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間的外賣
2020年09月27日15:10

原標題:直播間的外賣

老羅直播半年,還債4億,除了向外界展示出自己在努力還債的決心之外,附加的還向外界宣傳直播帶貨這個超級商業模式。如今直播已經走進了外賣的餐桌上。

外賣直播這是一個新詞語,但絕非一個新模式,直播帶貨的風口下,萬貨皆可直播,外賣同樣不例外。除了突來的疫情讓直播加速之外,直播賣貨本就比圖文賣貨更有殺傷力。外賣直播,今年618的電商大促算是一個正式的開始。因為我們所熟悉的這些互聯網平台都將自己的的直播觸角伸向了外賣,而主打外賣的美團於近期也註冊了美團主播這樣的商標。外賣直播大戰或許就要開始了,當然更大一點的來說是本地生活服務的直播大戰即將來臨。

直播如何改變外賣

外賣直播,乍聽沒什麼問題,但細想,邏輯不對。如果數萬的用戶湧進商家的直播間下單午餐,試想又有哪家餐廳可以在中午一個小時內出餐,怎麼可能同時會有如此之多的騎手來配送,因此,就當前情況下,在直播間定外賣還不現實,但外賣直播是可以的。

外賣直播並不是直播訂外賣,店家在直播中通過外賣餐品代金券、消費券的方式合理的解決了巨大的時間衝突。在老羅的進入直播帶貨行業中的首場直播中,就一個重要的選品——奈雪的茶百元消費代金券,當時直播間淘寶鏈接的貨物幾乎是秒罄,這不就是外賣直播嗎?

直播外賣與現有的外賣營銷模式可以說有著巨大的不同。當下外賣模式有著三大矛盾,第一大矛盾是消費者急切的需求與高峰時段配送員和商家無法滿足及時需求的矛盾;第二大矛盾是商家營銷和平台利益之間的巨大矛盾,最後一大矛盾是配送員與平台和消費者之間的矛盾。

這三個矛盾沒有一個矛盾在當下的商業模式可以隨著時間的發展而自然消退,這可以說是外賣模式與生俱來無法彌補的缺陷。如近段時間登上熱搜的外賣員困在系統里,這其實就是三大矛盾中外賣騎手和平台與消費者矛盾直接的體現,平台和消費者都想追求速度,當然外賣騎手在更多收入的預期上同樣也願意追求速度,可是大家明白,這個速度的加快並不是建立在技術進步之上,而是在外賣騎手的生命安全上。

而化解三者需求中產生的矛盾絕對不是永無止境的加速,而是模式的創新,外賣直播的模式雖然出售的是代金券,但商家和平台完全可以對代金券進行區別看待,如果消費者需要加速的服務,那麼價值是不是可以在代金券的價格上體現呢。同時,代金券是不是可以通過使用時段來減小高峰時期需求與供應不匹配的問題呢。總之,商家完全可以通過代金券的方式來解決當下外賣矛盾中,最為尖銳的一個,對平台而言,同樣可以通過代金券的方式來改變當下平檯面臨的輿論壓力。

外賣直播的另一大優勢是,它將商家的單向營銷轉換成了私慾流量的營銷,進入直播的間的用戶我們都可以認為是潛在的用戶,而向這些可能的潛在用戶給直接的優惠遠要比在平台上盲目通過競價排名的方式轉化率高的多,也更加直接。在一定的層面上,商家的營銷成本也降低了。

直播外賣最大的訴求的是如何將平台穿在商家身上的這層額外的成本支出降下來,那麼就說明直播外賣一定會戰勝現有的外賣模式。外賣只是本地生活服務中的一部分,在直播外賣之後,直播帶貨還會侵入到本地生活服務更深的腹地。

特別聲明:本文為DoNews簽約作者原創,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DoNews專欄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