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琴楊笠能紅,我們應該感到開心
2020年09月26日21:08

原標題:李雪琴楊笠能紅,我們應該感到開心

原創 費加羅夫人

脫口秀大會第三季落下了帷幕。

冠軍王勉,亞軍建國,季軍呼蘭,四強楊笠,五強李雪琴,六強楊蒙恩。

雖然羅永浩老師最看好的兩位女選手,今年無緣三強。

但李雪琴和楊笠,或許已經成為了很多觀眾心中的“冠軍”。

今年的脫口秀大會,和往年相比,很不一樣。

新人演員崛起的快,女選手也更多了。

第三季的豆瓣熱門短評是這麼說的:

“在我被這裏許多男演員的不好笑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時候,楊笠拯救了我。”

第三季脫口秀大會,女子軍團來勢洶洶。

六甲中有兩位女性,十甲中有四位女性。

相比往年思文的一枝獨秀,今年,女演員的數量漲上來了,聲音也更多元了。

追完了脫口秀大會第三季,看了女子軍團的驚豔表現,夫人不得不感慨:這群女人,真的有點東西。

■傳統脫口秀,女演員的光芒易被男演員蓋過

傳統脫口秀舞台,男女演員之間“勢不均,力也不敵”。

楊笠在段子裡調侃過,自己經常被問,為什么女性脫口秀演員這麼少?

她機靈地抖了個包袱——“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把其他女脫口秀演員擠走的。”

觀眾聽了一樂,但這句話反應的卻也是事實。

無論是人數,還是內容,女人在男性主導的脫口秀屆都不占優勢,即便有像思文這樣的女選手加持。

兩季下來,有且只有“獨苗”思文的段子,真正意義上“出過圈”。

今年,這種情況出現了轉機。

女演員組團來“搶”男演員的風頭。

突圍賽即驚豔的楊笠、顏怡顏悅,第一場被李誕復活,後面一路開掛的非專業選手李雪琴,還有車間一枝花曉卉。

女子軍團百花齊放,一直堅挺到了半決賽、決賽。

她們“炸場”多次,成了熱搜的常駐嘉賓,引發了很多討論。

李雪琴當過單場“爆梗王”,拿了“進十強”的單場第一,她的票數曾高於冠軍王勉,冠軍大熱門選手建國、呼蘭、楊蒙恩。

之前“勢不均,力不敵”的局面,似乎被這幾位風頭正盛的女演員,生生扯出了一個缺口。

而且這個口,正在被越扯越大。

■男人是幽默的主角,女人活在他們的段子裡

以往的脫口秀,多數講女人的段子都出自男人口中。

她們化身成XX的女朋友、XX的老婆、XX的媽......

在這些讓人捧腹的段子中,女人趨於“扁平”。(扁平指形象,並非身材

她們熱衷於買買買、細膩敏感猜疑、心思如海底針......

男人一直在吐槽:你永遠不知道女人的邏輯有多奇怪?多難搞?

此處不是說不能吐槽女孩,相反這麼多年被吐槽的女觀眾聽完都會哈哈大笑,喜劇就是要好笑嘛。

但今年,角色發生了轉變。

局面換成了女演員們瀟灑拿起來麥克風侃侃而談,那些吐槽直男的段子。

不止如此,她們還爭取到了講女性話題的話語權。

這次,換女人們把自己的故事講出來。

其中有她們真實的所見所感,那些最敏感、最真實、最普遍的小事,都被寫進了段子裡。

無論是性別歧視,還是刻板成見,每一樣都引發了很熱烈的反響。

講脫口秀的女人多了,脫口秀女演員的形象自然也多元了起來。

如果說,過去段子講得好的是獨立堅強、經濟自由的思文。她這樣的女人,甚至可以讓前夫“活在自己光環下”,成為觀眾口中思文(前)老公。

在第三季的舞台上,多位女選手的出色表現,正在傳達給女性觀眾一件事——

有魅力的女脫口秀演員,不一定非是思文那一掛。

她們不必是麥瑟爾夫人,她們可以是有趣的PT(普通)女孩。

幽默起來的PT Girls,同樣性感閃亮,能把場子掀翻。

■她們走紅,伴隨了很多爭議

一件事物的發展之路,難免曲折。

就如女脫口秀演員的走紅,同樣帶來了很多爭議。

有人覺得她們的段子過癮,也有人覺得她們的段子不光彩。

不少網友懟楊笠,諷刺她找到了“財富密碼”,靠討好女觀眾瘋狂收割流量人氣。

前奇葩說辯手儲殷,甚至直接在視頻中點名diss楊笠。

楊笠本人也看到了這些不能避免的爭議和謾罵:我自己就是女的,就不能講點和女人有關的事麼?

真的是楊笠的段子說得“過火”、“冒犯”了?

其實,相比國外的那些玩脫口秀的狠女人,楊笠的語言算不上犀利。

比如,最近幾年事業風生水起的中越混血黃阿麗。

屎尿屁、生殖器、性愛,那些原本被認為不適合女人講的字眼,她張口就來,車速開的比男人還快。

黃阿麗們那些大膽、冒犯、激進的言論,或許正在為女人爭取,那些可以像男人一樣自由懟人、自由討論屎尿屁、生殖器的權利。

幽默的段子,讓那些原來的羞恥,漸漸不再那麼羞恥,在潛移默化中鼓勵更多女性大膽地講出心聲。

每次直接“冒犯”男性後,黃阿麗甚至會再補一刀:“不舒服麼?不舒服就對了,這就是女人長久以來感受到的不舒服。”

在國內,楊笠們引發了這麼多爭議甚至謾罵,或許也印證了一點,女性幽默本身就容易觸發爭議。

在傳統觀念里,女性並不適合搞笑,因為它和女性被要求的優雅是有衝突的。

幽默本身,更像是修飾男人的標籤。

女性開始幽默,在某些程度上,冒犯到了這個規則。

但,夫人不認為爭議是壞事。

相比沒有討論,有爭議是好事。

傳播學中有個很有名的理論,叫“沉默的螺旋”。

它解釋了一種廣泛存在的現象:

人在表達自己觀點的時候,如果看到自己讚同的觀點受到廣泛歡迎,就會積極參與進來,但如果發覺觀點無人或很少有人理會,即使自己讚同,也會保持沉默。

你的沉默讓強勢的聲音愈加強大,如此循環往複,主流聲音越來越大,弱勢的聲音越來越小,成為了“沉默的螺旋”。

國內的楊笠和國外的黃阿麗,或許正在打破這種“螺旋”。

這個螺旋,是女性也可以自由地表達,暢所欲言,講辛辣諷刺的段子。

以往,女性一直不被鼓勵表達。

現在,女性可以嚐試說出她們想表達的任何話。

■她們正在重新定義“女性的幽默”

每次提到有觀眾緣的女喜劇人,你或許常聽這樣一句話:一看到她,我就想笑。

賈玲,就是這種有觀眾緣的喜劇女演員。

很多人說,賈玲不能瘦,瘦了就讓人笑不出來了。

賈玲自己也說過:不敢瘦,怕瘦了自己就不好笑了。

像賈玲這樣的女喜劇演員,很成功。

但我們要承認,她能讓人捧腹大笑,除了她的才華和幽默,還有一部分因素源於她的外形。

喜歡賈玲的觀眾們,不希望看到一個苗條的她。

胖乎乎的身材和圓嘟嘟的臉蛋,一頭標誌性的短髮,看起來才可愛喜慶。

但國內有幾個女喜劇演員有賈玲這樣天生就討喜的外形呢?

其實,幽默的必然條件不是外形。

今年走紅的這些女脫口秀演員,就在嚐試重新定義女性的幽默。

一個看起來有點喪的微胖女孩,一個清秀愛笑的普通女孩,一對臉的大小不同的雙胞胎姐妹.......

當這些普通女孩們站在舞台上,把自己的經曆和觀察編成段子,透過女性的視角表達幽默。

越來越多脫口秀女演員的走紅,正在為女性增加一個新的魅力標籤——風趣幽默。

她們的形象更貼近生活中那些相貌普通,有趣有才華的女人。

每當李雪琴、楊笠上台拿起麥克風時,台下同樣會響起熱烈的掌聲和笑聲。

但這次笑聲的來源很純粹,就是她們身上自帶的有趣幽默的氣場。

操刀了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的女導演Sherman-Palladino,在接受採訪時說過這樣一句話——“People still don’t fucking think women are funny. ”

後來,她把麥瑟爾夫人的故事講給了全世界:女人很會講笑話,她們講起笑話來,迷人風趣,光芒四射。

的確,主流社會對女人的誤解很深。

一個男人嘴皮子溜,大家可能覺得他風趣。

一個女人話太犀利,大家容易覺得她刻薄。

女人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如果只能說一個,現實點的答案是美貌。

才華和智慧要往後排,幽默和個性更邊緣化。

但貼在女性的“標籤”,早就該多元化了。

美貌不是女人的一切。

不漂亮、不優雅的女人,她們身上閃爍的智慧和幽默,同樣讓人百看不厭。

相比美貌,幽默還有著天然優勢——美貌易逝,但有趣的保質期是終生。

國內女脫口秀演員的走紅,不僅讓我們看到了女性的有趣和可愛。

她們站在無數觀眾面前表達,邁出了一小步。

只有當女性的困境被攤到檯面上,被講出來,才有人關注,有了關注,就有了被解決的機會。

她們能紅,同為女性,我們應該由衷地感到開心。

因為,她們講的不僅是段子,也是我們正在共同經曆的故事。

監製 / 費加羅夫人

原標題:《李雪琴楊笠能紅,我們應該感到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