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路過牙科診所,我就心慌氣短、頭腦發暈、想上廁所……
2020年09月28日07:14

原標題:每當路過牙科診所,我就心慌氣短、頭腦發暈、想上廁所……

原創 茶丸 果殼病人

“牙科恐懼症”這個名詞可能大家比較陌生,它指的是在口腔治療前和治療中的緊張、焦慮、恐懼等。通常有心跳加快、血壓異常、出汗、肌肉緊張、面色蒼白乃至暈厥等症狀,有些人還會因此避免去看牙。

我曾經也經常去家長工作的醫院口腔科玩耍,但自從去牙科治療過後,就成為了牙科恐懼症患者。

對牙科的恐懼,起源於小學

第一次去口腔科就診是小學換牙的時候。非常不幸,我左側上門牙的位置長出一顆多生齒。乳牙掉不下來,恒齒長不出來,三顆牙搶占一個位置。媽媽帶我去口腔科拔牙,這次經曆給我留下了嚴重的陰影。

剛躺上治療椅的時候,我也很配合醫生的指示。作為兒童,我對於拔牙略感不安,於是便問醫生要開始拔了嗎,想做好心理準備。然而醫生騙我說不拔牙,讓我張嘴再給他檢查一下,為了取信於我還拿著口腔鏡在我眼前一閃而過,卻在我張嘴的瞬間就拿鉗子把乳牙和多生齒一把拽下。

拔牙的疼痛和被騙的恐懼使我崩潰大哭,也留下了最深刻的陰影。從此我看到口腔科就緊張,遇到牙疼牙齦腫也忍著,生怕被帶去看牙。

我看到口腔科就緊張。丨Pixabay

不論我多麼害怕,蛀牙不會因此就放過我。某天我覺得右下第一大臼齒有點疼,後來發展到夜晚躺到床上半邊臉彷彿腫脹成快爆炸的氣球。我記不清在這個階段忍受了多久,總之忍下來了。某天牙不痛了,還沒等我高興多久,左下第一大臼齒也開始疼,這次來得更猛烈,白天痛得吃不下飯,晚上痛得完全無法睡覺,睡著了也很快會疼醒。症狀過於明顯,我遮掩不了,終於讓媽媽發現了。就這樣,初中的某一天,再次被帶去口腔門診。

因為恐懼,我已經不太記得具體檢查過程,只記得醫生說右下牙神經已經壞死,左下要做根管治療。我不知神經壞死是幸運還是不幸,但當時狂喜亂舞,因為無論是鑽牙開髓還是拔牙神經都完全不疼!就在我對補牙的好感度剛開始上漲時,根管治療給了我滅頂的打擊。

我可以清晰地感到醫生像擰螺絲一樣旋轉根管銼通入根管再拔出。丨Pixabay

牙鑽開鑽後,左下的臼齒不光痛,還有酸、麻的復合感受,伴隨著令人害怕的噪音帶來的心理攻擊。在我的強烈要求下,醫生給了局部麻醉,順利打開髓腔,但在清潔根管的時候我還是感到了劇痛,可以清晰地感到醫生像擰螺絲一樣旋轉根管銼通入根管再拔出,每動作一次就更加劇痛一分。我要求再給我增加麻醉的時候,醫生拒絕了,他說,有麻醉的時間已經治療完了,叫我忍一忍,說別人都能忍為什麼我不行。

這之後的記憶我就全部失去了。只有令人頭皮發麻的電鑽聲音和醫生不理會我的冷酷形象,會在噩夢中出現。補完牙後,我對牙科的恐懼又上了一個台階。不僅看到牙醫會害怕,呼吸加速,出汗,看到任何和牙相關的東西我都害怕,甚至不敢仔細看自己的牙。

拔智齒時,牙科恐懼再次被喚起

智齒給我帶來了人生最大的心理創傷。

大二期末考試周快結束的某天,左下臼齒位置的牙齦突然腫了起來,脈衝式突突得疼。一天之內,牙齦腫得高出了牙齒,嘴都無法閉合,因為會咬到牙齦。接著喉嚨也開始腫痛,無法吞嚥,不要說喝水,我連口水都不能吞嚥。晚上忍痛迷糊睡著,早上痛醒的時候口水把枕頭都浸濕了。好容易熬過考試,我立刻回家要求吃點消炎藥。媽媽又把我帶去牙科,路上我幾度試圖逃跑都被抓住強製帶去看牙醫。

看到醫院時,我就開始心跳加速,每靠近口腔科一點就覺得更恐懼,到口腔科門外的時候已經開始顫抖,出冷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恐懼把我淹沒,這次我依然對檢查過程沒有任何的記憶。醫生給出的結論是牙齦腫痛由阻生智齒生長引起,下方雙側阻生智齒都必須拔,經過一次生長,向前倒伏的智齒已經頂到了鄰牙的牙根,不儘早拔掉的話兩顆牙都保不住。

我每靠近口腔科一點就覺得更恐懼。丨Pixabay

拔過智齒的朋友都告訴我拔牙不疼,疼的是打麻醉針。我做好心理建設,忐忑地開始治療之後才知道,我太天真了。躺在治療椅上,聽到醫生對護士說“給我拿個手術包,最複雜的那個”, 接著打麻藥。我的心態一下子崩了,這跟補牙時打麻藥經曆的完全不一樣,要更痛幾十倍,因為醫生換著地方紮了能有十幾針。針在我的牙齦和麵頰內側像扭麻花一樣拐來拐去,伴隨著尖銳的刺痛,彷彿要打到天荒地老。

麻醉終於起效了,醫生切開牙齦露出倒伏的智齒,我雖然害怕但一切還都在預料之中。萬萬沒想到,接下來醫生拿出一個楔子嵌入牙槽骨和智齒之間,讓護士掄錘用力敲。被砸的第一下我就懵了,雖然打過麻藥的牙和牙齦不覺得痛,但我整個頭都被砸得劇痛,腦子裡嗡嗡作響。錘子猛擊楔子,口腔內很小的受力點將力量放大了無數倍,臉陷入在治療椅的枕頭上,還能聽到牙槽骨裂開劈啪作響的聲音,我從來沒有像這一次這般覺得離死亡這麼近。而護士則開始吼:“你抖什麼抖!你抖這麼厲害我還怎麼錘!”這時我才知道,無意識中我已經抖若篩糠了。

護士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的惡鬼,吞噬了我僅剩的勇氣,這句話之後當天發生的事我全無記憶。不知道是出於自我保護機製的遺忘還是我被嚇到失憶了,幾個月後對側智齒拔除的整件事都失憶了一般毫無印象。

對牙科的恐懼,深入靈魂

拔過智齒以後,我常晚上做噩夢,夢到醫生把我的牙一一敲碎,或是好端端的牙全掉了,或是全被我咬碎了。驚醒時感到絕望和恐懼,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先用舌頭舔一遍牙,確認是否還在。我仔細地刷牙,卻又不敢抬眼看鏡子裡自己的牙。每當路過牙科診所時就心慌氣短,頭腦發暈,想上廁所。和別人聊到牙的時候,我又會像祥林嫂一樣喋喋不休地反複講述看牙被虐史。

得到精神科醫生的幫助後,我的焦慮稍微緩解了一些,但仍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連打電話諮詢預約牙科的勇氣都沒有。醫生給我開了抗焦慮的藥,但並不能完治我的恐懼。醫生告訴我,只有直面恐懼再去治療一次牙,才能徹底不害怕,而這正是最困難的部分。直到今年年初,我遇到了很好的精神科醫生和對治療特殊患者很有經驗的溫柔牙醫,在他們的合力幫助下,我終於戰勝了恐懼。

得到精神科醫生的幫助後,我的焦慮稍微緩解了一些。丨Pixabay

國內由於病人太多和醫生觀念問題,往往忽視對病人心理的嗬護。我很想說這是情有可原的,醫生也不容易,但是我做不到。留下心理創傷的是我,做噩夢的是我,活在恐懼中的是我。一些醫生把疼痛和害怕歸咎為病人膽小、忍耐力差,治療粗暴,治好了牙卻造成了心理傷害。我希望我書寫下的作為一個牙科恐懼症患者的血淚史,能夠呼籲大家重視口腔領域的心理問題,看不見的傷害也是傷害。

參考文獻

[1]Mostofsky, D. I., & Fortune, F. (2014). Behavioral dentistry, (2nd ed.). Hoboken, NJ: Wiley-Blackwell.

醫生點評

王蕾 |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海澱院區口腔科主治醫生,薄荷牙醫簽約醫生

從醫數年,的確遇到很多患者初次就診內心是害怕而緊張的,不僅是孩子,還有長大的我們。文中主人公的“遭遇”著實讓作為醫生的我同情且急迫。

牙醫恐懼症(dental phobia/ dental anxiety/dental fear)是一種病。極端的情況,他們緊張、焦慮、恐懼,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甚至心跳加快、血壓異常、出汗、多語、肌肉緊張、面色蒼白乃至暈厥。也有新聞報導過有人甚至因看過牙醫後拒絕吃飯而活活餓死。

治療牙科恐懼不光要從心理方面,治療上可以從最無創、無痛的檢查開始,再到簡單治療、再到可能引起疼痛的治療,一點點逐步深入適應。

所以無論是對於大朋友還是小朋友,如果可以做到每年一次的口腔檢查,可以避免很多可能引起疼痛的治療。

洗牙補牙拔牙都可以要求麻醉治療,每個人的痛點不一樣,保證治療過程中的無痛化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對疼痛比較敏感,簡單治療也是可以要求打麻藥的。甚至拔牙(難拔的智齒或小朋友拔牙),還可以選擇在全身麻醉下治療。

還可以選擇笑氣用於麻醉,笑氣用於有各種輕中度牙科恐懼症的牙病患者再適合不過了。可以消除或緩解恐懼,起到抗焦慮的作用,大人小孩都能用。遇到牙齒問題要第一時間處理,可以又舒適又慳錢。

牙醫恐懼症醫源性的原因,一方面由於公立醫院的看診節奏飛快,超負荷工作使得醫生有時沒有辦法面面俱到照顧到患者情緒;另一方面我國的兒童牙科專科醫生稀缺,全科醫生不能根據兒童特有的心理特點做出很好的診療誘導。這些客觀原因讓人遺憾和惋惜。

但是現在醫生在診療中也越來越重視患者心理的嗬護,尤其是正規牙科診所,節奏的放慢與診療環境的改善對減少牙科恐懼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個人經曆分享不構成診療建議,不能取代醫生對特定患者的個體化判斷,如有就診需要請前往正規醫院。

作者:茶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