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冠》背後,你並不知道的真實郎平
2020年09月30日11:25

原標題:《奪冠》背後,你並不知道的真實郎平

​今天,#白浪是郎平女兒#登上了熱搜第一。

在經曆了改名、撤檔等一系列波折後,《奪冠》終於上映了。

在電影中飾演郎平的鞏俐,無論在形態、表情、語氣,都對郎平進行了像素級復刻,同時也融入自己的理解。看到鞏俐在片場的背影后,不少網友恍惚了——一頭短髮,背影微駝……這分明就是郎平。

鞏俐在片場
鞏俐在片場

而飾演青年郎平的演員,叫白浪,是郎平的女兒,之前有過十年的排球運動員生涯。

白浪視母親為精神偶像,但郎平說:“我有兩個女兒,一個是白浪,一個是女排。”天平的兩端,始終難以達到完美的平衡。

白浪飾演青年郎平
白浪飾演青年郎平

作為教練,她率領中國女排多次重回世界巔峰,體壇人稱“鐵鎯頭”。

但其實她的身體早就成了“紙鎯頭”——膝蓋做過7次手術,渾身上下都是傷。在中國女排成功的背後,郎平犧牲了很多。

關於這位“中國女排靈魂人物”的脆弱時刻,電影里沒拍的,郎平很少在媒體面前展現的,呱妹都寫在這篇文章里了。

郎平一家人
郎平一家人
在父親郎家驊的鼓勵和影響下,郎平喜歡上了運動。每天都奔跑跳躍,原本病怏怏的她,竟頑強地越長越高,越長越壯。
郎平一家人
郎平一家人

小時候的郎平懂事得讓人心疼。

郎母年輕時腰不好,每天下班回家一到樓下,她就從五樓“噔噔”跑下來,幫媽媽扛自行車上五樓,那時她不過12歲,再累也一聲不吭。

但對於自己的心事,郎平又十分克製。郎平羨慕同學有漂亮的轉筆刀,眼巴巴地望著文具店的貨架,但從來不朝母親要。穿姐姐郎洪穿小的衣服,她心裡感到不平衡,也從來不跟母親說。

童年郎平
童年郎平

在郎母的眼中,郎平是一個乖巧的孩子,她唯一叛逆的事情,就是14歲那年瞞著母親去體校報名。

老師覺得郎平有運動天賦,讓去她體校訓練。但郎母不同意,她覺得郎平成績好,應該衝刺清華大學。

少女郎平
少女郎平

郎平報名體校的事情暴露後,體校老師答應郎母,如果郎平以後進不了北京隊,也保送她進北京體院,郎母才勉強同意郎平上體校學排球。

郎平得到母親的允許,決心把排球打出個成績,經常練到週末都不回家。大概是練得太狠,郎平骨膜發炎,醫生叫她不要劇烈運動。

郎平後來進入了國家隊
郎平後來進入了國家隊

那段日子,郎平只能坐著練托球,但她心思細密,留心觀察教練訓練別人的要點。等身體恢復之後,她跟進得特別快。

教練感歎:“這孩子悟性真好!”姐姐郎洪也在體校練球,打了五年還是業餘水平,但郎平連跳四級,從體校進北京青年隊,又從北京隊進國家隊,自此開啟了自己排球生涯的榮光。

魔鬼訓練
魔鬼訓練

隔壁的日本女排,有“東洋魔女”之稱,在教練大鬆博文的嚴苛訓練下,屢次奪下世界冠軍。

這種訓練方法被引進中國,包括郎平在內的隊員,在教練袁偉民的帶領下,進行魔鬼式的訓練。

魔鬼訓練
魔鬼訓練

那時,郎平每天早中晚要各練扣球300下,經常練到手臂發麻。為了加大強度,還要和男陪練練習。

雙臂練得又紅又腫,被球砸破頭,砸破臉,流鼻血,這都是家常便飯。那時她就有了一個綽號叫:“朝陽大炮”。因為她對自己特別狠。

在這種狠勁下,1981年,郎平隨中國隊參加第三屆世界盃。

1981年11月16日,女排奪冠

在那場中日大戰中,她以一技暴扣擊敗日本隊。

中國女排七戰全勝,拿下中國三大球(足球、籃球、排球)首個世界冠軍。全隊扣球1116次,其中郎平一人扣球407次,命中率極高。

她的名字響徹世界體壇:“中國的鐵鎯頭,一錘一個雷霆!”

郎平扣球姿勢被製成郵票
郎平扣球姿勢被製成郵票

之後的1984年,她再次在奧運會上大放光彩,接著一次次中國神話被創造,揭開中國女排“五連冠”的黃金年代。

其中四個冠軍,是郎平作為主力打下來的。

術後的郎平
術後的郎平

對於此決定,大家都不理解,只單純地認為她將不再繼續為國爭光了。

而輝煌是大家見證的,背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傷病一直和她如影隨形。因為過長過強的超負荷訓練,她的身體早就出了問題,膝關節老傷嚴重,前後做過12次手術,平時甚至還會因磨損,而掉出碎骨片;比膝傷更嚴重的是她的腰傷,她每天都必須戴著一個護腰,因為當時她只能靠吃止疼片,才能維持場上不倒。

術後的郎平
術後的郎平

1986年的退役,是她最艱難的抉擇。

退役後的郎平,被國家安排到了北京市體委,任職副主任。這是個旁人求之不得的“清閑大老爺”的活兒,郎平卻拒絕了,她說:“我不是個當官的料”。

1987年,郎平決定赴美留學。非議撲面而來,有人說:“郎平是中國女排的象徵,民族英雄不該加入出國潮。”

她說:“我不能躺在冠軍的獎盃里,吃一輩子的老本。從女排的隊伍退下來,我什麼也不是,必須從零開始,開闢新路。”

這個決定不是鬧著玩的,此後的留學生涯,讓郎平吃盡了苦頭。

一個星期只花五六美元,頓頓都吃三明治。為了賺取學費,郎平在十個夏令營做教練,從美國東部的紐約,一直到美國西部的洛杉磯,後來又跑去意大利甲A排球俱樂部當球員賺錢。

左:白浪中:郎平 右:白帆
左:白浪中:郎平 右:白帆
8年海外磨礪,郎平終於經過嚴格的考試,取得體育管理專業的碩士學位,還認識了丈夫白帆,生下女兒,取名白浪。“浪”和“郎”諧音,寓意著“遼闊的大海孕育出一朵活潑的浪花”。
郎平回歸
郎平回歸

畢業之後的郎平,先後擔任了新墨西哥大學女排主教練和日本八佰伴全明星隊主教練。此時的郎平,已經到了帶哪個隊,哪個隊就能奪冠的地步,名副其實的“香餑餑”。

然而,在1995年,郎平放棄了國外優越的生活,回到了祖國。

郎平回歸
郎平回歸

自郎平退役後,中國女排主力球員也相繼退役。從1988年開始,中國女排的成績便一路下滑。

1992年奧運會排名第七;1994年世錦賽更是掉到了第八。曾經風光一時無兩的中國女排淪為了一支二流球隊。

這時候,國家體委想到了郎平。然而,此時的郎平在國外的年薪至少20萬美元,她會願意回國拿著500元人民幣的月薪麼?體委沒有抱任何希望地給郎平發了份電傳:“郎平,祖國真的需要你!”

郎平毅然決定回國
郎平毅然決定回國

這句話讓郎平心頭一酸。經過反複糾結,郎平做出了回國的決定:“我離開國家隊這麼多年,但大家還是想著我,尤其在女排最困難的時候,要把這副擔子交給我,這是一種信任和託付。”

郎平毅然決然回到了祖國,將全部的心血傾注在一盤散沙的中國女排上。

沉寂的中國女排,終於又迎來了曙光。

1995—1998年期間,在郎平的帶領下,中國女排開始一點點複蘇。但這一切的成績都是郎平拿健康換來的。

“全身的關節沒有一處是好的,晚上睡覺時,身體和床之間所有縫隙都要塞緊,否則會疼得難以入睡,心臟也像老人一樣無力。”

渾身傷痛的郎平
渾身傷痛的郎平

直到身體出現了多次昏厥,郎平才知道,真的撐不下去了,這種情況下如果繼續帶隊,“這是對中國女排的不負責”。

1999年初,郎平依依不捨地離開了中國女排,在告別會上,這個已到不惑之年的“鐵鎯頭”淚流滿面。

捧杯的郎平
捧杯的郎平

這次的郎平,依舊是臨危受命。中國女排再次跌入穀底,倫敦奧運會上,甚至輸給了30年都沒輸過的日本隊。

“郎平,祖國真的需要你!”這是郎平此生都無法拒絕的一句話。這回,郎平提了一個條件:“必須保證我對女排選人用人的話語權。”

捧杯的郎平
捧杯的郎平

該換血時就換血,該洗牌時就洗牌,再次回歸的郎平,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取消了“沒人性”的軍事化管理,發掘了朱婷、袁心玥,張常寧等一大批人才。“

允許她們化妝打扮,允許她們看電視劇、上網購物等等,讓她們生活得高高興興的。這群90後女生不僅變美了,在國際賽場上也更有競爭力了。

後勤醫療上,郎平也是下足了心思:“從美國請來最專業的體能訓練專家和傷病康復專家,取消了蹲杠鈴等損害膝蓋的練習,取而代之的是科學化的管理和訓練,女排女生們的傷病一下少了很多。”

女排之路的艱辛,郎平再清楚不過了,曾經吃過的苦,受過的傷,她不允許再發生在這群年輕的孩子身上。

郎平擁抱女排女生
郎平擁抱女排女生

因此,郎平在帶隊的過程中,很少擺出教練的嚴酷架勢,而是像媽媽那樣時刻給她們關懷和包容。 即便是隊員做得不好的地方,郎平也都是以鼓勵為主。

終於,低迷的女排又重新找回了生命力。

2015年世界盃,中國女排奪得冠軍;2016年奧運會,中國女排奪得冠軍;2019年世界盃,中國女排奪得冠軍。

里約奧運會奪冠
里約奧運會奪冠

很多人說,郎平帶出來的這屆女排,是有史以來最具親和力的一屆。在沒有賽事和訓練安排時,這群女生們也愛紮堆逛街,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她們不必背負那麼多的民族情結、英雄情結,更多的時候,她們是個符合自己年齡特徵的普通女孩子。

“我是普通女人”,這是郎平的心聲,只是她的這份普通在“神壇”上無處安放,而她希望年輕的孩子們不用這麼負重前行。

1981年到2019年,中國女排一共奪得了十個世界冠軍,其中的八個都有郎平的全程參與。

郎平獲“國人之光”的美譽
郎平獲“國人之光”的美譽

而近幾年,關於郎平大家討論的更多的是,郎平將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後退出排壇一線執教的行列。

是啊,郎平老了。60年光陰白駒過隙,郎平在排球事業上跌跌撞撞了47年,幾經風雨。

在鼓勵女生們披荊斬棘時,郎平常常說:“我一個快60歲的老太婆都在拚,沒人好意思懶”,這也許正是女排精神的魂魄所在吧。

女排精神永存
女排精神永存

“女排精神不是贏得冠軍,而是有時候知道不會贏,也竭盡全力。

是你一路雖走得搖搖晃晃,但站起來抖抖身上的塵土,依舊眼中堅定。人生不是一定會贏,而是要努力去贏。”

郎平,辛苦了!

文案丨Gråtrunka

設計 | 王媛媛

運營丨李廣博 盧月麗 李婧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