仍是人類大敵

  哈維·沃爾特等三位科學家因為“發現丙型肝炎病毒”而被授予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無形中,對於至今仍深陷新冠病毒泥淖的人類而言,也是莫大的鼓舞。

  10月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卡羅琳醫學院,諾貝爾獎委員會總秘書長托馬斯·佩爾曼宣佈,202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哈維·沃爾特、麥克爾·霍頓和查爾斯·賴斯,以表彰他們在“發現丙型肝炎病毒”方面做出的貢獻。

  每年諾貝爾獎會“花落誰家”,都能吸引國際輿論聚焦。與往年相比,2020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更受關注,畢竟,2020年暴發了自21世紀以來最大的一次全球疫情——新冠肺炎。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4日發佈的新冠疫情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已超過3500萬例。在這樣的背景下,哈維·沃爾特等三位科學家因為“發現丙型肝炎病毒”而被授予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無形中,對於至今仍深陷新冠肺炎疫情泥淖的人類而言,也是莫大的鼓舞。

  這三位科學家中,沃爾特和賴斯都來自美國,兩人獲得該獎項時所屬機構分別為馬里蘭州貝塞斯達市國立衛生研究院和洛克菲勒大學;而出生於英國的麥克爾·霍頓,獲得該獎項時所屬機構為加拿大埃德蒙頓艾伯塔大學。

  在沃爾特、霍頓和賴斯之前,人們對丙肝瞭解不深,認為這是一種非甲非乙型肝炎。在上世紀60年代,美國的巴魯克·塞繆爾·布隆伯格發現了乙型肝炎是由病毒引起的,由此他獲得了1976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同樣在20世紀70年代,美國的沃爾特也在研究輸血患者的肝炎發病率。儘管對新發現乙肝病毒血液檢測能減少輸血相關肝炎的病例,但沃爾特等人還是發現,大量肝炎病例仍在發生。在此期間研究人員也開展了對甲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檢測,但是很明顯,沃爾特認為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不是這些不明病例的原因。因此,他認為應當把這類肝炎定義為一種新的、獨特的慢性病毒性肝炎,即非甲非乙型肝炎。

  隨後,在製藥公司Chiron工作的霍頓和同事從一隻被感染的黑猩猩血液中發現的核酸中收集了一組DNA片段。這些片段大部分來自黑猩猩自身的基因組,研究人員預測,丙肝病毒的一些片段可能來自這種未知的病毒。此後,霍頓等人發現了一種新的屬於黃病毒家族的RNA病毒,並將其命名為丙型肝炎病毒。在非甲非乙型肝炎患者中存在這種病毒的抗體,也暗示了這種病毒的存在。

  此後,美國的賴斯和其他研究RNA病毒的小組注意到,在丙型肝炎病毒基因組末端有一個此前未被識別的區域,他們懷疑該區域可能對病毒複製很重要。賴斯還在分離的病毒樣本中觀察到遺傳變異,並推測其中一些可能會阻礙病毒複製。

  當把這種病毒的RNA注射到黑猩猩的肝臟時,觀察到了與患有非甲非乙型肝炎的人類病人相似的病理變化。這些發現最後證明了丙型肝炎病毒單獨可以導致不明原因的輸血介導型肝炎,即丙肝。

  由於三位科學家的發現,可以採用高度敏感的血液檢測丙肝病毒,並可能消除輸血後發生的丙肝和乙肝等,才為此後研發治療丙肝的特效藥和丙肝疫苗打下了基礎,而這也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顯示,在全球導致死亡的10大感染性疾病中,有兩種是病毒性肝炎,一種是人們熟知的乙肝,另一種就是丙肝。

  從科學探索的角度來說,丙肝病毒被發現的過程,也再次證實了科學發現其實就是一個接力過程——正是因為一代代科學家們懷疑、重複證實和前赴後繼的努力,科學才會一點一點被推動,而科學的點滴進步,於公眾而言,都是莫大的福祉。這也正是科學令人尊崇的根源。

  三位科學家發現丙型肝炎病毒,本身就是一個裡程碑式的成就,今年被授予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不僅再次證明了他們的貢獻之大,也意味著,未來微生物所引發的傳染病仍是人類的大敵。為此,無論是新冠肺炎還是甲、乙、丙肝,重視傳染病防治,推動醫療科學的發展,才能大大改善全球公眾的健康。

  張田勘(專欄作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