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發現,感到孤獨可能是因為你沒吃夠?
2020年10月02日06:27

原標題:科學發現,感到孤獨可能是因為你沒吃夠?

原創 KY KnowYourself

KY作者 / Celia、Letty、Wendy

編輯 / Celia

大家週末好啊!雖然明天還要上班,但國慶長假馬上就要到了~節前最後幾天的工作,還是打起精神來努力完成吧!

過去這兩週,我們的月小兔又讀了哪些神奇的研究文獻呢?目錄先來一份:

控制飲食讓你感到孤獨?你不是一個人

做好事一定被誇?你也可能被罵偽善

發現自己比一般人怕痛?你身上可能有歐洲人的血統

想要變得更有創意?除了靈感,你還要有這個

找到了!也許是史上最簡單的減壓方法

下面還是請月小兔來給大家展開講講~

控制飲食讓你感到孤獨?

你不是一個人

你經曆過食物過敏嗎?你有因為想要減重而節食嗎?你可能不知道的是,不吃特定的食物,除了讓人嘴饞,還會帶來更多的心理負擔。

最近,一篇發表在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上的研究指出,控制食物的攝入真的會讓你感到孤單。研究人員通過發放控制飲食和孤獨感的相關問卷,對成年人、兒童、特定宗教信仰者等不同的人群進行了一系列的研究。

研究發現,人們控制飲食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可能是食物過敏、乳糖不耐受,也可能是尊崇素食主義、信奉猶太教,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想要減肥所以不去吃特定的一些食物。但無論原因為何,比起其他人,這些控制飲食的人們都會體驗到更強烈的孤獨感。

研究彙總。截圖自Woolley, K., Fishbach, A., & Wang, R. M. (2020). Food restriction and the experience of social isol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9(3), 657-671.

研究人員引入了“食物煩惱”這一概念來解釋這種特殊孤獨感。“食物煩惱”指的是,當一個人和其他人吃不一樣的食物的時候,ta會覺得很煩惱,因為ta意識到,自己無法通過和其他人吃一樣的食物來和ta們建立聯結。比如,你是素食主義者,旁邊的人都在吃肉,就你在吃草,你會忍不住感受到自己和其他人不同。

吃飯本身就有比吃本身更多的意義。下次減肥再吃草的話,記得找身邊的人陪你一起吃,這樣你們就都不會覺得孤單啦~

做好事一定被誇?

你也可能被罵偽善

什麼樣的人是真正的“好人”?經常做善事的人都是好人嗎?

在最新的《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中,一篇研究發現:即使做了好事,你也不一定會被誇;甚至,周圍人反而可能會覺得你偽善。而是否會出現這種“翻車”的情況,取決於你具體做的善事是什麼。

在此項研究的一組實驗中,被試者會讀到這樣一個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家諮詢機構的高管,這家機構幫助菸草公司或賭場盈利,而這位主人公卻會在業餘時間去做禁菸或禁賭活動的義工。

接下來,研究人員要求被試者圍繞以下問題對這位主人公進行打分:Ta做善事的行為有多值得誇獎?Ta有多偽善?Ta對自己就職的公司造成了多大程度的損害?

在被試者心目中故事主人公的偽善程度會減少被試者對主人公的誇獎。截圖自O'Connor, K., Effron, D. A., & Lucas, B. J. (2020). Moral cleansing as hypocrisy: When private acts of charity make you feel better than you deserv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9(3), 540-559.

實驗發現,當主人公做的善事和本職工作有直接矛盾時,被試者會覺得這個人更偽善,也會相應減少對他所做善事的誇獎。

例如,主人公的本職工作是幫助菸草公司和賭場提升銷量,相比起ta參加禁菸禁賭宣傳活動所傳遞的善意,ta出錢出力去社區做禁菸禁賭宣傳和ta本職工作之間的直接對立,會讓人更傾向於認為ta假惺惺,覺得ta所做的善事不那麼值得讚揚。

故事里這位主人公或許只是想“精準地”彌補自己的罪惡感,卻沒想到影響了其他人對ta的評價。當人們平時做的事與ta的善行在立場上精準對立的時候,至少在周圍人眼裡,這份善行的價值就打了折扣,甚至成了ta偽善的標誌。

所以,如果大家知道你天天都在打車叫外賣使勁為碳排放做貢獻,就不要到處炫耀自己在攢能量種真樹了——自己洗滌完心靈就夠了,人家可不一定誇你(手動狗頭

發現自己比一般人怕痛?

你身上可能有歐洲人的血統

我有一位好朋友,他對疼痛的忍耐力幾乎為0,就連手指不小心被劃破這種小傷,輕微的痛感都會讓他時刻注意自己的傷口,直到完全痊癒。為此他不敢做飯,因為怕切到手;打針和輸液就更可怕了……

起初,我還以為他只是矯情,或者是為了獲得別人的關注,但後來發現,他在其他事情上的忍耐力非常強,但就是對生理上的疼痛非常恐懼。

今年,來自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和德國馬普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研究者Hugo Zeberg和Michael Dannemann等人做了一項分析,結果發現,有0.4%的當代英國人遺傳了變種的尼安德特人基因。這部分基因會對傳導痛覺的離子通道產生影響,因此,攜帶這類基因的人會比未攜帶者對痛覺更加敏感。研究指出,這些人比未攜帶相關基因的人報告疼痛感的可能性多出7%。

尼安德特人複原圖。圖自網絡。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在攜帶此類基因的人群中,性別不會影響個體所報告的疼痛程度,但是年齡會。在40-70歲的群體中,年齡與報告疼痛的可能性呈顯著的線性正相關。

隨著年齡增長,報告疼痛的可能性隨之增加。截圖自Zeberg, H., Dannemann, M., Sahlholm, K., Tsuo, K., Maricic, T., Wiebe, V., Hevers, W., Robinson, H.P.C., Kelso, J., & Pääbo. S. (2020). A Neanderthal sodium channel increases pain sensitivity in present-day humans. Current Biology, 30(17), 3465-3469。

所以,如果你周圍的朋友里也有非常怕痛的,可以把這篇文章分享給ta,或許就解決了ta多年來的疑惑,沒準還能順便認個親戚……

想要變得更有創意?

除了靈感,你還要有這個

創意總是會被人們當作一種“與生俱來的靈感”。比如,你可能也聽過這種說法:“有些人之所以有創造力,是因為ta們右腦發達。”

但近期,一項發表在期刊《NeuroImage》上的研究發現,創造力比我們想像中的要複雜很多。

負責該研究的是德雷塞爾大學的David Rosen博士及其同事。他們邀請了32位有著4年到33年不等受訓經驗的爵士吉他演奏者作為被試者。在實驗中,他們要求被試者即興創作6首帶有鋼琴、貝斯和鼓元素的爵士樂曲,並在此期間測量每位樂手的腦電圖。隨後,專業評委們將為樂手的作品進行評分,以評測作品的創意水平。

正在創作並接受腦電圖測量的樂手。截圖自Rosen, D.S., Oh, Y., Erickson, B., Zhang, F., Kim, Y.E., & Kounios, J. (2020). Dual-process contributions to creativity in jazz improvisations: An SPM-EEG study. NeuroImage, 213, 116632。

結果顯示,比起其他樂手,作品分數較高的樂手的左半腦後部活躍度是更高的。而經驗較豐富的樂手,也展示了更高的左腦區活躍度。由此,研究人員得出結論,有著更豐富經驗的樂手,往往能夠創作出更有創意的作品。

反之,經驗較少、作品分數較低的樂手,右腦更為活躍。

經驗度不同的樂手在創作中所展示的腦電圖。經驗較豐富的樂手以紅色表示,經驗較少的樂手則以藍色表示。截圖自Rosen, D.S., Oh, Y., Erickson, B., Zhang, F., Kim, Y.E., & Kounios, J. (2020). Dual-process contributions to creativity in jazz improvisations: An SPM-EEG study. NeuroImage, 213, 116632

但這能夠說明“左腦發達的人其實更有創造力”嗎?研究者分析認為,這也取決於我們如何定義“創造力”。

如果創造力是以一個人處理陌生情況的能力(如新手演奏者即興創作)為標準,右腦將發揮更大的作用;而如果創造力是由作品的質量來衡量的,那麼左腦則更佔據主導地位。

找到了!也許是史上最簡單的減壓方法

高房價、高消費、長時間加班……“壓力大”早已是成年人的生活常態。如何才能有效減壓、更好地應對生活中的壓力事件呢?

最近,來自巴塞爾大學的研究團隊在期刊《PLoS ONE》上發表了一篇論文,為大家找到了一個特別簡單好操作的減壓方式——每天多笑一笑!

在為期2周的實驗中,研究者通過APP向被試者每天推送8次提醒消息,推送的時間從早8點到晚上9點半,間隔不固定。每次收到消息提示後,被試者需要回答問卷,向研究者報告自己在收到上一條推送之後,自己有多經常發笑、發笑的程度如何、為什麼發笑,並且報告自己有沒有經曆壓力事件,以及有哪些壓力症狀、輕重如何。

研究結果顯示,多笑的確有助於緩解壓力——當被試者發笑的頻率較高的時候,壓力事件往往帶來一些相對輕微的壓力症狀。但讓研究人員沒想到的是,發笑的程度和壓力體驗的變化無關。

也就是說,無論你是哈哈大笑,還是微微一笑,對於緩解壓力體驗的效果都是差不多的。

被試者發笑的頻率會影響ta們對壓力事件的體驗。截圖自Zander-Schellenberg, T., Collins, I. M., Miché, M., Guttmann, C., Lieb, R., & Wahl, K. (2020). Does laughing have a stress-buffering effect in daily life? An intensive longitudinal study. PLoS ONE, 15(7), e0235851.

所以,下次再感到壓力大的時候,不妨去看場脫口秀或者聽段相聲~或者,走在路上的時候對周圍人報以圍笑,也是管用的……吧?

提前祝大家假期愉快啦~喵!

References:

O'Connor, K., Effron, D. A., & Lucas, B. J. (2020). Moral cleansing as hypocrisy: When private acts of charity make you feel better than you deserv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9(3), 540-559.

Rosen, D.S., Oh, Y., Erickson, B., Zhang, F., Kim, Y.E., & Kounios, J. (2020). Dual-process contributions to creativity in jazz improvisations: An SPM-EEG study. NeuroImage, 213, 116632

Woolley, K., Fishbach, A., & Wang, R. M. (2020). Food restriction and the experience of social isol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9(3), 657-671.

Zander-Schellenberg, T., Collins, I. M., Miché, M., Guttmann, C., Lieb, R., & Wahl, K. (2020). Does laughing have a stress-buffering effect in daily life? An intensive longitudinal study. PLoS ONE, 15(7), e0235851

Zeberg, H., Dannemann, M., Sahlholm, K., Tsuo, K., Maricic, T., Wiebe, V., Hevers, W., Robinson, H.P.C., Kelso, J., & Pääbo. S. (2020). A Neanderthal sodium channel increases pain sensitivity in present-day humans. Current Biology, 30(17), 3465-346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