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在等新冠疫苗,俄已放了“兩顆大衛星”,為何他們這麼快?
2020年09月25日11:38

  來源:賽先生

俄羅斯新冠疫苗開發背後的金主在Bloomberg採訪時談笑風生
俄羅斯新冠疫苗開發背後的金主在Bloomberg採訪時談笑風生

  在新冠疫苗研發上,原本這是中國和歐美大藥廠相互角逐的沙場,但半路跑出來一個“程咬金”——俄羅斯,他們的新冠疫苗研發時間晚,但在這場競賽中竟然領先了。8月11日,俄羅斯宣佈新冠疫苗獲得“批準”,還計劃10月15日之前註冊第二款新冠疫苗,是因為他們技術過硬,還是使用了“低配版”的疫苗?本文將為大家一一解讀,同時比較中美歐以及俄羅斯啟動新冠疫苗緊急使用的不同標準。

  中俄新冠疫苗啟動緊急使用,歐美還在苦等三期結果

  9月22日,康希諾生物與陳薇院士合作開發的新冠疫苗又有新進展了,俄羅斯、巴基斯坦先後啟動該疫苗的三期臨床試驗,預計招募4萬人的多中心、隨機、雙盲試驗已在全球鋪展開來。

  目前,世界各國進入臨床試驗的新冠疫苗有近三十種,其中已進入三期試驗的有九種。最早開始三期的是中國國藥集團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的滅活疫苗,到現在已經進行了近三個月,參與人數超2萬,極有可能在十月底之前獲得結果。結果好的話,經審批之後,有望在年底上市。

  夠快的了。可還是等不及,怎麼辦?

  於是就有了緊急使用。新冠疫苗的緊急使用在國內早已不是新聞,我在上一篇文章《國內新冠疫苗已接種數十萬人?這幾類人還能優先打》,詳細地分析了這一決定的出台過程和目前的實施情況。

  雖然緊急使用僅面向小範圍特定人群,但是疫苗最終將關係到全社會每個人,所以它的緊急使用廣受關注。中國作為較早開始採用這一做法的國家,也在國際上引起了熱議。

  醫藥產品的緊急使用授權並不是一個新概念,新冠疫苗的緊急使用也不是只有中國在做。除中國外,俄羅斯也已經開始了緊急使用,美國和英國則都在“積極考慮中”,只不過各國的做法不盡相同。

  先用一張表來概括一下。

  可以看到,英美都堅持要看到三期結果才會考慮緊急使用的授權。中俄兩國都是在只有一/二期結果的情況下啟動了緊急使用,只是中國依據的數據量相對大一些,一/二期試驗人數超出俄羅斯很多。

  中國國藥集團的滅活疫苗在啟動緊急使用的時候,三期試驗剛剛開始不到一個月,在當時並不能提供有意義的參考,但幾個月下來,三期進展順利,國藥多次釋放樂觀信號,表示十月能夠完成試驗,年底可以上市。

  一個佐證是,阿聯酋最近宣佈批準國藥集團新冠疫苗緊急使用,面向一線醫護人員。阿聯酋危機與災難應急中心透露,雖然三期試驗仍在進行中,但參與人數已達3萬1千人,除輕微不良反應外,未見“異常反應”。

  俄羅斯的“緊急使用”最為特殊,因為戰鬥民族的這款疫苗(史普尼克5號)由俄羅斯衛生部簽發了“註冊證書”,所以名義上不叫“緊急使用”,而是已經獲得了“批準”。

  另外一點很特殊的是,這款疫苗雖然目前僅限“高風險”人群使用,俄羅斯已經計劃在10月開始大範圍接種了。

  那麼對於這款人類已經不能阻止的疫苗,目前獲得了哪些臨床數據呢?8月11日普京宣佈該疫苗獲得“批準”的時候,俄方才剛剛完成一期和二期試驗,規模一共76人。別說“批準”了,連“緊急使用”的條件都差得遠,倒更像是“著急使用”。

公開信中質疑的圖片之一。相同顏色的方框標出了疑似重複的數據點。這些數據點對應不同組的受試者產生的中和抗體水平,質疑者認為幾無可能如此相似。在文章其他圖片中,質疑者也指出了類似問題。圖源cattiviscienziati.com
公開信中質疑的圖片之一。相同顏色的方框標出了疑似重複的數據點。這些數據點對應不同組的受試者產生的中和抗體水平,質疑者認為幾無可能如此相似。在文章其他圖片中,質疑者也指出了類似問題。圖源cattiviscienziati.com

  這個一/二期試驗的結果於9月4日發表在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上,文章顯示兩針後100%受試者產生了高水平的中和抗體。然而僅僅三天后,26名主要來自歐美國家的學者在意大利 “學術打假”網站Cattivi Scienziati聯名發表公開信,指出文章沒有提供足夠原始數據,且文中所列結果存疑,如多張圖片出現高度重複性數據點。

  《柳葉刀》發言人敦促俄方研究人員作出回答。文章的領銜作者、Gamaleya研究所副主任Denis Logunov拒絕對公開信進行直接回應,但堅稱文章數據完全真實,並將於近期對《柳葉刀》作出解釋。

  讓子彈飛一會兒。

  俄羅斯的疫苗怎麼就這麼快?

  至於“史普尼克5號”的三期臨床, 9月9日才剛剛開始,計劃招募4萬人。在俄羅斯計劃的10月大範圍接種前,根本來不及獲得有意義的數據。

  那俄羅斯怎麼就這麼有信心?

俄羅斯的新冠疫苗令世界“矚目”,圖片來自WION
俄羅斯的新冠疫苗令世界“矚目”,圖片來自WION

  資助疫苗開發的俄羅斯主權財富基金(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主管Kirill Dmitriev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解釋道,“史普尼克5號”為腺病毒載體疫苗,就是把新冠病毒的抗原基因裝入腺病毒載體內,借殼生蛋。Gamaleya研究所對此技術已有6年研發和測試經驗,並且成功開發了伊波拉疫苗。

  其實這個說法,放在其他幾家採用這一技術的公司上同樣適用,比如中國的康希諾,英國的阿斯利康,美國的強生,但他們都沒有俄羅斯這麼激進。其中最接近俄羅斯做法的是康希諾。他們的疫苗在6月底完成數百人的一/二期試驗之後獲得特批用於特定人群,目前三期正在進行中,沒有進一步擴大使用範圍。阿斯利康的三期在7月和9月各有一例嚴重不良反應,好在兩次都在短暫叫停和調查後又得以繼續。強生的三期即將於本月開始。阿斯利康和強生的疫苗都未見臨床試驗之外的使用。

  在外界看來,Dmitriev的解釋就像,他們的球隊剛剛小組出線,冠軍的獎盃就被送到了他們手中,原因是過去6年他們的小夥子們都練得很棒,還贏過,所以這次肯定能奪冠。

  Dmitriev反複強調的另外一點是,“史普尼克5號”打的是組合拳,用了兩種不同類型的人體腺病毒作為抗原載體:第一針用26型腺病毒載體,三週後的第二針用5型。他指出,康希諾用的是5型,強生用的是26型,而阿斯利康用的腺病毒根本就不是人身上來的,而是黑猩猩腺病毒,用在人身上的未知性更大。

  Dmitriev認為,因為腺病毒在人類中有很廣泛的群眾基礎,很多人已經有了針對腺病毒的抗體,這些抗體會讓借殼生蛋的腺病毒載體疫苗效果減價扣,影響針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反應。而且第一針下去,本來沒有腺病毒抗體的人這下也產生抗體了,那第二針的效果就會受到影響。而如果第二針換一種類型的腺病毒載體,也就是借一個新殼接著生蛋,就會減小這種影響,讓第二針成為真正的加強針。

  你說是不是很機智?說到這裏,Dmitriev得意地笑了。

  說得都在理。

  不得不說,這個組合打法確實是“史普尼克5號”的一記獨門絕招。

  但是疫苗開發不是做算術,能不能這麼推演,咱也不敢說,咱也不敢問。如果醫藥技術真的發展到這個程度了,我也可以放心去幹點別的了。

  最後提一句,雖然“批準”得快,“史普尼克5號”的生產似乎沒有跟上。9月8號,俄衛生部宣佈,第一批次的疫苗剛剛通過檢驗,馬上可以開始給高風險人群接種。這都已經“批準”了一個月了,才生產出來,讓人白白在高風險中又多熬了一個月。

  不過戰鬥民族對自己的產能仍然很有信心。Dmitriev透露,俄羅斯預計今年底能達到月產一千萬劑,接下來一年再加把勁,年產怎麼也得有5億劑。他還驕傲地表示,俄方目前收到了二十多個國家的訂單,總量超10億劑。

  “史普尼克5號”尚未測試完畢就被“發射升空“,當人們還在納悶它能否順利“進入軌道”時,俄羅斯又傳來消息,他們的第二款新冠疫苗也已經上了“發射架”。

  這第二顆“衛星”來自俄羅斯國家病毒學與生物技術研究中心(Vector研究中心)。這個研究中心非同小可,它當年是前蘇聯的絕密生化武器實驗室,如今雖已褪去神秘,但仍然是病毒研究重地。全球僅有兩家機構存有曾經令全人類膽寒,而今卻“名存實亡”的天花病毒,一個是美國的疾控中心,另一個就是Vector研究中心,足以可見該中心的地位。

  Vector中心上一次出現在公眾視線中是整整一年前。2019年9月該中心一棟建築發生爆炸。消息一出,全世界嚇得不輕。所幸爆炸範圍很小,也不在重要區域,外界擔心的“生化危機”並未發生。

Vector 研究中心 ,圖源The Siberian Times
Vector 研究中心 ,圖源The Siberian Times

  Vector中心的這款疫苗走的也是“與眾不同”路線。目前處在臨床階段的其它新冠疫苗形式包括滅活病毒、腺病毒載體、核酸、蛋白等,而該中心的疫苗用的是多肽。

  多肽是蛋白的一個小片段。雖然目前消息有限,但這個多肽疫苗應該是取自新冠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誘導人體產生免疫反應的疫苗,可以用刺突蛋白做成,也可以只用該蛋白的一些小片段。

  刺突蛋白很大,由上千個氨基酸連接而成,而其中能夠誘導人體免疫反應的部分可能只有少數片段,每個片段一般只有十幾個氨基酸。研究人員可以在實驗室合成一條或者數條這樣的片段,做成疫苗。

  如果說新冠病毒是一輛Tesla,刺突蛋白是它的車頭,那這個多肽片段就可以是它車頭的T字標識,讓免疫細胞一眼就能認出。

  這樣的多肽疫苗一大優勢是,價格便宜量又足,另外安全性也較好。不足是穩定性差,而且免疫反應往往不夠強,不過可以通過添加佐劑等方式進行彌補。

  Vector研究中心之前運用這一技術進行了伊波拉疫苗的開發,但是截止目前,多肽疫苗尚未有成功獲批先例。

  相比“史普尼克5號”這麼響的名字,Vector研究中心的多肽疫苗名字比較樸實,叫作EpiVacCorona。很顯然,Epi代表epitope(抗原表位,即多肽片段),Vac代表vaccine(疫苗),Corona可不是啤酒,而是coronavirus(冠狀病毒)。

  不過和“史普尼克5號”一樣的是,EpiVacCorona也是一顆“大衛星”。它的一/二期於9月8日剛剛完成,試驗規模一共是100人,但是俄羅斯藥品監管部門迫不及待地宣佈,俄方將於10月15日前“註冊”這款疫苗。

  “這100名誌願者都已經完成了23天的觀察期。所有人感覺良好。”該部門在一份聲明中說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