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大佬薦言:武漢欲造“新矽谷” 還需加大當地創投產業發展
2020年09月29日15:51

原標題:PE大佬薦言:武漢欲造“新矽谷” 還需加大當地創投產業發展

“今年我們在武漢投資了一家企業——遠大醫藥,疫情期間5000多員工從來沒有休息過、沒有停過工,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上半年業務增長率已經超過了20%。”在2020湖北高質量發展資本大會期間,鼎暉投資總裁焦震告訴記者。之所以取得如此成績,一個重要原因是這家醫藥企業近年通過持續海外併購與技術研發,將大量歐美現金醫藥研發技術成功應用在中國市場,實現跨越式發展。

他表示,2018年,鼎暉投資與遠大醫藥一起在澳州花100億收購治療肝癌的藥物,如今這個工廠也落戶武漢,今年8月份國家藥監局批準這款藥品免臨床上市,有望令企業持續保持快速成長。

這背後,構成了後疫情時代湖北武漢創投生態的真實寫照。一方面,越來越多創投機構開始加碼湖北武漢投資,期望借助當地一系列扶持政策與企業上市綠色通道獲取超額回報,另一方面,部分創投機構則在積極整合湖北武漢當地高新技術企業向全產業鏈延伸發展,從而博取更高發展空間以抵禦疫情衝擊。當然,還有一些創投機構仍選擇觀望,他們需要看到當地高新技術企業業績明顯回升後再出手。

為了吸引更多創投資本落戶湖北武漢加碼投資,武漢相關部門在2020湖北高質量發展資本大會期間發佈高質量發展“黃金十條”,以拓展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加快培育高質量發展新動能。

“不過,湖北武漢創投生態的完善與活躍,不能僅僅著眼於高新技術產業扶持措施落地,如何大力發展當地創投行業實現更高效的資本-產業對接,才是相關部門需要解決的新挑戰。”多位與會創投機構高層表示。目前,湖北武漢不缺大學、不缺科研技術、不缺創業人才,不缺各類政策扶持,也不缺產業鏈整合空間,缺的恰恰是創投資本與良好的產融結合環境。

武漢上市企業數量市值增長 不能只靠“綠色通道”

多位與會創投機構高層向記者表示,他們此行主要關注相關部門會給湖北武漢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帶來多大的新政策紅利。

在此次大會上,上交所與深交所均對湖北企業上市又給出了不少新扶持措施。比如上交所將加大對湖北企業的培訓服務力度,深交所則專門安排融資的綠色通道,引導各類資本流向湖北,建立湖北企業IPO再融資重大資產重組、債券融資的綠色通道,專門對接快速受理,專門審核,快速審核,支援湖北基礎設施項目優先納入工作試點等。

“這某種程度能解決當前湖北武漢上市公司數量相對較少的局面。”東方富海創始合夥人兼董事長陳瑋向記者表示。當前武漢GDP在全國城市中排名第四,但是上市公司並不是特別多,武漢有64家上市公司,和一、二線城市來比數量不是特別多,全省只有114家,和頭部的省市相比還有比較大的差距。”他指出。與深圳相比,武漢上市公司的市值與科技含量總體也比較低,比如深圳出現騰訊、平安、招商銀行、邁瑞,都是市值過千億的上市公司,武漢最大的上市公司是高德,只有500多億。

“換個角度而言,借助交易所與相關部門給出的政策紅利與扶持措施,湖北武漢在上市企業規模、技術含量,技術縱深、成長潛力等方面都有較大的空間和機會。”陳瑋指出。但他更看重武漢上市公司背後的創投資本助力佔比有多高。

在他看來,一個城市的上市公司活躍度,上市公司數量多少和市值高低,與當地創投機構活躍度緊密相關,如果創業投資不夠,上市公司就減少,而創投的活躍度又和GP相關,不是和政策相關。換言之,只有越來越多市場化的GP出現,才有可能發現價值的功能,政府的投資不具備這個功能,也就是為什麼BAT最早是創投發現,而不是政府發現。

武漢有“矽谷基因” 缺了創投活躍氛圍

武漢市發佈的高質量發展“黃金十條”中,包括突破性發展數字經濟、快速發展線上經濟、加快發展新能源和網聯智能汽車產業、發展安全產業、加快發展醫療器械、提升生物醫藥研發水平、培育發展高新技術企業、深入推動企業上市。

這也吸引了不少與會創投機構高層的目光。畢竟,高新技術產業獨家獸企業的誕生,一則取決於自身的努力,二則受益於地方政府扶持。美國矽谷地區之所以能持續湧現全球知名互聯網、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等高科技企業,與當地政府打造良好營商環境“密不可分”——一方面創業資本可以“孵化”高校科研成果,將它們培育成一系列足以改變世界的新技術與新業務模式;另一方面良好的營商環境令科創企業可以在不同發展階段找到合適的資本,助力企業更快更好地成長壯大。

“這幾天,我們還專門調研了湖北武漢的產業鏈整合狀況。”一位與會創投機構高層向記者表示,比如今年以來武漢市積極引入大型產業項目落戶,包括華星光電T4、京東方10.5代線、東風本田三廠、小米武漢總部等眾多重大投資項目投產使用,令相關信息技術、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領域的初創企業產業鏈協同效應進一步凸顯,有望賦能初創企業獲得更高的成長空間。

陳瑋對此直言,當前全球科技產業化做得最好的,就是矽谷模式。這背後,是美國矽谷模式既有技術研究、大學內部的產學研孵化,然後大學培養的學生或教授也喜歡創業,還有VC出錢投資,最後納斯達克還能給予一系列企業上市運作實現股權增值變現,所以這個模式造就了美國創新型科技產業蓬勃發展。

“事實上,矽谷模式的相關基因,在武漢也能找到。”陳瑋向記者表示。武漢有武大、華中科技大學為代表的中國知名大學,與美國UCLA可以相媲美,還有眾多高校、技術研究,以及大量有創業熱情的學生和教授。因此武漢不缺基礎研究,也不缺人才。但當一個城市有了知識和科技後,相關技術孵化需要落地商業化,落地商業化就需要資本,因此某種程度而言,在持續改善地方經商環境與引導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同時,如何將技術和資本緊密結合,對湖北武漢打造創業創投熱土具有更大的意義。

“相比上海,深圳,南京等國內最活躍創業投資地區,武漢無論是GP規模,還有基金管理數量都偏低。數據顯示,北京是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最多的地方,管理規模超過1.5萬億,深圳則超過1萬億,南京有1千多億,武漢只有700億左右。”陳瑋表示。因此湖北武漢大量產業需要產業化,沒有資本是絕對不行的——湖北武漢致力於持續改善營商環境大力發展新經濟等高新技術產業同時,還需要大力發展創投,大力發展股權投資。

創投抱團投資分散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湖北高質量發展資本大會上,不少創投機構選擇抱團投資當地高新技術企業。

比如新發起的百億級別湖北洪泰高質量發展基金,就吸引不少創投資本紛紛拋出合作的橄欖枝。

目前,這隻基金首期募集資金為100億元,由武漢市和武漢經開區兩級財政籌集40億元,剩下的60億資金由國家級基金、央企和社會機構資本籌集,預計年底資金到位,重點聚焦湖北當地基礎裝備製造、新一代信息技術、先進製造、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電力設備等四大產業具有上市潛力的高成長高新科技企業投資機會。

“據我所知,當前不少創投機構已表達了與這隻產業投資基金密切合作的濃厚興趣。”一位與會創投機構合夥人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究其原因,抱團投資的最大好處,一是整合各方資源最大限度對投資企業進行增值服務,從而更大程度幫助企業抵禦疫情造成的各種衝擊,二是有效分散自身的股權投資風險。

多位創投機構投資總監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看好湖北武漢當地的國企混合製改革投資機會,尤其是很多傳統製造企業正通過新能源的大規模利用、提高新能源保障程度和利用水平,進而推進石化、冶金、建材等傳統行業向精細化工新材料、金屬新材料和無機非新材料轉型發展。但這些領域的投資,必須需要多方合力共同參與,借助各方力量與地方政府形成良好溝通,才能有效推進國企管理模式趨於市場化,以及引入更多新技術加快產能升級步伐。

“事實上,抱團投資的另一個好處,就是讓大家都打消對疫情衝擊的顧慮,逐步加碼湖北武漢的投資,這對湖北武漢當地創投生態重新活躍,具有不小的推動作用。”這些創投機構投資總監坦言。

陳瑋建議,鑒於當前中國創投產業發展進入瓶頸期,湖北武漢相關部門要打造新的創投熱土,不能僅僅著眼於推進高新技術產業發展,而是必須大力發展當地創投產業。具體而言,一是要將發展創業投資作為完善區域創業創新的生態法寶,製定全省或者全市支援創業投資發展相關政策;二是相關部門還應鼓勵地方保險基金、地方社保基金等長線資金進入創業投資行業。很多高新技術公司要想發展,從創業到上市平均時間是14年,政府資本可以起到推動作用;三是政府可以借助徵信、擔保的方式,鼓勵創投管理機構發行中長期債券補充創業投資資金來源,鼓勵民間優秀GP發中長期雙債補充創業基金的不足;四是設立政府引導設立市場化母基金,建立面向創業投資行業的常態化出資機製。目前母基金滲透率非常低(不到3%),湖北武漢可以有機會構建母基金髮展優勢,五是率先設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二級市場,打造全國性基金二手份額交易平台,可以讓武漢湖北成為中部矽谷創業創新創投高地構建最有力的條件。

(作者:陳植 編輯:林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