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裝周首度回歸:在平淡中堅守
2020年09月26日02:15

原標題:紐約時裝周首度回歸:在平淡中堅守

在金錢之外,堅持把2021年春季系列時裝周辦下來在人們心中還有著更抽像的重要性——或許,這種意義已經與時裝本身無關,而更關乎整個時尚行業求存的決心和回歸快樂的初心。

一段時間以來,世界各地的時裝周因應疫情紛紛取消,以至於當本月2021春夏紐約時裝周走秀,人們似乎還感覺著一絲不真實。

受紐約當地疫情影響,本屆時裝周被壓縮在四天內進行。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Michael Kors、Marc Jacobs、Tory Burch等知名品牌並未亮相本場活動,而是按各自的節奏恢復工序:Michael Kors採納了新的生產時間表,所以需要到10月才舉辦時裝秀;Marc Jacobs選擇跳過整個“賽季”;而Diane von Furstenberg則是深陷裁員和門店倒閉的困境中無暇脫身。在本屆時裝周上,約60位設計師選擇在線上通過圖文、視頻、電影、直播等發佈最新系列靜態大片展示新品,僅有少數品牌保留了線下時裝走秀模式。2020年才過去大半,時裝周似乎已經與洶湧的名牌大秀和狂歡的人潮無關了——時尚,成為“被迫”慢下來的涓涓細流,平淡而冷清。

紐約時裝周線下秀場艱難重啟。圖視覺中國
紐約時裝周線下秀場艱難重啟。圖視覺中國

線下走秀的堅守

參加本次2021春夏紐約時裝周的Rebecca Minkoff和華裔設計師吳季剛(Jason Wu),是少數堅持傳統時裝秀的品牌。他們都需要根據紐約當局的規定嚴格遵守社交距離:走秀現場的電梯每趟限乘4人,而其他急需用梯的人可以選擇乘坐貨運電梯或走樓梯;每場秀的人數需限製在50人以內,過去常常擠滿了穿著考究的賓客以及不請自來的觀眾的入口,現在也要被徹底改建。

當地時間9月13日,華裔設計師品牌Jason Wu打頭陣,在Spring Studios的天台拉開了疫後第一場實體時裝秀的帷幕。2006年,Jason Wu在紐約發佈首個個人系列,並迅速在時尚圈及買手界獲得好評,成為了近年來人氣極高的年輕設計師。儘管今年現場僅有30名觀眾,Jason Wu依然希望通過新的時裝系列傳達“新的開始”和“希望”的訊息。秀場所在的天台別出心裁地佈置成一片有木板小路蜿蜒穿過的沙地,四周還有各種棕櫚樹和熱帶植物,沙沙的海浪聲代替背景音樂增強了沉浸式休閑渡假感。本季他設計的服飾與現場自然浪漫渡假風保持高度一致,無論是連衣裙還是襯衣都主打明亮的色系,中式鏤空印花大氣穩重,而肩部和衣擺處則加上了圓形和波浪形的鏤空印花,顯出別樣的驚喜。

同樣選擇在Spring Studios走秀的還有Rebecca Minkoff。往年,她為其同名時裝品牌辦時裝秀通常可邀請到800多人參與。儘管今年提前知道參與的人數將大大腰斬,她仍堅持按原計劃舉辦線下發佈活動。今年她帶來的設計散發著強烈的波西米亞風情和經典的紐約特色,即使模特們都戴著口罩,但在她節慶元素的點綴和標誌性斜挎包的映襯下,也並未顯得突兀。這場時裝秀同時還在Instagram上進行直播,並以“即看即買”的模式進行。Minkoff透露,她最初的想法是完全跳過這一季,後來才決定舉辦實體時裝發佈活動。她在接受時裝商業評論採訪時表示:“這個行業生態系統需要得到加強和鞏固,它不僅僅是一次時裝周,更是關乎我們對創意與商業回歸的期待。”

包容與多元齊飛

為配合更多設計師選擇的線上展銷,本季紐約時裝周的組委會美國時裝設計師委員會(CFDA)創建了數字平台Runway360,用於展示品牌的新系列或其他創意項目。在2021年春夏系列中,設計師們敏銳地發現疫情導致人們無法外出而產生對室內家居裝扮需求的激增——即便是困在家中,人們也並未放棄把自己打扮得時尚靚麗。近年大熱的品牌Anna Sui和壓軸出場的Tom Ford等都不約而同地推出了睡衣、起居服等單品,還讓模特戴著口罩亮相,試圖用華麗的風格打破常規家居服和防疫裝備的刻板印象。

40年前,設計師Anna Sui在紐約時裝周上一舉成名,此後她一直是紐約時裝周的常客。據說今年是她自1991年以來,首次沒有在紐約時裝周舉辦實體時裝秀,但她仍通過視頻和圖片帶來了自己最新設計的口罩裝。通過少女系配色和溫柔的小印花疊加,把小小的一張口罩變成人們身上不可或缺的時尚點綴。

此外,不少設計在傳達時尚理念的同時,也兼顧呈現多元、平權、環保等進步概念,展現了時裝品牌的社會責任。本屆紐約時裝周還同台上線了一個名為“哈林的時尚行”(Harlem's Fashion Row)的平台。這個虛擬平台意在通過展示更多黑人設計師的作品來維護時尚的多樣性,本季以虛擬陳列櫃的形式帶來了黑人設計師KristianLorén,Kimberly Goldson和Rich Fresh的作品。而NBA球員Carmelo“Melo”Anthony則推出了新的街頭服飾支線,擴展了自身的服裝和生活方式品牌,同時將其作為“Stayme7o Propel計劃”新舉措的一部分,鼓勵黑人設計師們展現自己的創造力。運動品牌Chromat則發行了電影製作人Tourmaline製作的電影《快樂奔跑(Joy Run)》,並邀請跨性別田徑明星Terry Miller做主角,倡導所有性別的人群公平地參與到體育活動中。

走秀的數字化也為更多的新興設計師提供了無需投資昂貴的現場展示成本,而得到向公眾曝光的寶貴機會。本屆時裝周上共有十個新興美國品牌亮相,其中包括前Yeezy設計師Maisie Schloss。她為自己的品牌Maisie Wilen創建了一個新的支線系列,其中包括超闊腿靴和閃閃發光的錫箔樣連衣裙等款式,設計大膽又不失舒適。

時裝周的意義在時裝之外

在曆經數個月的隔離生活和工作後,經濟來源不確定再加上社會、情緒的動盪不安,許多設計師在美學上偏愛創作一些更加確定性的元素,他們希望通過設計清楚表達出未來自己想要看到的世界,以及生活在其中的方式。

在正式揭幕本屆紐約時裝周帶來的2021年春夏系列前數週,時尚品牌Carolina Herrera的創意總監Wes Gordon展示了在疫情期間他首度參與拍攝的短片《對話》,片中他與該品牌現已退休的同名創始人Carolina Herrera共同探討和回溯時尚的本質。創始人對他說,時尚根植於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是你跟其他人互動的方式,是桌面上的一盆花,是你的家人,是歡笑,是一場晚宴,是你身邊無處不在的快樂。”他對華盛頓郵報闡釋自己理解的時尚時,感歎道:“追求設計和美,比穿什麼衣服重要。”

對於Gordon來說,他直到最近才能回到位於第七大道的辦公室並與他的設計團隊進行面對面的工作交流。由於今年的時裝周實在無甚波瀾,本屆他們只需要專注於創作比往常800至900款品類少50%的服飾。往常熱熱鬧鬧的時裝陳列室幾乎都空著,除了偶爾與零售商進行Zoom會議時會有點動靜。直到時裝周臨近,幾台縫紉機才得以在工作室中再次吱吱呀呀地運轉起來。

本季Gordon帶來的設計也變得有點微妙——蝴蝶結形的服裝緊致地貼合著身體,絲綢裙麵點綴著簡單的圓點,裙襬形似一朵碩大的花。沒有喧賓奪主的浮誇元素,這些穩定和保守的設計多少如鏡子一般反映了時尚業尚未恢復到繁盛時期的全速狀態。但Gordon很肯定,充滿韌性的時尚業在不久的將來會恢復昔日的光彩照人。“我在亞特蘭大長大,從小就想成為一名設計師。因為熱愛時尚業,所以選擇留在紐約實習和工作。紐約時裝周的魔力永遠吸引著我。”他說:“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信任它。我們不會錯過紐約時裝周,也永遠不會放棄。”

閉店限流、大牌出走、訂單取消、時尚零售低迷、獨立設計師風雨飄搖……這半年來的點點滴滴,無論換做誰都很難對時尚業、對時裝周還維持著昔日的熱情。數據顯示,時尚從業人士占紐約當地私營企業勞動力的4.6%,而一場正常的時裝周將可以拉動紐約產生價值6億美元的地方經濟連鎖反應。因此,在經濟層面,這座城市毋庸置疑還需要時尚。而在金錢之外,堅持把2021年春季系列時裝周辦下來在人們心中還有著更抽像的重要性——或許,這種意義已經與時裝本身無關,而更關乎整個時尚行業求存的決心和回歸快樂的初心。

(作者:梁信 編輯:董明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