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利物浦「2-7」慘案 還要怪阿仙奴?
2020年10月05日09:34

這場慘案,是怎麼來的?
這場慘案,是怎麼來的?

  利物浦2-7慘敗維拉,是高普執教的球隊第一丟失7球,也是自1953年9月阿仙奴1-7不敵新特蘭以來,英格蘭頂級聯賽衛冕冠軍第一次單場丟失7球。

  這樣一場慘案,利物浦到底發生了什麼?

  致命意外,比新冠還可怕

  今場比賽,利物浦在賽前就接連遭遇意外打擊:新援泰亞高Tiago感染新冠,無緣國際比賽日前的比賽;隨後文尼Sadio Mane確診新冠陽性,也開始居家隔離。但對利物浦打擊最大的,當屬主力門將艾利臣Alisson的意外傷缺。

  為何艾利臣的缺陣影響如此巨大?

  實際上,在泰亞高到來之前利物浦就已經打造了完備的體系和戰術,他的缺陣並不影響高普Jurgen Klopp球隊的基本盤;文尼固然是利物浦的大腿之一,但實力稍遜但並沒有較大檔次差距的祖達,也讓三叉戟有了缺陣的底氣。

  唯獨艾利臣是三人中最不可替代的。在利物浦從「後防天團」轉變為頂級防守球隊的歷程中,雲迪積克Virgil van Dijk和艾利臣的加盟是關鍵中的關鍵。前者為利物浦帶來了防守體系的構建,而後者則是利物浦高位壓迫的最後一塊拚圖。

  艾利臣之所以對利物浦的進攻和防守貢獻如此巨大,正是因為這位巴西門神不但擁有出色的選位意識和門線技術,更擁有極大的後場覆蓋能力和精準的傳球能力。

  在今季前三輪的英超比賽中(利物浦在對陣車路士的下半場11打10,故而選取上半場數據),利物浦均由艾利臣把守球門,這位門神的站位十分大膽,常常前壓到大禁區線上甚至禁區之外。這樣一來,艾利臣的前壓就縮短了門將和後防線之間的距離,使得利物浦後場多出一個觸球接應、出球轉移的單點,也能在後衛線被打穿後壓迫對手空間,縮短對手調整時間。

前三場聯賽艾利臣的熱點圖
前三場聯賽艾利臣的熱點圖

  但阿祖安盧比斯Adrian卻和艾利臣不同,這位西班牙門將門線技術尚可,但出擊選擇卻十分謹慎,絕不會輕易離開小禁區和球門。如此一來,利物浦防線的大幅度前提,就導致後衛線和門將之間的脫節,這就給對手的反擊留下了大片的衝刺、調整空間。

死守禁區的阿祖安盧比斯
死守禁區的阿祖安盧比斯

  高普的傲慢,阿仙奴也有錯?

  既然更換門將會導致這麼大的戰術影響,高普又是怎麼應對的呢?實際上,高普完全沒有應對。

  在高普的戰術中,防守從前鋒線就要開始構造,前鋒壓迫傳球線路+回撤支援兩翼,中場掃蕩+對抗,防線壓縮對手傳球空間+處理迎面而來的長傳高球,分工明確,層層分明。這也使得利物浦的防線要進行前壓,才不至於和中前場太過脫節,防守的整體協同才能鐵板一塊。

  過去,利物浦的中堅前壓,也有相當的講究:右中堅馬迪普(Job Matip、祖-高美斯Joe Gomez更傾向於主動上搶,同時具備相當的帶球推進能力,平均站位往往十分向前;而左中堅雲迪積克Virgil van Dijk則更善於正面防守,同時擔負指揮協調整條防線的重任,因此平均站位會稍稍拖後於自己的搭檔。

原本拖後指揮防守
原本拖後指揮防守

  但在今季第三輪對陣阿仙奴的比賽中,利物浦開始了新的嘗試:造越位。

  在上季後半段和今季初的社區盾杯連續被阿仙奴擊敗後,「如何克制阿仙奴」,成了利物浦最重要的課題,在聯賽第三輪再次遭遇兵工廠之時,高普靈機一動,「造越位」戰術投入使用。

造越位
造越位
造越位
造越位
還是造越位
還是造越位

  於是,在對陣阿仙奴的第三輪,利物浦彷彿著了魔似的遠離阿仙奴的前鋒(有時候是後上的邊翼衛),對手最後一傳之前,雲迪積克和高美斯想的不是封堵,而是「往前走兩步,讓他越位!」阿諾特Trent Alexander-Arnold位置拖後一點點,就要承受雲迪積克的怒吼和咆哮:「別回防!前壓!」

  於是,在拿卡錫迪Alexandre Lacazette、奧巴美揚(Aubameyang)、尼爾斯Ainsley Maitland-Niles等人的一次次越位後的懊惱中,利物浦終結了對陣兵工廠的連敗。高普似乎大感興奮,大手一揮:「下一場咱還這麼踢!」

故意等一秒,就為造越位
故意等一秒,就為造越位
死球也造越位
死球也造越位
前壓得沒譜
前壓得沒譜

  於是,對陣維拉的比賽,我們再一次看到利物浦整條防線開始詭異地移動……但維拉明顯有備而來,人人都吸取了拿卡錫迪粗心大意的教訓,每一次進攻都小心再小心地觀察著利物浦的站位,生怕體毛離阿祖安盧比斯又近了一絲。

  而正如前文所言,阿祖安盧比斯死死抱著球門線不願前壓,也給了維拉球員們充足的反應時間和調整空間。

  在維拉接連通過利物浦後衛線和門將之間的空當入球後,高普並沒有針對性部署,而是繼續信任球隊防線整體協調的能力,隨著第7粒失球的到來,這份傲慢徹底變成球隊慘敗的罪魁禍首之一。

  頑疾,最奢侈的雙刃劍

  除了整體戰術的問題,利物浦今場7球慘敗,也有局部的重大漏洞。X因素阿祖安盧比斯習慣性的失誤且按下不表,對利物浦來說,更加危險的,則是主力陣容中的一大難題:右路防守。

  在利物浦的戰術體系中,左閘羅拔臣和右閘阿諾特的大幅度前壓參與進攻,是非常重要的一環,這兩名邊後衛取代了常規戰術中的中場,成為紅軍放置在邊路的發動機。

  但兩名邊後衛的大幅度壓上,也給後場邊路留下巨大的空間。針對這一問題,利物浦在左路可以利用羅拔臣充沛的體能、積極的折返加以彌補,雲迪積克、韋拿杜姆Georginio Wijnaldum等運動能力出色的球員也可以進行協防、覆蓋。

右路失位
右路失位
專打你右路
專打你右路
還打你右路
還打你右路
把你右路打爆
把你右路打爆

  但在利物浦的右路,阿諾特雖然在進攻中十分犀利,但防守時卻受製於運動天賦不足和防守意識欠缺,往往會失位,或輸掉1對1防守,而右中堅祖-高美斯也是一名「後上狂人」,自己尚且時常失位,何談協助阿諾特。因此,以往阿諾特留下的空當,右中場軒達臣會主動前去彌補(韋拿杜姆居右時也會補位),但攻強守弱的基達則很難做到這一點。

所有對手不約而同主攻左路(利物浦的右路)
所有對手不約而同主攻左路(利物浦的右路)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今季4場英超聯賽,利物浦的對手不約而同選擇將主攻方向瞄準了阿諾特這一側,這位「可能是球壇最會進攻的右閘」,反而成了球隊防守時的累贅。

  運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人,利物浦今場史詩級的霉運也成為推動進程的一環,門將失誤+3個令人無可奈何的失誤,讓本就出現問題的利物浦更加艱難。

  一場2-7的慘敗,既是天災,也是人禍。不過好在利物浦仍然擁有成功的經驗和重整旗鼓的底氣,在失敗的嘗試過後,利物浦會如何調整,成為擺在面前的新問題。高普會怎麼做呢?拭目以待吧。

  (長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