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得像男生是錯嗎?田徑女將遭不公網絡暴力
2020年09月27日18:02

  不要以貌取人。

  從我們的幼兒時代起,不知道有多少寓言、先賢故事在向我們講述這個道理。

  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外貌總是率先被拿出來審視的,而且可能形成偏見。

  9月15日,當短髮的廖孟雪出現在紹興上虞的跑道上、以僅次於葛曼棋的成績獲得百米全國亞軍之後。

  她中性化的長相,再次遭受了網絡的嘲諷戲謔,甚至是暴力。

  同樣的事情,在去年的世界接力賽中已經上演過一次。

  看到網上這些留言,廖孟雪也曾在內心發問:“難道你們沒有看到我在賽場上努力的表現嗎?”

  1。 籃球與田徑

  廖孟雪是湖南師範大學研究生

  接受新浪體育專訪時,已經是湖南師範大學研究生的廖孟雪說自己與田徑的結緣,有些意外。

  因為她原本是個籃球迷。

  初三那年,因為喜歡和班級男同學打籃球,她被籃球教練發掘,代表學校參加了湖南省漢壽縣縣級別比賽,拿到了第三名。

  廖孟雪因為出彩的表現,讓來挑選隊員的漢壽縣第一中學教練眼前一亮,遂以體育生的身份,將她特招進了學校。

  不過,該高中並沒有正式的籃球隊,只是在賽前以臨時組隊的形式進行集訓。其他的日子裡,廖孟雪和隊友會在學校的中長跑田徑隊訓練。

  “陰差陽錯,我發現了自己和田徑很投緣。”

  她喜歡這種在賽道上狂奔的感覺,凡事用速度說話。直到後來,廖孟雪悄然發現自己對田徑的喜愛早已超越籃球。

  所以,命運就這樣帶她拐了一個彎——一個籃球特長生成了田徑特長生。

  但是她只是學生,並不是專業運動員。

  在度過三年高中後,廖孟雪以田徑高手的身份,被保送到了湖南師範大學。

  在大學中,廖孟雪學業並不算突出,但在校隊中還是佼佼者。她原本打算在本科畢業後找一份工作,結束“田徑體育生”的身份。

  沒想到,命運又悄悄地在撥弄方向盤。

  2017年的全運會,實行了一項新政策,可以實行跨省市組合,參加集體項目的比賽。

  全運會賽場上的廖孟雪

  2015年確定參賽計劃的時候,湖南省田徑隊希望在女子4*400米這個競爭並不激烈的弱項中取得突破。

  因為缺少隊員,隊伍只能去大學隊里找“填補”組合的人手。

  就這樣,湖南田徑隊的教練,盯上了天賦不俗的廖孟雪。

  那時,廖孟雪還在大學讀大三,考慮到學業壓力較大,她婉拒了這次邀請。

  一年之後,實在缺人手的湖南隊再次發出了邀約,校隊教練也給她做工作,認為轉型專業運動員,對她本科畢業後找工作有幫助。

  廖孟雪被湖南隊的誠意打動,聽取了老師的建議與湖南隊簽約,進專業系統訓練參賽。合同,到2017年全運會結束。

  就這樣,並非從體校專業隊培養出來的大學生廖孟雪進了專業隊,開始了另一段神奇的旅程。

  剛進專業隊時,廖孟雪覺得備受煎熬,也曾想打退堂鼓。因為專業隊的訓練強度,是她以前從未經曆過的。

  很多堂訓練課的體能到達極限後,她都想嘔吐。

  沒辦法,她只能堅持、邊跑邊吐。

  實在頂不住後,她和另一位被選去專業隊的隊友一起找教練商量,能否慢慢調整訓練強度。教練理解她們不易,給了她們一段時間的緩衝期。

  幾個月後,廖孟雪終於適應了高強度的專業訓練。並在2017年全運會和隊友們一起,拿到了女子4*400米的銅牌。

  全運會結束後,廖孟雪又來到了命運的十字路口。

  當年9月,她開啟了碩士研究生學業,但另一方面,她也割捨不下喜愛的田徑。

  思忖再三後,廖孟雪決定繼續跑下去,延長自己的職業生涯。

  2。 誤解與偏見

  廖孟雪出生在湖南常德漢壽縣的鄉鎮上,是家中的獨生女。

  父親是建築工地工人,母親則在一家工廠里打工。年幼時,父母都在外,她算是留守兒童。這個家庭不算富裕,但因為父母的勤勞,日子過得並不緊巴。

  從小,她是爺爺奶奶帶大的。

  廖孟雪說自己喜歡“野”在外面,和年紀相仿的男孩子在山上盡情地奔跑。爬樹摘果子、下河撈魚,男孩子玩耍的內容她都會,而且很擅長。

  “我小時候就性格開朗、活潑,像個小男孩一樣,慢慢地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剛進小學和初中時,因為外貌與聲音和其他女生有所不同,她也曾遭遇排擠,沒有女生願意和她玩。

  “我的動作和說話方式比較開放,她們也有過誤會。但通過相處,我和很多女同學還是玩得比較好的。”

  在學校里,她人緣很好,會和女孩子一起跳橡皮筋,也會在週末時一起逛街。

  因為打籃球,廖孟雪和男同學也玩得很嗨,籃球是他們的共同話題。

  在接受新浪採訪的時候,她對新浪體育不無炫耀地表示,自己那時閨蜜多、兄弟也多。

  廖孟雪與自己的朋友們

  廖孟雪從未因自己的外貌而自責痛苦,她從小就看得很通透,“因為每個人的外貌從出生後就註定了,如果都不喜歡自己的樣子,那生活得多累?”

  她也會像其他女生那樣,照著鏡子欣賞自己的美。

  眼睛是她最滿意的一個部位,“因為很多人都說我眼睫毛很長。”

  穿衣方面,她說自己喜歡的風格更貼合男生,“但我教練和朋友都說,我穿的衣服顏色都是比較靚麗的。”

  廖孟雪在訓練之餘喜歡瘦腳類型的褲子,因為能讓自己的腿顯得更長。她常羨慕腿長的隊友,除了能跑得更快,也很有型。

  房間佈置方面,她更偏向女性風格,床單和包括牙刷之類的生活用品很多都是粉色系,傢俱以白色為主。

  這次來到上虞參賽,她的隨身背包上有兩個小掛件,是獨角獸的玩偶。一隻是別人送的,另一隻是她自己買的。

  此外,她的髮型也有改變,在後腦勺下留了一搓長髮,“以前我小學的時候都是留的長髮,後來換成了短髮,這次來參賽,我也想換一個髮型。”

  去年去日本參加世界接力賽,比完賽後她買了很多化妝品帶回國,一些是送給朋友,其餘很多都是她自己用的。

  “我買了口紅、面膜還有護膚水。我用面膜和護膚品比較多,有一段時間天天用,現在每隔1到2天會用一次。”

  她也和都市女青年們一樣有追星的興趣,田徑界最喜歡的明星是保特與蘇炳添;演藝圈,她欣賞張傑,曾兩次買票觀看張傑的演唱會,也跟著其他女粉絲一起高聲喊叫。

  “我看《快樂男聲》時就開始喜歡張傑了,覺得他有獨特的魅力,有人性的光輝。”

  至今,她都保持單身狀態。筆者兩次問她對男朋友有何要求、標準,廖孟雪都說不上來。

  但她對婚戀倒是有期待,“我希望能在28歲左右結婚,但有點擔心自己找不到合適的,因為我運動員性格大大咧咧的。”

  她也坦承,自己也有一點害怕別人介意自己的長相。

  3。 失落與展望

  轉型成專業運動員後,她心中一直藏著一個心願——想入選國家隊,參加國際比賽。

  但剛涉足專業領域,她在一些方面還未開竅,因此距離國際比賽的門檻還很遠,“剛開始只是心裡想一想,我知道很難。”

  隨著從中長跑改項到400米後,廖孟雪逐漸在國內這個項目中佔據一席之地。

  2018年,她本有機會站到雅加達亞運會的賽場上,也曾入選了參賽陣容,但在最後時刻被淘汰。

  “我為亞運會準備了很久,剛開始落選時我心裡很難受,也很氣憤。

  ”她耿耿於懷,隊友和朋友一直在安慰她,但她生怕錯過這次機會便再無機會,一直鬱悶到2019年年初。

  那段時間,湖南隊收到了國家隊發來的文件,上面寫著徵調廖孟雪備戰當年的世界接力賽,她的心情一下子豁然開朗。

  “我一直期待穿上紅色的國家隊比賽服,肯定很自豪。”

  2019年5月13日,她永遠記得這個日子。

  這一天,她第一次代表國家隊參加國際比賽。在女子4*400米比賽中,她與隊友跑出了3分31秒91的成績,名列B組決賽第4位。

  前一天,女子4*100米接力隊在比賽中出現失誤,無緣晉級決賽。部分網友在隊員的微博下提出質疑,而4位女將也逐一回覆了網友。

  廖孟雪與國家隊隊友

  個別隊員言辭激烈,她們不理解,為什麼努力後卻得不到網友的理解。

  當天,隊里的領導勸解選手要坦然面對外界的質疑,保持好的心態。

  可是一天后,“網絡暴力”的對象變成了廖孟雪,原因僅僅是她長得中性。

  網友的留言像針一樣刺痛了她的心,“網友不瞭解我們經過了多少年艱苦地訓練,就是希望能夠代表國家隊站在國際賽場,沒想到我們得到的不是加油呐喊聲,而是諷刺聲。”

  那一刻,她體會到不被理解是何等心涼。

  但網上的嘲笑聲並沒有影響她的鬥志。轉項短距離項目後,她的實力又有提升。

  這次上虞之旅,她在並非自己主項的女子100米中突破了個人最佳戰績,以11秒53的成績拿到亞軍。

  2019年世界接力賽女子4*100米參賽陣容中的三位選手葛曼棋、梁小靜與孔令微都亮相於女子100米決賽賽場。

  除了輸給葛曼棋之外,廖孟雪力挫另兩位選手。

  賽後,個別田徑迷看好廖孟雪的東京奧運會之旅,她卻冷靜看待:“我也希望能夠去東京,但機會比較小,因為現在她們的配合都比較默契。”

  她知道自己尚無法通過一場比賽就進入4*100米接力陣容。

  廖孟雪低調、謙遜,她也已規劃好了此後的職業生涯,“今年我完成了碩士研究生學業。我也想過今後的個人發展,我準備參加完2021年全運會就退役,踏踏實實地找一份工作。”

  她希望退役後能從事高校教練的角色,“這些年作為運動員被條條框框的隊規約束著,一年到頭假期很少,隨時都要面臨興奮劑的檢測,不能隨便吃東西。”

  “這也是我為什麼想做高校教練的原因,會有相對的自由時間,起碼有寒假和暑假。”

  並不是每一名選手都能參加奧運會,更別提有多少人能站上世界之巔。對廖孟雪來說,安穩低調的日子更實在。

  但是,誰知道命運的拐點在哪裡呢?

  她只是在初中打打籃球,就當了田徑選手;她只是上了師範大學隨便練練,就進了專業隊;她只是想畢業後可以找個好工作,就代表中國參加了世界比賽。

  你能想像一個沒有大誌的人,卻熬過了艱苦訓練,然後拿到全國亞軍麼?

  “人心中的成見就像一座大山,任憑你怎麼努力也無法搬動。”這是動漫電影哪吒中,“道友慢走”申公豹說的一句話。

  雖然他是反面人物,但是這句話卻意外成為了受追捧的經典。

  但是體育的精神就是挑戰人們的認知,挑戰偏見和不可能。

  當生活中,面對歧視和嘲弄的時候,賽道上,有另外一種尊重可以去爭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